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K真实的生活记事(1/2)

加入书签

  我的娇妻成为他们泄欲的工具我姓贾,单名一个仁,在一家贸易公司上班。虽然单位不大,但是老板非常

  倚重我,老板只是处理各类关系,实际的操作都是我来的,也算个副总。但令我

  最满意的是:娶到小嫻。她是个传统的女人,美丽、贤慧,把家裡安排得井井有

  条,每晚上将饭菜準备好,在客厅看电视等著我回来;如果我晚上有事,忘了打

  电话给她,她就会一直等著我。我再累回到家,看到小嫻所有的疲劳都没有了。

  每天吃完饭,看著小嫻在厨房洗碗也是种享受,毕竟任何人专注的时候都是

  美丽的,尤其我的小嫻。修长的身体站在水槽前,纤细的手擦抹碗盘。丰满的胸

  部随手臂的运动不住地跳动,几屡黑髮从脸颊垂下,又被她轻轻掛到耳背。虽然

  我们结婚已经两年了,但还是经常会忍不住从后面将小嫻抱住。

  「好爱你。」把小嫻痒得在怀裡扭动,把嘴贴在她耳边说。

  「乖啦,老公!等忙完了给你抱。」回头在我脸上亲了一口说。多麼甜蜜的

  生活呀!

  但几天前发生了件令我非常头疼的事情:陪客户去ktv,和裡面一个叫小

  玉的小姐交换了电话。小玉阅人无数,觉得我人老实对我很有好感,就一直和我

  发短消息,而且内容也越来越曖昧。更要命的是让小嫻发现了裡面的内容,就认

  為我出轨了,大发雷霆,弄得我有口难辩。

  这是我和小嫻认识以来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小嫻对感情又很执著,那些

  短信的内容让她非常受伤,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虽然每天还是把家裡该弄事情

  弄好,对我却变得异常的冷淡,一看到我回来,就躲到书房上网或者上床睡觉,

  弄得我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在客厅看电视,她彷彿要重新在虚拟世界裡找个寄託。

  我是个传统的人,我已经向小嫻解释了,她不听也就不管她了,反正我不会

  轻易向小嫻再低头了,就这样耗著。

  就这样过了好几天,半夜等我醒来时,发现小嫻已经睡在旁边,在昏黄的台

  灯照耀下,小嫻的脸庞显得更加迷人,薄薄的毯子把小嫻玲瓏的体态显露得一览

  无遗,胸部一沉一浮,修长洁白的腿露在外面。我在她唇上用舌头扫了一下,小

  嫻彷彿让蚊子叮了痒痒的,在熟睡中只是挥下手。我将毯子全部拉开,隔著睡裙

  舔她的乳头,不一会睡衣就湿透了,能看到凸起的乳头形状。

  虽然和小嫻结婚两年多,我们也经常做爱,但小嫻的洁白、丰满的身体对我

  还是有很强的诱惑力,就这样几下,我自己的小弟弟已经硬了起来。我躡手躡脚

  把小嫻的内裤褪去,鸡巴顶进小嫻的阴道裡,平时我还没有注意,原来小嫻的身

  体这样敏感,就隔著衣服舔几下乳头,她的淫水就那麼丰富,在淫水的滋润下顺

  利地来回抽插。

  不一会,小嫻胸部上下起伏得更加剧烈,脑袋不自然地摆动,喉咙深处发出

  喘息,随著小嫻阴道的阵阵收缩,我抽插得更买力。渐渐小嫻在呻吟中醒了,看

  到我趴在她身上,只是冲我坏坏地瞪了一眼,用手臂把脸挡住,随我的抽插发出

  动人的叫床声。

  我觉得小嫻应该已经原谅我了,心裡乐得不得了,抽插就更加努力,没有几

  下底下一紧,精液都蜂拥般跑了出来。

  「老婆,舒服吗?」看著小嫻还在回味,我趴在小嫻身上

  「讨厌!」小嫻想用手把我推下,我却抱得更紧。

  「你每天不理我,我都伤心死了。」又在小嫻脸上亲了一下。

  「谁让你外面随便找女人!」

  「真的没有啦!只是陪客户需要,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以后不许再和这样的人发短消息了。」

  「好、好、好。」我自然是一万个答应。

  「你睡著了和你做,感觉很不一样,真舒服。你舒服吗?」

  「讨厌!」小嫻害羞地把脸转了过去:「书上说,男人时间再长点,女人会

  高潮的,那才叫舒服呢!」

  这话一时让我答不上来,「那我明天慢慢的和你做。」说著翻身从小嫻身上

  下来,手却在她胸部揉捏著。

  这时候倒楣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是短信。一看,是小玉发的。

  「老公,我今天很难受,陪我聊会天好吗?」

  看得我心裡这个恨哦!哪有大半夜发这样的短信,而且「老公」也叫得太随

  便了。后面小嫻怎麼样大家可以想像,但小嫻的一句话让我很意外:「我朋友就

  和我说过,你这样年纪的男人就是不踏实。」当我追问是哪位朋友说的,小嫻却

  不搭理我了。

  小嫻这次生气让我非常紧张,白天上班,晚上儘量早回家少陪客户应酬,还

  经常变花样带小嫻喜欢的小吃回去。

  那天我们公司的重要合作单位许总请客吃饭,要我们老板和我一起过去,我

  们刘老板看到许总如同看到亲爹一样的,我们自然也要去。酒席上还有另外三个

  人,小李、张叔、刘莽。小李是许总单位的,张叔是许总的重要靠山,四十多岁

  曾经当过兵,看上去成熟稳重。刘莽年纪和我相差不大,三十不到,能吹能侃,

  出去玩就他玩得最疯,在他带动下,大家也玩得开,也许张叔就喜欢他这点,於

  是一直带著他。

  吃完饭,在许总的倡议下,我们还是去经常去的ktv。找了一间很豪华包

  厢,找小姐自然是免不了的,点的都是红酒。

  除了张叔,其他人各挑了个自己熟悉的,坐在我身边的自然是小玉。大家都

  在疑惑為什麼今天张叔这个老色鬼怎麼没有找小姐。

  「看来张叔真的是恋爱了,而且是网恋。」坐在张叔旁的刘莽说。

  「是不是今天还想把冰吻给约出来呀?」

  「这麼诱惑的网名,一定很漂亮吧?」

  「约出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就是见了两次一直没有搞定,弄得我心裡直痒

  痒的。」张叔撇著嘴说。

  「那我们今天都帮你呀!是不是呀?许总、刘总!」刘莽咬喝著大家。

  「是啊!是啊!」我们几个一边抱著小姐,一边趋炎附势地回答。

  「张叔和我们说说那个女的怎麼样的?」我老板刘总急急地问道。

  张叔微微一笑,抿抿嘴:「很漂亮,少妇。」我们都起哄般笑著,张叔说著

  掏出手机到外面打电话去了。

  「今天晚上,大家要多敬敬张叔女朋友哦,要為张叔创造机会哦!」刘莽煽

  动地对几个小姐说。

  「你们今天好好努力,小费翻倍。」听了这话,几个小姐自然乐得不得了。

  「来了。」张叔打完电话回来高兴地说。

  「张叔,你今天成了,可要好好谢谢我呀!你聊天都是我帮你打的字哦!你

  打算怎麼谢我?」刘莽说。

  「上次约会我就抱了她一下,她很羞涩,后来就没戏了,不过她对我还是有

  点好感的。」张叔没有理他,还挺了下胸:「毕竟我还是比较成熟的,哈哈!」

  说著举杯和大家碰起来。

  碰了几杯,张叔特地要我和小李今天少喝点,完了要开车送大家回去,我和

  小李自然连连答应。

  「来了,来了。」大概张叔苦等了半个多小时,电话响了,看了下号码,嘴

  裡乐著说,腿不停却急急的出去了。

  其他人互相看了一眼,许总和刘总把在抚摸小姐大腿的手缩了回去,各自把

  小姐揉在怀裡,小玉看在眼裡,藉机把胸部贴在我的身上,儘量依偎在我旁边。

  不多时,服务员敲了几下门,和张叔一起进来的是小嫻,张叔手搭在小嫻腰

  上进来了。只见小嫻一身大红的无袖连衣裙,乳房被鼓鼓地包在裡面,胸前一排

  淡色钮扣连到领子,红色的腰带在前面打了个蝴蝶结,裙子盖住膝盖,底下露出

  白嫩的小腿,一双高跟凉鞋让小嫻身体看上去更加的挺拔。

  我和小嫻四目相对,彼此就是微微一楞。小嫻看了一眼我和我身边亲密的小

  玉,就努力地将身体向张叔身上靠,张叔搭在小嫻腰上的手就揉得更实在了,顺

  势将小嫻挽在怀裡。

  『怎麼会这样?為什麼会这样?』小嫻的到来让我大感意外,心跳也骤然加

  速,不断问自己。

  刘莽见张叔进来赶紧起身,让出个比较小的位置给张叔和小嫻坐,迫使他们

  不得不挨在一起。

  张叔大概地把我们向小嫻介绍了一遍,大家一一向小嫻敬酒,小嫻只是矜持

  地稍微喝一点。轮到我的时候,小玉主动要代我敬:「美女,怎麼称呼?」高脚

  杯举在半空。

  小嫻顿了一下:「小玉,很高兴认识你!我先乾了,您随意。」小嫻看了我

  一眼,抿了口酒,将高脚杯向小玉举了举。

  刘莽拿了两个股鐘要和小嫻玩摇股子,小嫻连忙摇头说不会,「没事的,我

  教你。」张叔说,用他胸膛贴在小嫻背后。

  看著其他人都在玩乐,就我和小玉只能不断地点歌唱歌,不过我还是一直关

  注小嫻那裡的情况。

  刚开始刘莽喝了两杯,后面小嫻接连喝了两杯,我看到小嫻的脸都红到了脖

  子。刘莽為了表示胜利,还亲了两口旁边的小姐,那小姐迎合刘莽还摆出一副娇

  媚的姿态。

  我实在太担心小嫻了,我藉上厕所跑到ktv外给小嫻打电话。过了很久小

  嫻才接起来,从电话裡听出小嫻的语气对我非常怨恨,很快就把电话掛了,再打

  就关机了。

  回到包厢,看到小嫻又在扬脖艰难地喝酒,旁边张叔也陪著喝了一杯。等张

  叔喝完,小嫻才喝了大半,就笑著给小嫻揉背。终於艰难地喝完了,而张叔的手

  却怀著小嫻停在她丰满乳房的下缘,关心地问:「还好吗?」小嫻如同小鸟依人

  般涨红著脸靠在张叔的怀裡。

  「看他们多亲密呀!」刘莽说著把小姐也搂到怀裡,和她四唇相贴开始一阵

  湿吻。

  小嫻羞得往张叔怀裡靠,而张叔却关心地叫小李去点几瓶啤酒,说小嫻喝不

  惯红酒。

  看小嫻在张叔怀裡的羞涩神情,我心裡既著急又无奈,毕竟小嫻已经很久没

  有如此温柔地依在我怀裡了。而且张叔居然在我们面前已经逐渐变得放肆起来,

  我只能点一些激烈的歌曲,希望吵闹点,让小嫻清醒点。

  终於到了十一点多,小嫻已经喝得昏昏沉沉了,张叔也有七分醉。许总居然

  安排我送小嫻和张叔回去,小李送其他人。

  \

  2

  「走,送我去滨江花园。」张叔一边揉著小嫻的身体一边指挥我。

  我知道张叔在滨江花园有一套大房子,是他和不同女人幽会做爱的地方,这

  下弄得我心如乱麻:「张叔,我看你今天也喝高了,要保重身体,要不我送你回

  家吧?」

  「哪裡,我现在状态正好。」看得出这老头现在心裡乐开花,望著小嫻说。

  「先送我回家吧!我好睏。」小嫻轻声地和张叔说。

  「没事的,我那裡也能休息的,放心。」

  到了楼下,我和张叔一人一边将小嫻扶进电梯。

  「小仁,等一下你自己先回去好了,车你开走。」张叔好像怕我打扰了他的

  好事。看著我的娇妻,还是我亲自把她送到别人的房间裡,我的心开始滴血,但

  到了现在这个程度又不知道该怎麼做。

  进到房间,「要不,我去买点水。」我实在想不出我该做点什麼。

  「不用,不用。」张叔头也不回:「你走的时候把门关好就可以了。」说著

  就把小嫻抱入房间放在床上,然后上厕所去了。

  看到小嫻懒懒地斜躺在床上,胸部微微起伏著,两条洁白的腿无力地掛在床

  边,想像即将发生的一切我著急万分,却也不管不顾了,热血上涌,关了客厅的

  灯,重重地关上大门,躲到厨房裡。我想知道即将发生的一切,真期望小嫻能马

  上清醒后要求离开。

  张叔进到房间,打开昏黄的台灯,走到小嫻身旁,用手梳理著她散落在脸颊

  的头髮,低头轻轻一吻,手却搭在小嫻丰满的乳房上,隔著衣服揉捏起来。看著

  这个动作,我感觉自己的头一涨,喉咙裡面噎得难受,心跳得不得了,难道老婆

  的身体即将在自己眼前被别人佔有吗?

  张叔口手齐用,嘴贴到小嫻的朱唇上,手已经解开胸前钮扣探到衣服裡,终

  於小嫻缓缓醒了过来,先是一惊,然后就是努力地挣扎,想要说什麼,嘴却马上

  给堵住了。

  张叔嘴角掛著淫笑,用舌头顶开小嫻的嘴巴,与小嫻四唇相贴,小嫻只是无

  力地扭动身体,抬动长腿,发出「呜……呜……」的拒绝声音。张叔凭著自己的

  力气,如同情人般又幽雅地舔吻著小嫻的脖子、耳垂。

  不愧是老手,小嫻被搞得连哀求声都是那样无力:「张……张……哥……不

  要……不要……」手努力想要把他推开。

  「冰吻,我真的很喜欢你。」张叔就简单的回答一句,将小嫻领口开得更大

  让粉嫩的乳房露出来,一口含住,小嫻喉咙深处发出「唉嗯」一声。我知道小嫻

  身体非常敏感,更何况张叔的技术都是实战出来的,对女人自然非常瞭解。

  只见那老头在小嫻敏感的乳房上又亲又舔,用舌头在挺立的乳头週围打转,

  就是不碰触到娇人的乳头,一会朝乳头上长长吹口气,玩弄不少时间后,猛地将

  乳头吸在口中。小嫻彷彿已经放弃了抵抗,只是两手支撑张叔的肩膀好像不让他

  靠近,身体却接受著别人的玩弄,喉咙裡发出浅浅的喘息声。

  见小嫻不再怎麼抵抗,张叔就撩起裙子,小嫻两腿一夹紧。张叔也不著急,

  只是温柔地抚摸大腿和耻丘,小嫻彷彿又想起了什麼,再次努力地推动张叔的身

  体哀求:「张哥,张哥……不要……求你了……求求你了,让我回去……我要回

  去了……」声音中带著哭泣。

  我从刚才的轻微兴奋中回到了心疼,毕竟是自己的老婆在让人家折磨,而且

  那老男人的手已经伸到自己老婆最隐秘的部位。

  但张叔还不停止,挺身向上,又和小嫻吻在一起,舌头乘小嫻说话的机会游

  入口中,主动去搅动小嫻香舌,并乘小嫻放鬆警惕将裙子撩到腰间,从我的角度

  都能看到白色内裤已经露出来了。接著手插到她两腿之间来回游移,不时用指尖

  隔著内裤顶向小穴裡,渐渐地小嫻的腿也夹得不那麼紧了。

  望著小嫻无力做出任何抵抗,僵躺在床上任凭一个老头的玩弄,看著老头的

  手和舌头在小嫻洁白的身体上肆意横行,我感到无边的失落,毕竟躺在床上的是

  我的老婆,我才是那娇美身体的真正拥有者。但老头的手法和小嫻媚人的喘息呻

  吟声又让我有莫明的兴奋,原来我女人的身体还能这样的爱抚,虽然在玩弄那身

  体的人不是我。

  看著小嫻已经认命了,张叔褪去小嫻的内裤,下床将头埋到小嫻两腿之间,

  「啊……不要!脏……咿喔……不……哦啊……」小嫻突然叫了一声,我知道娇

  妻已经沦陷在张叔手裡了。

  张叔的头被小嫻的大腿挡住,看不到那老头在怎麼搞,但不时能听到吸麵条

  的声音。小嫻的表情彷彿强忍住无限的痛苦,而手则努力向下伸想把张叔的头推

  开,但一碰到张叔的脑袋,随著张叔一阵吮吸的声音就立即变得没有力气了。

  「啊……我……我受不了……啦!」小嫻发出要死了般的声音,双腿在张叔

  肩头两边却越张越开了。我惊叹这张老头怎麼好意思去吃那裡,而且小嫻会有这

  样大的反应,看著小嫻这样的表现,我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张叔的头依旧埋在小嫻两腿之间,两手伸到敞开的衣服裡去摸小嫻的乳房,

  小嫻仰著脖子,不时扭弄腰肢,手还不停抚摸著张叔的脑袋。就这样张叔弄了很

  久,小嫻的呻吟也变得更加撩人。

  接著更令我血涌的事情发生了:老头开始悄悄地解开自己的皮带,那长裤迫

  不及待地滑到了地上,又将自己的内裤完全脱掉,露出早已昂首的鸡巴,用手套

  弄几下就起身朝小嫻隐秘部位挺去。

  「嗯啊……不要!」小嫻一声惊呼,手撑著身体朝后挪,却被张叔抓住腰间

  插了进去。缓缓挺动两下就开始激烈地抽插,搞得小嫻撇著头只有喘息和呻吟:

  「啊……啊……啊……不要……我受不了……好涨……受不了啦!」

  而张叔如同机器一般有节奏地挺动腰部,就这样连续抽插了大概十几分鐘,

  张叔手拉著小嫻的裙襬,一手将小嫻从后背托起,想要把连衣裙脱掉。弄了几下

  后,抽插的速度变慢了。

  「噢……嗯……还……还有腰带……」小嫻羞耻地说,「自己把它解开。」

  张叔说著又和小嫻吻在一起,腰还在不停地挺动。小嫻也不拒绝老头和她湿吻,

  还配合地将自己的腰带完全解开。

  「脱了?我要看著你赤裸的身子操你,操翻你!」张叔看著小嫻完全露出的

  身体显得更加兴奋,抽插得更加用力,并推高胸罩将两个傲人的乳房抓在手中,

  屋裡肉体与肉体碰撞的声音和我的小嫻无力的呻吟交织在一起。

  看著小嫻被一个老头这样侮辱还努力自己脱衣服的样子,我的心万分纠结,

  加上目睹妻子和自己的客户在眼前合演著一场如此激情的活春宫,儘管心裡忧鬱

  不已,而鸡巴却涨得发痛。

  许久,小嫻呻吟声突然加大,瞪起眼睛:「啊!受不了……哦……我要……

  要死了啦……」猛地挺起腰身,两手抓住床单,浑身颤抖著,而张叔见她那样,

  挺动得更加厉害了,干得我妻子洩的死去活来。

  我知道,爱妻这时给这个老男人操到高潮了,这是我和小嫻做爱时从来没有

  发生的事情,一时我也兴奋得快射精了。

  高潮大概经歷了十几秒鐘,小嫻爽得完全瘫软了。张叔兴奋得不得了,握著

  我妻子的两个乳房用力抽插了几下,就抖动腰身将他罪恶的精液完全注入我爱妻

  的子宫腔,然后趴在小嫻洁白的身上,而他的鸡巴还插在小嫻的身体裡。

  到了此刻,我的内心那个嘘希……

  过了会,张叔手揉著小嫻的乳房问道:「舒服吗?」

  「你不该这样欺负人家……」

  「你刚才的样子很浪喔!」

  「我当你是谈得来的大哥,你不该这样对我。」小嫻怨恨地说。

  「你老公是不是很少插你?」

  「别讲得这样粗鲁嘛!」小嫻眼神却疑惑地看著张叔。

  「你下面很紧,看来你老公用得很少。」说著,张叔又抽动一下他的鸡巴。

  「讨厌……不要了……」小嫻一副害羞的样子:「和你们一起的那个贾仁是

  不是和叫小玉的小姐关系很好?」小嫻下身插著别人的鸡巴,居然还与对方讨论

  自己的老公。

  「还好吧,贾仁人老实,就是和她客套一下而已,我们当中就他最老实。你

  怎麼问到他了?」

  「他们可能在一起你不知道呢!」小嫻还试探地问。

  「不可能,我们经常在一起玩。再说以前有个比小玉还漂亮的找小仁,小仁

  也没有搭理她。而且凭他的小模样,找个像样的女人容易得很,不过听说他老婆

  很漂亮,就是不肯带出来。」

  终於有人為我说了句公平的话,但说这话的人居然刚刚疯狂地搞了我老婆!

  听到这裡,小嫻的表情有点哀伤。

  「怎麼了?不会小玉是你妹妹吧?贾仁这小子,我帮你收拾他!」

  「不不,不要!别。」小嫻慌忙说。

  看著小嫻语无伦次的样子,张叔彷彿看到了端倪:「他……不可能是你老公

  吧?」

  小嫻听到这话,又开始抽泣起来。看著小嫻伤心的样子,而张叔狞笑一下,

  又开始恶狠狠地抽插。

  「不要……不要……嗯啊……嗯啊……不……」小嫻无力地推著张叔。

  「你给我操就当是為了小仁。」张叔试探地说:「这小子签的那些帐目我都

  有。」

  张叔的话让小嫻的抵抗变得微弱:「嗯啊……嗯啊……可……可……」

  「不信可以试一下,他做什麼的你应该知道,但為什麼他们单位的法人不签

  都让他签?他们公司做什麼的你知道,怎麼可能这样赚钱,不做点特别的事情怎

  麼可能?说,到底他是你什麼人?」

  我在旁边听得懊恼不已。

  小嫻听著睁大了眼睛,一副惊恐的表情:「他是……是我老……老公。」

  「转过来,趴著,我要插得你更深。」张叔说著又在小嫻的腿上拍了一下。

  小嫻完全放弃了抵抗,任由张叔摆佈,顺从地趴在床上等待一个无耻老头的

  姦淫。而张叔却站到侧面狞笑地看著小嫻,羞得小嫻尽量把头埋下用长长的头髮

  挡住。

  「啪!」张叔重重一巴掌拍在小嫻的屁股上,「啊!」小嫻发出一声惊叫,

  晶莹的泪珠滴到了床单上。

  「把头抬起来,让我好好的瞧瞧贾仁媳妇。」

  虽然我没有看到小嫻的脸,但能够想像小嫻现在羞耻的样子。而张叔却低下

  头去又去亲吻小嫻,还发出唇舌交融的声音。我心裡暗骂:『死老头,明知道是

  我老婆还要搞!』看著小嫻屈辱的样子,我的鸡巴却又挺了起来,自己的呼吸也

  感觉急促了。

  张叔居然又仰躺到小嫻身下:「贾仁媳妇,趴得低点,把你的奶子餵到我嘴

  巴裡。」

  「不……不要……这样折磨我了。」小嫻哀求说。

  「贾仁媳妇要听话,不然你老公的后果你应该知道。」张叔居然扯住小嫻的

  耻毛,还张口左一个「贾仁媳妇」、右一个「贾仁媳妇」。

  小嫻痛得俯低身体,张叔看著小嫻粉嫩的乳头,伸出舌头点舔,敏感的身体

  让小嫻感到又羞耻又刺激。

  「把腿张开!我要抠你紧紧的骚屄。」看著小嫻微微地打开两腿,张叔把无

  耻的手伸了过去。

  3

  小嫻自己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面对张叔不断凌辱,努力忍受在张叔给

  自己身体带来的种种酥麻感,身体不断抽泣,晶莹的泪珠滴落在床单上,而张叔

  依旧肆意地享受著玩弄小嫻身体带来的快感。

  伴随不断的玩弄,小嫻实在撑不住了,香肩颤抖几下,身体完全压到张叔的

  脸上。张叔邪恶的手终於从小嫻娇嫩的耻部离开,拉出一条长长的银丝,能看到

  小嫻洁白的大腿上还蜿蜒著精液的痕跡。

  张叔将小嫻从身上推开,跪在床上,扯住小嫻的脚踝粗鲁地拖过去,让小嫻

  的阴门对準自己黝黑的鸡巴。

  「求你,求你啦……我受不了了,你已经搞过一回了,不要了……」

  「做我的女人就要习惯我的要求。」张叔根本不顾及小嫻的感受,直接就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