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艳遇(1/2)

加入书签

  体检艳遇在今年夏末单位的一次例行体检中,我被查出患上「肥厚性心肌病」,当时还十分诧异,我怎么可能得心脏病呢?像我这样的猛男,一般体质稍差一点的美女被我搞一晚上第二天都起不来床上不了班的,我怎么可能生病呢?所以单位让我住进了北京市安贞医院这个医院是三级甲等医院,心脑血管专科好好查一查。

  说实话,长这么大兄弟第一次住院,所以俺一直对「护士mm」这个形象不怎么感冒,连看a片也不怎么喜欢跟病人乱来的护士系列。不过躺在病床上倒是开始yy了,好几天不能出去搞mm,精虫上脑;医院病房属于公共场合,比较符合我的口味!

  大家别诧异,我就喜欢在有人的地方搞。上大学时候在阶梯教室、小树林、大草坪上都搞过,当然最爽的还是在院学生会办公室啦,先调戏后xx我的师妹下属干事啦,当时隔壁就是老师在开会;后来工作了,从过街天桥到「钱柜」的包厢,从火车软卧到酒楼卫生间都曾经是我的战场,不过可没在医院搞过哦。

  哈哈,这次一定要实现性福生活的新突破!

  头两天都是没完没了的检查,贼无聊!不过那几个给我送药、抽血的护士mm倒是长的不错,其中有个叫曹璐的小护士长的很是清秀,不过看起来她也就不到20岁,恐怕她「经验」不足吧,我怕我要是跟她来太过分的,她会反抗甚至大叫,那就不妙了!本狼的原则是:泡妞绝对不强求。

  大夫查了两天,也说不出我这个肥心病到底严重不,不过他们都往严重的方面假想,nnd!最后他们没办法,就让我做个什么「造影」再「仔细查查」,我晕。做就做,老子不差那几个钱!看到时候你怎么交代!

  明天就要做造影了,我也不清楚到底什么是造影,大概就是像ct那样的东西吧,不过价格不绯,5000左右。一会来个医生叮嘱几句,一会来个护士告诉明早别吃饭。烦!一说吃,我就饿了,这几天吃医院的饭倒胃了,于是让我女朋友去安贞华联那边买肯德基的外卖。

  她刚走,哈哈,曹璐来了,穿着纯白的正和体但有点紧绷的连体护士服,真是曲线玲珑。我就躺在床上看着她笑,还不敢太露骨,怕她吓跑了。不过她迅速地把隔离的床帘拉上这个屋子住两个病人,我是靠里面靠窗户的,说了一句话把我吓了一跳:「你,躺着别动,把裤子脱了!」我当时一蒙,怎么这么淫荡的话从她嘴里冒出来了呢?我耳朵出问题了么?

  「快点啊,别耽误时间!」天啊,我没听错!可我还是不敢贸然行事,心想,先别往歪处想;可她到底要干嘛呢?虽然老二已经充血,但是我还是控制住自己,想了个两全之策:我把外裤脱了,留下条内裤,看她怎么说,哈哈,高明!

  「这么大人了,还装什么处男,有啥不好意思的。」正说着,她就走上前来,一把拽下了我的内裤,我的大jj摆脱了约束,「腾」地立了起来!曹璐看到这,脸一下子涨红了,半晌没说出话来。

  我也看着她窘迫的样子好可怜,我也很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还是我打破了僵局:「你看你,非要我全脱光,这下被我的大鸟吓着了吧!」「那有什么办法,护士长让我给你刮体毛嘛,她说大腿毛和阴毛必须刮干净的,明天造影要求的。」「啊?为什么要刮我的毛啊?关造影什么事啊?另外我是查心脏,怎么跑到下面了啊?」我有些蒙。

  「造影要从你大腿跟部插进一个导管,从导管进一个穿刺到心脏,然后才能查!剔毛是怕撤导管,拆胶布的时候拔掉你的汗毛,所以必须刮干净体毛。」曹璐还是红着脸,一边说,一边拿出剃须刀。

  天哪,我英雄伟岸的男根就要变成秃毛鸡了!我恨,恨这不公平的命!要刮我的毛,那你们就要付出代价!就从这小妮子下手!

  这时曹璐镇定了下来,开始给我往两个大腿上打刮胡泡,然后开始从左腿开始一点一点的刮毛。她低着头努力工作着,我就不停地收缩肛门,让我的大jj在她的面前一跳一跳的。

  那小妮子受不住了,说:「它怎么老动啊?」「它懂礼貌的,看见熟人就打招呼。」我调侃道。

  这下她的脸唰地红了,比先前的更红,不过表情不再是窘迫,反而笑了:「你怎么知道我们认识?」嘿嘿,有门!

  「我起初不知道,可是你一来,它就兴奋了,我猜你们俩肯定挺熟。」「它讨厌,人家都没法工作了。」「你也是,人家大老远来看你,你也不跟它近乎近乎?你摆平了它,不就能安心工作了?」「你以为我摆不平它啊?切!给我五分钟!」这小妮子也太狂妄了!别说五分钟,五十分钟你也别想摆平!

  只见她用灵巧细嫩的小手紧握住我的男根,上下时快时慢的套弄着。还别说,手法还真不赖呀!她套弄一会就用她那粉红的小嘴嘬一下我那红红的龟头,表情实在是淫荡!我开始怎么没看出来呢?不过这几下可不能让大爷我缴械,我还是好好享受吧。

  我刚闭上眼睛,猛地觉得龟头被什么柔软有很有弹性的东西狠狠的夹了一下,差点让我射了出来,我瞪大眼睛看:嚯!这小妮子会深喉啊!功力实在不浅。她把我的整跟肉棒都含了下去,用喉咙疯狂的套弄。晕,眼看这才三分多钟啊?突然,我改变了主意:给他来个出其不意!

  其实我已经箭在弦上,可我装出一副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还冲她笑了笑。

  这小娘子哪里肯示弱,狠嘬了一下龟头,又用玉手飞快的套弄满是口水和淫液的大肉棒。

  「是时候了。」我对自己说,于是一屏气,一提肛,一注白浆飞溅出来,正好喷溅在她可人的俏皮脸蛋上!一条长长的白练从她的发际横亘到额头到眉眼到脸颊直至粉红的双唇!

  「呀!」她失声叫了出来,显然是被我的喷射能力吓到了,不过她马上又伏下身,把剩余的汩汩而出的琼浆吸了个一干二净!

  「怎么样?你输了,还不到五分钟呢!」显然她在向我炫耀。

  「别高兴,我说是摆平它,你看,它不还立着呢么!」她把精液吐在卫生纸上,一看,果然还立着,于是不高兴了:「怎么还立着呀,你骗我!」「我可没骗你,是你自己太心急啦。慢工才出细活呢!」「那我不管,反正我要干活了!」「那你得帮我擦干净啊!」「好吧。不过你不许让它动了。」于是她掏出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