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的高潮(1/2)

加入书签

  因为小a在去年寒假不但看了小卉的裸体,还狂捏了她的大奶子好几把本来小a应该是想说婉姨的奶子跟小卉一样大,却被小卉把话给硬逼了回去

  等婉姨脱下毛衣,发现小a和土炮猛盯自己的胸部看,这才发现自己的乳晕露出了一部份出来,婉姨拼命地想把罩杯往上拉,但还是没法完全覆盖。

  小卉亏婉姨说:「嘻嘻婉姨别遮了啦反正都被看光光了你还有裤子要脱呢」

  婉姨红通通的脸既害羞又生气,又弄了一会,婉姨才放弃遮盖露出的乳晕,不甘愿地脱下她的短裤。

  婉姨身上只穿著深紫色的内衣裤,硕大的奶子挂在婉姨丰满的胸前,因为喝了不少啤酒关系,原本白皙的乳球肌肤变的通红,小a和土炮看的口水狂吞

  婉姨表情哭丧地大骂说:「看什么看赶快打完这局麻将啦」

  听到婉姨的话,小a和土炮才回过神来洗牌。接下来的两风,小a和土炮被婉姨的大奶子迷惑住,分别也脱到只剩内裤,两人松夸的四角裤早已被勃起的老二撑的鼓胀。

  轮到我当庄家时,我的上家土炮刻意喂了我几张好牌,我当然可以猜出土炮的意图,只要我连庄下去,终究会胡到婉姨的牌。

  摸没几把,婉姨丢出我要胡的牌,正当我犹豫的时候,小卉一个眼神要我倒牌。看了看小a和土炮,心想便宜了你们这两个猪哥。双手一推牌喊了一声「胡了」,婉姨惊慌地说不出话来

  婉姨沮丧地说:「小武你干麻到我的牌啦」

  我笑说:「呵呵我想看看小阿姨的裸体啊」

  婉姨害羞地说:「我的裸体你你不早就」

  因为小a和土炮在场,婉姨只能把话往肚里吞

  小卉笑说:「呵呵这下小阿姨要脱光光了喔」

  婉姨转头看小卉:「怎么连你也」

  婉姨这时才明白,自己已经被我和小卉设计了

  我附和小卉说:「对啊小阿姨要愿赌服输喔不然你的外甥我可会有样学样喔」

  言下之意,要是婉姨不脱,我也不会履行把婉姨当炮友的约定。

  婉姨脸蛋羞红的大叫说:「吼你们居然联合欺侮小阿姨」

  土炮马上猥亵地yin笑说:「呵呵小阿姨的身材这么好让我们开开眼界一下又不会少一块肉」

  小a也亏婉姨说:「对啊愿赌服输啊」

  婉姨瞪了土炮和小a一眼,又看了看我。

  婉姨微怒说:「脱就脱啊我还会怕你们这些小鬼头吗」

  为了接下来的寒假能和我亲热,婉姨逼不得以的就范,玉手缓缓伸到背後,解开内衣的扣环,粉臂一缩,深紫色的内衣顺势滑落了下来,白皙硕大的奶子就这样露了出来,深色的大乳晕也被看的一清二楚。小a和土炮看的目不转睛

  土炮立即叫说:「哇塞小阿姨的胸部这么大什么罩杯的啊」

  婉姨哼了一声说:「干麻跟你讲有得看就不错了继续打啦」

  小卉笑说:「嘻嘻小阿姨,你还要再脱一件呢小武现在是庄家喔」

  婉姨看了看众人,俏脸又气又羞地把双手伸到牌桌下慢慢脱下自己的内裤,做婉姨下家的小a歪著头想要偷瞄婉姨的私处,被婉姨骂了回去。接著,继续我的连1拉1,这次我幸运的自摸了每个人都要再脱2件衣服。

  小a叹说:「小武今天还真旺居然让我们3人的衣服都脱光了。」

  土炮刻意站了起来脱下他的四角内裤,跨下黝黑的大老二早已勃起坚挺著。

  婉姨看到土炮的老二,表情微微一愣,装作不在意的洗著牌。

  土炮自傲的说:「怎样我的老二够大支吧足足有20长喔」

  小卉冷冷地看了土炮一眼,转头对婉姨说:「小阿姨也被胡了,也该有些惩罚吧。」

  婉姨被小卉突如其来的话,吓了一跳说:「还要什么惩罚啊我都已经脱光光了」

  小卉笑著说:「就是因为没有衣服可脱,才要有其他的惩罚啊。」

  小a和土炮马上附和小卉的提议,在一旁鼓躁著

  婉姨紧张地快哭了说:「呜你们这些大学生怎么花样这么多你们还想要怎么惩罚啊」

  小卉想了一想才说:「不然这样,因为小武是庄家,那惩罚小阿姨被小武摸胸部跟私处好了。」

  婉姨急忙大叫说:「不行啦你们先前又没有说」

  小卉笑著说:「嘿嘿小阿姨你不知道现在的大学生都已经很开放了吗」

  说完,小卉命令我去强摸婉姨的奶子跟yin穴。我站在婉姨的背後,右手捏她的大奶子,左手则往yin穴爱抚婉姨因为怕我反悔寒假不跟她zuo爱,所以也不敢反抗,大剌剌地在小a、土炮面前被我玩弄著。

  才抚摸没多久,婉姨就呻吟说:「啊啊小武够了赶快住手这里还有别人啦」

  看到婉姨娇喘的样子,土炮yin笑说:「嘿嘿嘿想不到小阿姨这么yin荡,才被摸几下马上就爽的歪歪叫」

  婉姨反驳说:「哪有我才没有爽歪歪啊啊」

  小a马上歪头偷瞄婉姨裸露的下体,也yin笑的附和说:「嘿嘿嘿小阿姨下面都被小武摸到湿了,还在嘴硬」

  婉姨被小a和土炮口头上的调戏,一时之间还不知如何回应只能羞愧的低头被我玩弄著。

  这时小卉不知何时偷偷拿了一台dc,把婉姨被我摸的画面拍了下来

  婉姨发现被小卉偷拍,紧张地说:「小卉你你怎么可以偷拍啦」

  小卉奸笑说:「嘿嘿只是当做纪念啊」

  婉姨知道事态严重,奋力的把我推开说:「小武够了,不要再摸了啦」

  由於左手都是婉姨的yin液,我特地拿了卫生纸擦一下手掌,小a和土炮看了我的动作,都对婉姨猥亵地yin笑著。婉仪也被小a和土炮看的娇羞不已,知道自己yin荡的丑态被看光光,低头看著牌桌自顾自的洗牌。

  等我擦完手,坐下来继续洗牌,土炮色眯眯地问我说:「嘿小武,你小阿姨的奶子摸起来感觉如何啊」

  从土炮一进来就死盯著小卉和婉姨的胸部看,让我对他没啥好感,淡淡地回说:「喔就跟一般女生的胸部一样啊」

  土炮yin笑说:「嘿嘿摸起来应该很爽吧」

  我不耐烦的回说:「还好啦不要聊了,赶快洗牌啦」

  将麻将堆砌好後,开始我连3拉3的庄家局,由於刚刚我摸了婉姨的巨ru,小a和土炮也将目标便成要胡婉姨的牌。为了避免婉姨被这2个猪哥羞辱,我也不盯婉姨,朝最快胡牌的理排方式打,但天算不如人算,没料到土炮居然比我还早胡牌,还是自摸

  这下土炮高兴的大叫说:「哈哈哈我也可以捏爆小阿姨的大奶子啦」

  婉姨听到土炮yin秽的狂语,表情非常地懊恼後悔自己没事干麻打这脱衣麻将,落的现在的惨况。土炮站起来走到婉姨前面,刻意让黝黑的rou棒挺立在婉姨的面前,婉姨则把头往旁边看。

  土炮一边用手揉捏婉姨的2粒木瓜奶,一边羞辱婉姨说:「喔小阿姨你的奶子真是又大又软,你的老公一定是每天照三餐干你吧」

  婉姨瞪了土炮一眼,没好气的骂说:「要你管胸部都摸到了,你可以放手了啦」

  土炮yin笑说:「刚刚小武都摸了10几秒,我才摸没多久咧」

  说完,土炮捏住婉姨粉嫩的乳头,不停的拉扯、搓揉

  婉姨开始呻吟说:「啊啊你快给我住手你不要乱捏啊」

  土炮羞辱说:「嘿嘿真是yin贱的小阿姨,yin穴刚刚被小武摸到湿了,现在我才摸没几下,感觉又上来了吗」

  婉姨急忙的想把土炮的双手推开,一不小心双手碰到土炮的rou棒,婉姨反而愣了一下,随即用双手护住自己的胸部。

  土炮yin笑说:「呵呵怎么样我的大鸡芭又粗又硬,小阿姨想不想要来一炮啊我的外号可不是叫假的,被我干过的援交妹都爽到不行哩」

  婉姨低头大怒说:「关我屁事你都摸过了,可以住手了」

  我看土炮还要再说下去,马上帮腔说:「喂土炮,你也摸够了赶快坐回位子上啦」

  土炮看我长的比他壮很多,鼻子一摸悻悻然地坐回位子上。接下来最後的北风圈从婉姨开始当庄,事关自己的肉体,婉姨打起来特别的小心翼翼。

  土炮yin笑问说:「嘻嘻要是我这次又到了小阿姨的牌,还有再更近一步的惩罚吗」

  婉姨没好气地回:「哼你们别想太多了最多就让你们摸胸部而已」

  虽然婉姨这样说,土炮和小a还是不停猥亵地笑著,看到这两人的表情,不要说婉姨,我都很想扁下去了早知道就不要叫小卉想办法,也不会找了这两头欠人扁的猪头来

  摸了没几把,婉姨似乎听牌了,这时婉姨对我们说:「如果这次我自摸了,那就结束这变态又无聊的脱衣麻将」

  小a和土炮表情大变土炮赶紧说:「啊哪有这样的那我们3个少当一次庄家耶」

  婉姨微怒说:「不然咧本来也没说要被摸身体的,我还不是被你们摸了而且就算我胡了,我也不想摸你们的的身体不接受的话,那我就不玩了」

  小a和土炮两人面面相觑,小卉则是有些慌张,看来是她的计谋快被婉姨给破坏了。

  我接著婉姨的话说:「我是没差啦反正小阿姨牺牲也很大了」

  小卉看婉姨的态度很硬,也只能说:「好吧那就照小阿姨说的话做了」

  婉姨看著都大家没有意见後,开始继续牌局。每当婉姨一摸牌,小a和土炮就显得非常地紧张,深怕婉姨一不小心就自摸土炮也一付下车的模样,拼了命的喂我好牌吃,不过,我实在不想婉姨再被他们两个人糟蹋,所以也都是乱打。

  过了几把,换婉姨摸牌,婉姨玉手一摸、脸上一喜,马上高兴地大喊「庄家自摸」并倒牌婉姨的牌面是清一色索子,听了好几个洞,怪不得敢呛自摸就不打了小a和土炮面如死灰,白皙的大奶子随他们而去

  婉姨总算板回一城,喜上眉梢的大笑说:「呵呵这种牌怎么可能不自摸哼可惜没玩钱,便宜你们这些色狼了」

  小a抱头失望地说:「怎么会这样我都还没摸到小阿姨的大奶子啊」

  婉姨瞪著小a说:「哼你还在妄想摸我的胸部去找援交妹比较快啦」

  婉姨难得会讲这种没气质的话,看来真的是被土炮摸到胸部动了真气趁婉姨洋洋得意的时候,小卉静静地看著婉姨的牌。

  小卉忽然说:「等等小阿姨你的牌好像有少耶你要不要算算看」

  婉姨失声叫著说:「怎么可能为什么会少牌」

  小a和土炮发现事有转机,兴奋地帮忙数婉姨的牌,1、2、314、15、16,众人发现婉姨的牌只有16张,还少一张牌

  小卉笑说:「嘻嘻这下子是小阿姨诈胡喔要一赔三家呢」

  婉姨又惊又急地哭丧说:「呜呜这怎么可能啦」

  土炮yin笑说:「嘿嘿这下小阿姨要怎么赔偿我们3家啊」

  小a笑著附和说:「对啊对啊一赔三喔」

  看到婉姨的处境,我疑惑地问说:「这这也太奇怪了点,怎么会忽然少一张」

  小卉急忙说:「搞不好是婉姨喝多了,刚刚拿花忘记补牌了」

  婉姨沮丧地说:「呜小卉,真的是这样吗怎么你没有提醒我啊」

  已经喝了大半箱啤酒的婉姨,早就一付醉醺醺的模样陪我们打麻将,忘记补花也是有可能的。只是现在不知道一赔三的诈胡该如何惩罚

  土炮猥亵地说:「嘻嘻嘻这下小阿姨赔的可大了庄家、清一色、门清自摸、花字、诈胡,这至少有14台而且刚刚还跟我们呛说自摸就不玩了这下你反而诈胡,可不是摸摸奶子就可以了事的」

  婉姨害怕地问说:「不然不然你们想怎么样」

  土炮yin笑说:「当然要更深入的惩罚啊譬如一人来一炮之类的」

  婉姨红著脸大叫:「不可能想都别想我才不会跟你们打一炮的」

  正当我想要帮婉姨说话时,坐在婉姨後面的小卉,冷不防地用双手撑开婉姨的双腿,大声yin笑说:「呵呵小阿姨嘴巴上说不要,身体倒挺老实的明明下面都这么湿了,还在拼命装纯洁呢」

  看到小卉居然出卖婉姨,瞬间让我张口结舌小a和土炮则马上站起来移开麻将桌,婉姨湿漉漉的yin穴马上被他们看光光,椅子上似乎还有yin水的反光,看来婉姨的yin液已经多到流了出来婉姨赶紧害羞地遮住自己的私处。

  婉姨恐慌地大喊:「小卉你在干什么啊快把手放开啦你怎么忽然变成在帮他们啊」

  土炮yin笑说:「嘿嘿嘿原来小阿姨这么想被我们干要早点说啊」小a附和说:「是啊是啊我还没干过这么漂亮的大奶熟女呢」

  婉姨急忙反驳说:「我我才没有想被你们干咧你们别肖想了小卉你快放开我啊」

  小卉笑说:「呵呵真的吗小阿姨中午不是还跟我抱怨你欲求不满吗你那工作狂的老公不是好几年都没碰你了」

  这下我终於知道小卉在打什么主意为了消磨婉姨的欲火,只好找更多的男人来满足婉姨,打麻将根本只是个幌子只是让小a跟土炮上了婉姨,真是便宜这两个猪哥了

  但再怎么说,婉姨也是佩佩和玲玲的亲生母亲啊啊啊啊都已经当她们便宜的老爸了,要是在出卖婉姨,我实在不敢想像佩佩和玲玲知道後的反应

  婉姨听到小卉说词,大惊失色的说不出话来:「小卉你、你、你」

  土炮也嘻皮笑脸的说:「嘿嘿看来大美女小卉说的没错小阿姨真的是欲求不满连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婉姨急忙反驳说:「才才不是我才没有欲求不满」

  小卉笑著亏婉姨说:「嘻嘻小阿姨在骗人自从碰了土炮的鸡芭後,肉穴就开始流出yin水出来说」

  婉姨羞愧地大叫:「哪哪有小卉你不要乱说」

  土炮yin笑说:「小阿姨还在嘴硬明明椅子上都湿了」

  土炮一边说一边摸婉姨的奶子,婉姨也拼命闪躲土炮的咸猪手

  婉姨眼看大势不妙,哭丧地求我解围说:「呜小武你快来救救我啦」

  听到婉姨的求救,让我非常的不舍但我一个人又应付不了婉姨的饥渴,一时之间让我犹豫了一下。

  趁我犹豫不决的时候,小卉急忙对婉姨说:「小阿姨,现在这情况我们也很难帮你啊谁叫你诈了这么大台的胡不然这样,在你没说想要被干之前,小武和小a他们3人只能玩弄你的身体,可以吗」

  婉姨听了小卉的提议,还是苦苦哀求说:「呜呜不行、这样不行啦」

  小卉媚笑说:「嘻嘻为什么不行还是小阿姨知道自己会忍不住啊」

  婉姨羞红的脸死命摇头反驳说:「呜呜才、才没有」

  土炮则是非常自傲地对小卉说:「嘿嘿嘿大美女放心好了我铁定会让小阿姨爽到求我们干死她的」

  婉姨马上对土炮驳斥大叫说:「不不可能我才不会求你们干人家」

  接著,土炮也不等婉姨是否答应小卉的提议,奸笑了一声後,要小a抓住婉姨的双手,他则蹲在婉姨的yin穴前。婉姨的大腿拼命的夹紧,不想被土炮看到私处。

  土炮放胆用双手撑开婉姨的双腿,丰厚的大荫唇配上微量的耻毛,只离土炮的眼睛不过十来公分,两片大荫唇间的缝隙冒出黑边小荫唇皱摺,缝隙下方还不时渗出yin水,一旁的小a也看的狂吞口水。

  土炮yin笑说:「嘿嘿小阿姨的yin穴都这么湿了,根本就是一头欠干的发情母狗啊」

  婉姨眼看我和小卉无动於衷,眼角终於流出眼泪,哭泣地哀求著:「呜呜求求你们放过小阿姨吧人家的身体都被你们看过跟摸过了不要玩弄再下去了啦」

  土炮猥亵的yin笑说:「嘿嘿就只差没干过啊小阿姨你现在赶快求我们干你不然等你想要的时候,可就不会这么轻易给你了」

  小a也跟著猪哥的附和说:「哈哈是啊是啊」

  想不到土炮还会耍心机,把婉姨当作是耗子一样玩耍而小a则是应声虫,只会照土炮的意思附和,真是标准有色无胆

  婉姨表情坚决的拒绝说:「呜呜你做梦别想我会求你们干我」

  土炮烙下狠话:「哼臭表子看你多会忍」

  说完,土炮把头靠向婉姨的yin穴,伸出舌头不停地在婉姨yin穴上翻搅,小a则改用单手抓住婉姨的一双玉手,另一只手则往婉姨的大奶子抓去。

  小a高亢的叫骂说:「喔干又大又软的奶子单一个手掌居然能遮到一半的乳肉隔了一年,总算又可以狂捏这么大的奶子了」

  一旁的小卉轻咳了一声,暗示小a废话不要太多。这时小卉也开始dc录影功能,把婉姨被玩弄的丑态录了下来。

  婉姨开始呻吟说:「呜呜你们快住手不要再舔人家的肉穴了啦呜呜人家的乳头也很敏感不要再摸了啊」

  我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