第一次为男友吹箫(1/2)

加入书签

  “刚刚转听的啊。”

  海咪轻描淡写的回答。

  “靠哪这么哀啊”

  a咪不爽的继续抱怨。

  等a咪在位子上脱了裤子后,4女继续比赛。

  以眼前这3个护专妹来说,a咪的牌技是比较好的,小岚算普通,而小莉真的是来当炮灰的。而a咪又没坐在海咪上家,这让海咪进牌的机会大了不少。这局打到中后期,海咪居然又自摸连庄。

  “干你这西瓜奶出老千喔怎么一直胡啊”

  a咪激动的大叫。

  “就是啊哪有人一直连庄的啊本姑娘又要被男人白干了啦”

  小岚也气的大喊。

  “唉呦海咪你很讨厌咧干麻一直自摸啦”

  小莉也跟着抱怨。

  “哈哈海咪还真是厉害,已经连庄2次了啦。”

  明宽笑著称赞说,并给海咪8千元的奖金。

  “嘻嘻当然,人家的牌技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可惜不是算台数的,搞不好还可以赢更多呢。”

  海咪笑着拿走大把钞票。

  “我操老娘就不相信你能一直连庄,不然我们再加码好了,只要你继续连庄,我们3个就一次脱两件,但要是你放枪,连庄几次就多吐几倍的钱回来,敢不敢啊”

  因为稍早明宽有说过,每连一次庄,庄家就可以多拿1千块,眼看盘子上的钱都快被海咪赢走,再加上刚刚海咪的暗讽,a咪眼红激动的要跟海咪加码。

  “什么一次脱两件人家不要啦”小莉急着慌张拒绝。

  “靠你来这想不想赢钱回去啊”

  a咪反问回去。

  “可是可是”

  小莉犹豫的说。

  “呵呵好啊,反正我也赢了不少,就跟你们玩加码吧。”

  海咪没作多想,马上就微笑答应。

  “哇塞a咪跟海咪真有种”

  “干的好啊这脱衣麻将越来越精采啦”

  听到海咪答应a咪的提议,众人纷纷兴奋起来,一次脱两件,也就表示他们这些yin虫可以更快的干到这3个护专妹的屁股。

  “哦既然你们都达成协议,那我也没太多的意见,比赛就继续打吧。”

  明宽笑着说。

  由于a咪一直刻意找海咪的麻烦,这场脱衣麻将也逐渐白热化起来,接下来的比赛,海咪似乎会刻意过小岚和小莉的水,专门胡a咪的牌,或是自摸3家通杀。打了几局,a咪和小莉已经要被惩罚2次,小岚要被惩罚1次。但明宽为了不中断海咪连庄的气势,所以临时决定等海咪连庄完才进行惩罚游戏。

  “呵呵不好意思,人家又自摸啦”海咪把牌一倒笑眯眯的说。

  “干怎么可能啊你这贱女人一定出老千啦”

  a咪站起来激动的大叫

  “哈哈好啦,好啦,海咪最后的连庄真是太精采了,现在盘子里也只剩5千块可以给,等一下惩罚游戏玩完,今晚的麻将大赛就结束啦”明宽看海咪大获全胜,得意的大声说。

  a咪看海咪赢走大半的奖金,比赛过程中明宽也不断的称赞海咪,顿时眼中满是忌妒的怒火,于是突然用手拍了拍桌子对海咪呛声。

  “干老娘今晚跟你拼了等一下我们俩来对赌,要是老娘输了,不但把今天拿的钱全给你,等一下的2次惩罚都是大三通但要是你这贱货狐狸精输了,不但要把赢的钱吐出来,还要被玩一次大三通怎么样”

  a咪一副豁出去的狠劲跟海咪呛说。

  “哇塞a咪真够种输了要被玩2次大三通喔”

  “a咪太棒啦居然提出这么刺激的对决”

  “操老子好想干海咪的屁股啊”

  对于a咪提出几乎是梭哈的对赌,周围的男社员无不激动异常就连我的老二也忍不住跟着一起鸡动起来

  “靠这个叫a咪的女人个性还真是有够呛个性真的跟你超像的说。”

  我兴奋的对小卉说。

  “妈的,哪里像老娘会随便就给男人干吗”

  小卉用手偷偷捏我的手臂肉,眼神杀气凝重。

  “呜呜不像,不像,你快放手啦”我赶紧求饶说。

  “哼”“呃,a咪你不会是认真的吧”

  明宽一脸惊讶的看着a咪说。

  “哼废话今晚不给海咪这狐狸精一个下马威,当老娘好欺负啊”

  a咪斩钉截铁的说。

  “嘻嘻你说比就比吗我又不是你,人家可是良家妇女,哪能随随便便就给男人玩大三通啊”

  海咪语气有些不屑的回答a咪。

  “妈的你说什么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也不是双腿开开给男人干过”

  听到海咪的暗讽,a咪激动的破口大骂。

  “我操好啊,那我也跟你这狐狸精赌了要是a咪输了,本姑娘等一下也是被玩2次大三通啦”

  小岚站了起来,不爽的对海咪呛说。

  “好,那小莉你呢”

  a咪转头问小莉说。

  “嗯,当然没问题,谁叫我们是好姐妹呢。”

  小莉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决定和a咪、小岚同一鼻孔出气。

  “怎么样这下我们3个跟你对赌,你也不算亏了,敢不敢啊”

  a咪回头对海咪呛说。

  “靠,a咪你们干麻睹这么大啊没赢到钱可以再跟我商量啊”

  明宽见情势有些失控,赶紧安抚a咪说。

  “哼有些事不是靠钱就能解决的,你去旁边看戏啦”

  a咪难得对明宽怒斥说。

  海咪打量了a咪3人,再看了看明宽,接着嘴角上扬充满自信的答应说:“好啊,既然你们3个都找上门,看来我不比也不行了,那就来吧”

  “海咪你别跟她们”

  明宽惊慌的看着海咪。

  “放心,今晚人家运气不错,不会输的啦”海咪微笑回答。

  “靠你才别作梦了等一下老娘就要好好欣赏你的滥穴跟屁眼插满男人的臭鸡芭啦”

  于是a咪和海咪约定两个人比3局,胡2次的人即是赢家,除了不能吃牌,其余规则都跟4人麻将一样。

  等a咪和海咪坐定位,两个全身赤裸的大奶妹正式对决。

  海咪摸了几局,似乎很顺利的听牌了,a咪则郁闷的骂说:“操怎么牌一直不会进啊”

  “a咪加油你一定会赢的”

  小岚站在a咪后面打气说。

  “没错a咪这么厉害”

  小莉也跟着激励说。

  “呵呵人家自摸啦。”

  海咪笑着倒牌。

  “操你妈的这么快胡牌干麻啊”

  a咪大骂说。

  “爽啦海咪胡的好啊”

  “赞啦3个人就是大九通啦”

  周围人墙一阵鼓噪,a咪不爽的瞪了这些yin虫几眼,嘉豪、小a等人才收敛一些。

  第2局对决,这次换a咪顺利的胡到海咪的牌。

  “哈哈哈老娘胡啦”a咪高兴的大笑出来。

  “a咪胡的好啊”

  小岚也跟着高兴的大叫。

  “喔耶现在双方1:1啦”

  “靠怎么办老子想帮海咪通一下屁股,但又怕猜拳猜输啦”

  “你这笨蛋要是a咪她们输了,可以玩5次大三通耶当然是a咪她们输才比较爽啊”

  对于当前的比数,海咪的表情变的有些严肃,明宽更是紧张的不时搓手掌。

  “嘻嘻等一下小岚你记得拿出相机,好好把这西瓜奶狐狸精被干的贱样拍下来啊”

  a咪笑着对小岚说出她的胜利宣言。

  “当然没问题”

  小岚配合答应说。

  “人家也可以帮忙打灯喔”

  小莉也跟着加入嘲讽的行列。

  就在a咪和小岚、小莉3女一搭一唱下,开始最后的决战局。

  2010农历年特辑修订版

  一年夜yin戏

  ***********************************

  一年很快的就过了,也该补去年的坑了xd本来应该是要直接写五六的剧情,但看了看,还是在整个修订主要是补些剧情,和加强描写婉姨和小武求爱的感觉今年应该可以把这篇完结了吧xd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年终领破表

  作者:altec99999920110115首发於:春满四合院、风月

  ***********************************

  每当到了过年的寒假,就是学生最高兴地一段日子,除了不用上学可以大玩特玩之外,还有长辈的压岁钱可以购买期望已久的败家物品。升大四下的寒假才放没几天,父母就要急著要我回家与长辈一起过年,当然,我也顺便a了不少压岁钱。

  而台湾最近几年的新年气氛越来越淡,大小年夜的特别节目也是如此地了无新意,与其看那些千遍一律的综艺节目,过年摸几圈才是众人团聚的重头戏,我的家族也不例外,从除夕开始就连续打牌打到大年初四、初五。

  大概是我在学校看过不少大奶妹打脱衣麻将,这些奶妹不但输到衣服脱光,重点是还可以免费上导致今年的过年牌局,让我感觉少了点味道--波涛汹涌的奶味xd遗憾归遗憾,牌还是要照打,就在我连庄的关键时刻,一通电话打了过来,一看来电显示:是地下老婆1号-小卉打来的,虽然有些舍不得连庄的气势,但还是让给长辈代打,走到人少的地方接起电话。

  「喂打电话给我干麻我现在手气正顺,准备连5拉5说」

  「哼你手气很顺嘛,人家可是无聊好几天了啦」

  「拜托现在是过年要跟家人团聚,你都不能忍耐一下吗」

  「呜不管啦你明天不回来,老娘就要让你戴绿帽」

  小卉恐吓说。

  「喔,没差,反正我还有玲玲跟佩佩」

  面对小卉的无理取闹,我有点不高兴地回答。

  「哼那老娘就设计玲玲被小a那群猪哥白嫖看你敢不敢不回来找我byebye嘟嘟」

  「等等喂喂喂」

  我慌张地对手上的手机大叫

  随手把手机放到口袋,心想这头乳牛实在是有够任性的,接著回到牌桌上,立即连续放枪好几次,果然气势一被中断就是一泄千里加上又担心玲玲是不是真的会被小卉设计,其下场就是一败涂地本来还有赢钱的,玩到结束还倒输近千元

  被小卉这样一乱,不禁让我心头的怒火狂烧,心想非得要回学校好好教训一下小卉这欠干的表子

  打定主意,马上跟父母瞎掰说要提早回去学校弄专题的事情,虽然他们不太相信我会这么认真准备,但还是半信半疑的让我提早回去学校。当晚,我就去火车站买车票坐回学校附近的火车站。

  出了火车站,骑著停在附近的机车回宿舍,到了宿舍楼下停好车已经是晚上12点多。上了楼梯才开了铁门进到宿舍,小卉早已听到开门声跑到玄关等我,看我回来马上向前紧紧地抱著我

  「嘻嘻小武果然回来陪人家,小武人最好了」

  小卉笑的花枝招展。

  小卉身上只穿一件宽松的t恤,下半身修长白皙的大腿似乎有液体流过的痕迹,伸手往小卉的下体一摸,哼哼,这表子果然没穿内裤接著手指往她的yin穴一抠,小卉立即轻哼了几声,肉穴满满的yin汁就流到我的手上。

  「你这yin荡的女人刚刚在自蔚对吧」

  「嗯嗯,人家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才会忍不住了嘛快点放好行李,我们先一起洗鸳鸯浴好不好」

  「哼哼你这荡妇还真是一刻都等不及啊」

  我调侃小卉说。

  等我把行李放回我的房间,换了一套居家的衣服,出了房门,小卉早已脱光光站在门口等我,表情饥渴地像是欠干的发情母狗

  小卉挽著我的手关心的笑说:「嘻嘻小武这么辛苦赶回来,身体一定很累了吧那我们先一起去洗澡吧」

  看小卉兴奋的模样,我不给她好脸色的说:「哼你还真敢说,今天下午不但被你破坏我的连庄,让我倒输快1千元居然还威胁我要设计玲玲被小a那些人轮jian你倒是说看看要如何补偿我心灵的创伤」

  「哎呦那是因为人家很想小武你嘛嘻嘻有人说欠债还钱,没钱肉偿小卉很穷,只能用自己的肉体来平息主人的愤怒了」

  小卉表情yin荡地说。

  「这可是你说的喔今天晚上全都要听我的命令罗」

  小卉难得脸红害羞地说:「人家以前早就说过,小卉是小武主人一辈子的xing奴隶啊,今晚就请主人用力践踏小卉yin贱的肉体吧」

  「喔真的吗那我想要看你的滥逼被芸臻的黄金yin犬干,你也真的肯被狗狗干吗」

  我故意试探问说。

  小卉马上面有难色地回说:「啊要人家被公狗干这人家可以不要吗」

  我装生气的说:「怎么你刚刚不是说你是我一辈子的xing奴隶吗居然连这种小要求都不肯做」

  小卉看我强硬的样子,声音开始哽咽地说:「呜呜好嘛、好嘛人家愿意被狗狗干就是了」

  看见小卉害怕的表情,下午输钱的怒气稍有平歇,双手捏著小卉的脸颊说:「骗你的啦要是你被狗狗干,我再干你,那我不就也变成黄金yin犬」

  小卉这才擦擦眼泪笑著说:「哈看来小武还是舍不得人家被狗狗干呢」

  「哼哼别得意的太早啊你的肉债还没还清呢」

  我冷冷地回说。

  「只要不被被狗狗干其他的小卉都可以配合喔」小卉yin笑说。

  「嘿嘿你都这样说了,那今晚就来点刺激的吧不然在家也干腻了。」

  「嘻嘻那小武想要玩什么刺激的啊」

  「你先去房间拿件丁字裤,前後反穿给我看。」

  小卉笑嘻嘻地和我走到房间,很快地拿出一件丁字裤前後反穿完毕。小卉的下体正面没有任何布料遮蔽,丁字裤的裤带穿过竖立的耻毛後,陷入大荫唇中间的肉缝,大荫唇像两片汉堡面包夹住生菜。

  「嘻嘻丁字裤反穿好了,接下来还要做什么呢」

  我在小卉的床上看见她刚刚在自蔚用的按摩棒,电源指示灯还闪闪发亮,塑胶成型的假棒棒还不断地旋转著,咒骂了一声「真是yin荡的贱货」

  後,拿起还在转动的按摩棒插入小卉湿嫩的肉洞,小卉眉头一皱,朱唇轻轻地哼著。

  我左手握著按摩棒,右手将丁字裤的裤带缠绕一圈在按摩棒握柄上,好让按摩棒不会滑出荫道,而丁字裤的裤带因为多绕了一圈,其余的裤带更是深深地陷入小卉的耻肉与股沟深处,露出来的按摩棒握柄还不停地划著圈圈。

  小卉似乎开始被这紧缚的快感所刺激,嘴角不时发出轻轻的呻吟声。

  「嗯嗯小武好变态不过,人家喜欢变态的小武」

  「嘿嘿变态的还在後头,你给我直接穿上羽绒外套,我们要去学校逛逛,我先去拿些东西。」

  「啊啊要去学校可以改穿长外套吗不然按摩棒会被人看到啦」

  小卉娇yin的哀求说。

  「这么晚了,又是过年,不会有人啦给我乖乖地穿就是了」

  我随口敷衍小卉说。

  小卉乖乖地穿上羽绒外套,外套下缘勉强盖到部份大腿,按摩棒的底部稍微露出一点点,若没有注意看是看不太出来。我拿了等下要玩弄小卉的东西後,便牵著小卉的手走出宿舍朝学校出发。

  往学校的街道上,行人稀稀疏疏,除了偶而会有机车经过跟买宵夜的路人,打牌赌博的吆喝声倒是持续传来,中国人过年真是过年夜,打牌夜

  「呜呜小武,可以走慢一点吗人家怕被别人发现啦」

  「你不是说你的yin荡肉体要我尽情践踏吗才这样就受不了啦」

  「呜呜可是可是」

  「反正给我走快点就是了。」

  不管小卉的求饶,牵著她一路走到学校。过年期间的校区真的是空空荡荡,大概是因为学校想要省电,只有开了部份的路灯,大部分的校区还是黑压压地一片,小卉到了无人的校区似乎比较安心,也开始敢跟我有亲热的举动。

  「啊啊人家的肉穴好痒,请主人赶快帮小母狗止痒啦」小卉大胆的哀求说。

  「哼哼那有这么容易我还没践踏够你的肉体呢」

  我伸手到小卉的外套内,手掌用力地抓捏玩弄那f-cup柔软的乳球

  「啊啊那请主人赶快用力践踏小母狗yin荡的肉体吧」

  我继续揉捏小卉的大奶子,忽然发现远处有2个人影慢慢走过来,马上拉著小卉走到没有路灯的xx系馆旁,在昏暗的树丛里,要她拉开外套当场自蔚

  「唔唔不要啦会被他们看到」

  小卉害怕的说。

  「这里这么黑,不会被他们发现啦如果晚点想要用我的大鸡芭干你的话,现在就给我乖乖地自蔚」

  「唔唔啊啊好好」

  小卉的yin欲战胜了她的理智,拉开羽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