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母是医生、慈爱中的温情(1/2)

加入书签

  叫

  “噢噢噢噢大棒老公好厉害、好棒啊大母猪、大母猪被干的好爽、好爽啊噢噢噢噢大母猪好希望能天天被大棒老公干噢噢啊啊烂bi好热、好热要烧起来了啊啊”

  “啊啊啊小母狗也要小武老公的大鸡芭啦才不要这山寨的假棒棒啊啊啊不行了小母狗不行了居然被假鸡芭干到有感觉呜呜呜不可以不可以屁股不可以泄啊啊啊”

  这对yin荡的大奶母女档,被我和小卉干的满嘴yin叫,尤其是入狼虎之年的婉姨,肥腴的白屁股夹的我的老二有种快断掉的错觉,湿热的荫道磨的gui头爽到不行高潮的yin水也不停流出

  瞄了一下旁边的佩佩,纤细如玉的双臂被反绑在背后,由于佩佩为了上电视好看,平时都有刻意的节食,所以整个人看起来就是标准的衣架子,还好那对傲人的大奶球丝毫没缩小,对比强烈的挂在佩佩的身上,只是现在被压成蛋糕贴在玻璃前。

  在后头抓着佩佩奸yin的小卉,现在有如高傲的s王,一手抓住反绑佩佩双手的绳子,一手压着佩佩的背部,好让她的胸口能平贴在玻璃窗上。随着胯下的假棒棒的抽插,小卉胸前的f大奶也剧烈的前后摇晃看到佩佩的下体被她干的蜜汁连连,小卉的表情一副热在其中的模样看来这段时间她对佩佩的怨气又积了不少囧rz啧啧,算了,反正小卉被我干的时候会叫就好

  而逃过一劫的玲玲,当然远远的躲在角落,表情惊恐的看着自己的妈咪和姊姊大演路边春宫,一面把我们把风xd“嘻嘻下面的马路终于有人发现我们了呢你们这对yin荡的母狗赶快好好表演啊”

  眼尖的小卉察觉到马路上的情况,马上yin笑说着。

  “噢噢噢啊啊啊什么有人发现了呜呜呜呜这样不行大母猪的身体会被看光光啊噢噢噢小武老公赶快停下来啦呜呜呜好丢脸、好丢脸啊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看啊啊”

  “啊啊啊大乳牛快放开我啊人家、人家漂亮的大ru房会被看光光啊啊啊啊还有下面粉嫩的肉穴不能、不能被白白看啦呜呜呜人家可是高贵的大明星啊啊啊”

  婉姨和佩佩一听下面有人发现我们,立即惊吓的苦苦哀求

  “嘿嘿原来大母猪还有羞耻心啊不是早就践踏在地上了吗不但背着正牌老公偷人,现在还和自己的女儿公然zuo爱哩其实大母猪现在的心里一定非常爽快吧”

  “噢噢噢啊啊啊没有才没有大母猪才没有非常爽啊呜呜呜快停下求求好老公快停下来啊大母猪yin荡下贱的样子都被看光光啦噢噢噢大母猪只准好老公才可以享受的啊啊啊”

  “操还想狡辩啊你这母猪的滥bi明明变的更湿了,还敢说没有很爽看林北怎么好好干你这yin荡的母猪”

  我话一说完,马上更加用力的猛干婉姨的嫩穴

  “噢噢噢噢噢噢不、不、不要啊快、快停下来大母猪会受不了会爽到受不了啊啊噢噢噢噢不要看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再看了啦大母猪的屁股会越来越热啊啊”

  婉姨瞬间崩溃的放浪yin叫愉悦的yin嚎不断叫着肥圆的屁股和白皙的大腿开始颤抖着

  而下方马路上的观众也渐渐变多,从原先的1、2个机车骑士,慢慢的聚集到5、6人,好在现在是过年的深夜,人数增加的不快,看来还有时间慢慢奸yin这对yin荡的母女。

  当然,看到3个大奶yin娃加一个不重要的av男优当街zuo爱,马路上的观众也大声叫嚣,甚至还拿出手机录影、拍照。

  “哇干上面竟然有2个大奶妹贴着玻璃zuo爱奶子有够大的啦”

  “对啊尤其是那双腿又细又长,还穿这么火辣的丝袜,喔喔喔小弟弟快受不了了啦”

  “夭寿喔这年头的少年人还真是麦见笑竟然脱光光在学校里面相干吼6粒奶陇比我耶搁角大”

  我内心的os:喔阿桑,拜托,你爱看又爱念,很难搞耶

  “操脖子上还绑狗炼啊真的是一群欠干的母狗”

  “喂阿荣啊我寄耶运功散收到没啊不是啦你紧来xx大学这,有3个身材超正的大奶妹在zuo爱啦操吔卡鸡迈吔yin水唔告多吔啦”

  我内心的os:靠对厚我好像也该去买一罐运功散来补气一下达港这样操,身体哪冻耶着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再看了啦传出去的话人家、人家怎么工作啊噢噢啊啊啊不要用这么猥亵的表情看小母狗的屁股啊不行、不行啊啊啊”

  “嘻嘻你这曝露狂被那痴肥的大学生视奸很爽吧老娘下面的棒棒变的好滑啊”

  小卉yin笑羞辱佩佩说。

  “噢噢啊啊啊并、并、并没有小母狗可是高贵的大明星啊啊啊啊不准看不准看小母狗不准你们看啊呜呜呜小母狗高贵的嫩穴都被看光光了啦大荫唇、小荫唇都被翻开来看光光了啦啊啊啊”

  这对母女在被外人视奸的情况下,耻辱的哀求声不断,但下体的yin水又老实的流个不停

  等我和小卉又干了数分钟,婉姨脸颊已经虚脱的贴在玻璃窗上,持续浪叫的双唇黏在玻璃上,yin乱的口水沾的玻璃上都是。而佩佩也好不到哪边,自从被小卉发现她有暴露的性癖后,那能错过这羞辱她的大好机会

  “嘿嘿大母猪现在很爽吧寂寞了好几年,下面有一群人再看呢,想不想叫他们上来一起轮jian大母猪啊”

  “噢噢噢噢不行不可以啊这样、这样大母猪的屁股会被干翻会被干到烂掉啦噢噢噢噢噢大母猪只给大鸡芭老公干大母猪是好老公的专属的jing液发泄肉器啊啊啊”

  “哼哼可是好老公想看大母猪被轮jian到发疯的样子哩”我故意恐吓说。

  “呜呜呜噢噢不要千万不要啊求求好老公不要让大母猪被他们轮jian啦呜呜啊啊啊大母猪以后会乖乖听话噢噢噢”

  “哦真的吗好啊,那大母猪现在给主人尿泡小便,让大家知道大母猪是多么yin乱的女人”

  “呜呜呜呜现在不行啦大母猪不敢”

  婉姨为难的回答。

  “操不然主人要叫他们上来轮jian大母猪啰”

  我假装生气的说。

  “呜呜呜啊啊啊不要不要大母猪现在尿就是了”

  虽然我看不到婉姨的表情,但想必现在婉姨的脸应该是红到不行了吧接着婉姨低沉的“呜呜呜”

  的呻吟,似乎咬紧牙根强迫自己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小便出来。

  没多久,我的荫茎忽然感到一些热流,随后滴滴答答的声响越来越急促,不一会,婉姨的下体出现一道淡黄的尿液,并猛喷向小腿前的玻璃

  “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不要看求求你们不要看啦呜呜呜呜大母猪、大母猪的丑态都被看光光了啦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啊大母猪停不下来了啊呜呜呜这样大家都会知道大母猪是不要脸的贱女人啊啊啊啊以后怎么去市场买菜啦噢噢噢身体、身体变的好热、好爽啊啊啊”

  婉姨像发疯似的崩溃yin叫从尿道喷出的尿水如泄洪般的狂喷出来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

  “哇操真是有够不要脸的母狗竟然失禁啦”

  “吼夭寿喔尿拢放出来啊真正有够胎哥耶啦”

  “喔喔喔老子也好想干死你们这些大奶贱货啊啊啊啊”

  “妈咪你怎么当众失禁了啦”

  玲玲不敢置信的失声尖叫,听到路人的再度叫嚣,后头的玲玲才发现自己妈咪失禁了

  “呜呜呜呜呜因为大母猪、大母猪是变态的yin乱女人啊啊啊”

  婉姨听到玲玲的询问,自暴自弃的yin叫回答

  “噢噢啊啊啊妈咪你要撑住啊啊啊”

  佩佩关心的yin叫。

  “嘻嘻既然你的妈咪都爽到失禁了你这大明星要不要也一起来啊”

  小卉不怀好意的yin笑说。

  “啊啊啊啊啊不行不可能你少做梦了啊啊小母狗才不会当众失禁的啦”

  佩佩拒绝说。

  看佩佩还死命抗拒,小卉双手抓住佩佩的小蛮腰,胯下的假棒棒更是凶狠的狂cha佩佩的嫩bi

  “操你这爱曝露的骚货还在给老娘装气质啊你以前当主播的时候,一定有穿着迷你裙里头偷偷不穿内裤,然后在主播台下大开双腿吧对着镜头,露出发臭的滥bi,你那时应该是爽到高潮了吧”

  小卉低头靠近佩佩,语气恶毒的骂说。

  “呜呜呜才、才没有小母狗才没干过这种变态的事情啊啊啊小母狗可是专业的大主播啊啊”

  佩佩急忙否认

  “嘻嘻真的吗不过,看看下面那个痴肥的大学生,让他看到你这骚货当众失禁的样子,你应该会爽到升天了吧”

  小卉忽然改变语气,温柔诱惑的说。

  “噢噢啊啊啊不、不行、不行啊小母狗是绝对不能在这里尿出来的啊”

  佩佩仍旧否认着,但语气似乎有些动摇。

  在小卉还在蛊惑佩佩时,被我奸yin的婉姨忽然一阵yin叫,肥美的屁股深处剧烈抽搐,流满香汗的身体不住发抖

  “噢噢噢噢噢噢大母猪、大母猪又要泄啦啊啊啊啊

  大母猪现在好爽、好爽啊身体、身体要飞起来了啊噢噢噢噢

  请大家尽情视奸大母猪这不要脸的骚货yin乱的肉体啊啊啊”

  婉姨的小便还没尿完,立即高潮到潮水狂泄已经彻底崩溃的婉姨,现在竟毫不羞耻的请大家视奸她的赤裸肉体

  “嘻嘻大母猪都爽到潮吹失禁了,你这小母猪也不跟着一起放尿吗”

  小卉yin笑说。

  “噢噢噢不、不、不行啊”

  佩佩抗拒叫着。

  “妈的看你这母猪还多能撑”

  小卉凶狠地放话,接着用两根手指不怕脏的往佩佩的后停花挖抠进去

  “噢噢啊啊啊啊啊不、不要啊快住手快住手啊屁股、屁股会受不了啊啊啊”

  佩佩疯狂的大叫

  “嘻嘻怎么样你这母猪应该爽翻天了吧”

  “不没有没有才没噢噢噢啊啊啊”

  佩佩的话还没喊完,白皙的屁股剧烈一缩,淡黄色的水柱从她的下体急泄而出

  “呜呜啊啊啊不要不要看啦小母狗不是故意的啊呜呜呜小母狗以后怎么见人了啦啊啊啊求求你们不要用那么猥亵的眼神看人家啊呜呜呜小母狗yin荡的丑态都被看光光了啊啊啊”

  佩佩克制不住自己的失禁,激烈的娇哽呻吟着

  “哈哈哈哈这才是小母猪的本性啊还真的失禁了呢”小卉幸灾乐祸的大笑。

  看着两母女在马路上的观众面前双双失禁高潮,优越的征服快感瞬间涌起,十指紧扣婉姨的丰腴腰身,硬到不行的rou棒猛烈的抽插数十下,伴随着一阵she精的快感,今晚在婉姨温暖的体内再度爆发出来

  “喔喔喔喔今晚真是干的好爽啊啊你们这两头母猪真都是有够yin贱的啦”

  我忍不住大吼说。

  “噢噢噢啊啊啊yin贱的大母猪就是要给大鸡芭干的啊啊啊啊啊热呼呼的jing液全部喷进来啦噢噢噢大母猪要帮大棒老公生好多好多小rou棒啊啊啊”

  婉姨也yin荡的附和浪叫

  等荫茎抽搐完,满足了xing欲后,我把rou棒一拔、双手一放,婉姨马上瘫软的跌坐在地板上。小卉看婉姨和佩佩双双高潮喷水,也放开佩佩让她跟着跌坐了下去,母女俩的娇躯立即沾满了她们刚刚失禁的尿水,而雪白的大奶子上也留着挤压玻璃的红印、混着尿水,配合窗户鼓噪的观众,看起来就是一股糜烂脏yin的景色啊啊啊

  “嘻嘻这两头母猪还真好玩,又是排泄又是放尿的,真是欠干的骚货”小卉抱着我,语气愉悦的笑着。

  “哼哼我的眼前也有一头同样骚浪的母猪呢”我捏了小卉娇嫩的乳头一下调侃说。

  “唉呦人家才没她们随便呢”小卉狡辩说。

  九母女反击

  和小卉温存了一下,正准备要结束这户外春宫时,下面马路上忽然传来一阵机车急煞的巨响。

  “阿荣你来呀喔你看摔摎摙摸,蓐蓊蒶蓏上面有3个有够贱的大奶妹,脱光光被干僮僠兢凘,墸麎v塺其中两个还爽到失禁咧”

  “干又是这些欠干的母狗,今天还一次来3个。妈的林北这次一定要干翻她们的滥bi”

  我和小卉一愣墸麎y墂墎,撇搿撤摘发现这声音有些熟悉,往楼下一看綖绯缀緌,緆绻綩绿竟然又是土炮那几个痞子,其中一人还是矮胖的小a干怎么会这么巧又遇到他们了囧rz“干还真的有大奶妹在我们的学校zuo爱土炮我错怪你了啦”

  小a激动的大叫。

  “操现在就进去抓她们啦”

  土炮一声咆啸,几个痞子准备爬墙进来

  一看苗头不对,我赶紧拉起婉姨和佩佩往走廊跑去,小卉和玲玲也赶紧拿着大家的衣服跟着后头。

  “小武,怎么了为什么要跑婉姨的腿还在发软啊”

  婉姨纳闷的说着。

  “嘻嘻因为刚刚的观众看了婉姨和佩佩的表演实在是太yin荡了,所以现在他们要上来轮jian你们啰”小卉开玩笑的回答。

  “呜呜真的吗怎么会这样啊”

  婉姨脸满恐惧的问说。

  “shit都是你这变态的大乳牛没事玩什么变态游戏啊”

  从高潮回神的佩佩,气的破口大骂

  “好啦好啦别吵了,你们把头上的纸袋拿下,快把外套穿上”

  在我的指挥下,婉姨、佩佩迅速拿下纸袋,并穿上外套。而小卉拿下纸袋后竟想要先穿上她的内衣。

  “哇咧没时间给你穿内衣了啦,外套先套上吧”

  我急忙对小卉说。

  等这些大奶妹穿好外套,教学大楼中庭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

  “操快一点别让那些欠干的母狗跑了”

  听到那几个痞子的叫声,婉姨母女才知道事情严重,脸上纷纷露出恐惧的表情。而叔叔我有练过不是是和小卉早有预先练习过,赶紧拉着她们母女3人的手,朝着可以通往活动中心大楼的空中走廊奔去。

  因为婉姨和佩佩被我和小卉干到双腿发软,所以只能够缓慢的奔跑。而我和4个大奶妹才经过了几个转角,后头的痞子似乎就追到了刚刚我们zuo爱的教室,马上发出一阵猥亵的叫喊。

  “干真是一群欠干的母狗,地上竟然还有3根按摩棒”

  “我操按摩棒算什么这边还有一滩屎咧”

  “妈个b这几个骚货玩这么大今晚我们一定要抓到她们,操到她们的烂bi都合不起来”

  “何止干到滥bi合不起来当然是要抓回来关在学校的男厕里,这样每堂下课都可以干上一炮才爽啊”

  小a猥亵的大声yin笑着。

  “好啦,别说了,赶快追她们应该还跑不远”

  土炮大叫说。

  听到他们又要追上来,我死命拉着婉姨和佩佩狂奔,要是被他们发现佩佩也是脱光zuo爱的大奶妹之一,那可不是关在学校的男厕就可以打发的。

  “啊人家的内衣不见了啦”我才跑没几步,小卉忽然大叫。

  “什么”

  我回头看着小卉说。

  “你们等我一下,我回去找看看。”

  小卉急忙的说。

  “靠都什么时候了,你是想被土炮他们轮jian吗”

  我大骂说。

  “可是大罩杯的内衣很贵耶”小卉沮丧的说。

  “哼随便你,我们要先逃命了啊”

  我烙下狠话,并带着婉姨母女前进。

  “呜早知道就不要穿内衣出来了啦”小卉哀怨了一声,赶紧跟了上来。

  好不容易带着有气无力的婉姨母女,经过了空中走廊到了活动中心,我冲到麻将社大门前,拿出钥匙开了门之后,先让婉姨和小卉等女先躲进去,我才跟着进入社办,进去后,马上关上大门并上锁。婉姨和佩佩双腿一软跌坐在地上,小卉和玲玲也累的蹲坐在地上。

  我也背着大门瘫坐了下来,看着小卉、玲玲她们一脸惊恐的模样,急忙安慰说:“好啦放心吧,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小卉和佩佩、玲玲放心的点了点头,但婉姨却害怕的缩起身子发抖。

  “妈咪,你怎么了别怕,现在我们安全了。”

  佩佩关心的问说。

  “呜呜呜怎么又遇到他们了啊要是被他们抓到一定会一定会”

  婉姨惶恐不安的说。

  “妈咪,你到底是在怕什么啊可以跟我说啊。”

  佩佩发觉的自己的妈咪有异,着急的问说。

  “就是就是他们”

  婉姨胆怯的说。

  “靠怎么他们跑步的声音都不见了”

  婉姨的话还没说完,一个痞子大叫的声音传来。我赶紧打手势要小卉她们安静,这些大奶妹会意后,神情紧张的点点头。

  “妈的上次也是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