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再射我就怀孕了(2/2)

加入书签

巾来给我擦。她还真挺细心,把冠状沟都擦得很干净,这样的女孩子我喜欢!

  她给我擦完,我就老实地让她给我刮毛了。毕竟人家工作要做好交差嘛,不过我怎么能让这么好的一只肥嫩的羔羊从最边溜走呢?脑子里立刻开始想新的点子。

  「你是运动员吧?」「你怎么知道?我以前是搞田径的。我立定跳2米8呢?」「啊?怪不得你大腿这么粗壮。」「不止那里粗壮吧?」「哎呀你真讨厌!别乱说话!」「开玩笑嘛!」「你的体毛也太旺了吧,我可没刮过这么密的汗毛。」「是没给这么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刮过吧?所以才那么紧张,对吧?」「哎呀,你太坏了!」不一会,她做完了活,我心想:「再不上就来不及了。」这时她把刮胡刀收好,说:「我把刮胡刀涮一下,然后洗个毛巾给你擦一擦吧。」说完就去门口的洗面池了。

  等她要回来时,我已经光着下身蹲在床上挨着床帘边了。她刚走过来,我右手一下从后面捂住她的小嘴,示意她别出声;左手已经从她的上衣领子伸了进去,抓住了她的一个奶子。靠,真是极品!真有弹性,真坚挺!

  见她没有挣扎,我便放开右手,从后面撩起她的连体护士服,进攻她的下体。

  「不行,这里有人!」她挡住我的手。

  我心想:「有人?当然有人了,这里是医院,不是宾馆。医院还能去什么地方搞?当然病房最好了。」于是我说:「那个床的老头睡午觉呢,他不光心脏有问题,还有点老年痴呆,他还打鼾呢,没人听得见!」话一落,那边那个老头还真响起了如雷的鼾声!

  我又摸向她的下体,她不再反抗。靠,装什么装,这小骚货下面早就湿漉漉了!老子的兴致一下子上来了——直接干!

  这根本都不需要任何前戏,这小娘子一定内骚的要命!我把她一下推到窗台前,把她的连体护士服往上掀了起来,露出了她雪白的屁股和淡紫色的内裤。刚要褪下她的内裤,发现原来是旁边系蝴蝶结的那种。

  哈哈,正和我意!左手一拉,右手一拉,整个小内裤就落进了我的手里,我顺手就塞进了我的上衣口袋里。她乳白色半透明的丝袜实在太和我的口味了,一双玉腿修长苗条,屁股又大小适中,但臀跟上翘!

  闲话不说,提枪上马!找准了穴口,「噗——」地插了进去。也许我插的太猛了,她回过头痛苦的看着我,但她忍住了叫声,似乎在乞求爱怜,可这下正激起了我的兴致。这眼神太致命了,我也实在缺乏怜香惜玉的情致,这眼神只能激励我我用尽全力操她!

  我报住她的纤细的腰,狠命地摇,小腹猛烈地撞击她的屁股,撞得「啪啪」响。她的淫水可真多啊,我的大鸡巴插到里面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她又回头看我,似乎要我鸡巴留情,不要操的太猛。

  不过她的小穴也真紧,也很软,让我实在很受用。我腾出手来,把她护士服上面的纽扣解开,扒掉了她的奶罩。把她的连体护士服上扒下翻都褪到了腰部以上,露出了她的两个奶子。我尽情的蹂躏她的乳房,真的很有弹性,虽然不是很大,但怎么也有35d了吧,而且她的乳头很精致,经我一揉搓,竟然涨大了一倍!

  「哥哥,我要,快给我!」你要我快,我偏慢慢折磨你!我把她横放在床上,我站在地上把她那双玉腿扛了起来,再次插进她的小穴。我抚摩她的美腿,这精致的颀长的美腿啊,还穿着乳白色丝袜,越发把她的勾魂美腿勾勒得迷人了。

  我抱紧双腿,摇动下身,玩起了「九浅一深」的看家本事,她被撩拨得魂不守舍。见她消受得很,我趁她不注意,猛得压了上去,脚已经离地,我全部重量都压在了她身上,大鸡巴深深插了进去,她的双腿几乎与身体平行!

  她好象要高潮了,阴道开始一阵一阵的痉挛,正夹得我好爽,几乎射出来了。

  我不喜欢这个体位射精,我要从后面干!大多数强奸都这样的,令人有一种征服感。

  把她抱起推到墙边,她双手扶墙,我从后面插了进去,一轮快似一轮的攻击让她快吃不消了,她居然开始用力缩阴逼我射精。但她已经娇喘连连,估计支持不了多久了,我便抱住她的腰往后退了几步,让她手扶地板,我发动了总攻!

  她终于把持不住叫了出来:「啊……啊……哥哥快,快使劲操我啊!」「操谁?」「操我啊!」「你是谁?」「操你的好妹妹曹璐啊!」我抱着她的大屁股用力地向我的小腹撞击,她的耻骨都红的发紫了,由于头朝下,脸通红通红的。

  「我要射了!」「啊,别射在里面啊!」「不行,就射里面。」「别,我求你!」我用劲所有力气做活塞运动。她失声叫了出来:「啊!」一股滚烫的精液射向了她的子宫,击得她猛的仰起头,一头长发甩在了空中。

  我把住她的屁股不让她离开,把我的亿万子孙都给她灌了个满满当当!我拔出男根迅速擦干净穿上了裤子。而曹璐则毫无力气,瘫在地板上。

  「老公我回来了,排了好长时间队呢!」「等一下,你别进来,这里检查病人呢!」曹璐慌忙冲外面喊。

  之后马上站起穿上胸罩,整理好护士服,我看得出来她的腿还在抖,手也不太利索,可是她就没找到自己的内裤。怎么可能找到?在我这呢!

  她好象意识到了,压低声音说:「快给我!」「不行,我留做纪念了!」「你太坏了!」「老婆,进来吧,没事了!」我冲外面喊。

  曹璐见状慌忙收拾好东西离开了。看着她的背影,没穿内裤的屁股被汗水和淫液浸湿了,从护士服里隐约透了出来,再望下看,哈哈!我的精液混着她的淫水正从她的丝袜上往下流呢!

  那天女友没在医院陪我,而曹璐正好值夜班,半夜我便去走廊尽头的护士站和她搭讪。这骚货居然没穿胸罩和内裤!她说她在单位没别的内裤,被我拿走了就没穿的了,我问她为什么不穿胸罩,她就没话说了。靠,免不了被我好一番折磨!

  就在深夜的医院走廊,我还让她吞下了我的精液,她差点恶心的吐出来,不过我要到了她的,出院后就经常联系她了,而现在她居然没有男朋友,怪不得那么骚。

  不过我发现她有轻度被虐倾向,于是前天我约她出来,她来我的住处,我就在后面尾行,趁她不注意,我跑上前一把把她推到黑暗的居民楼道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