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就那样愣住了(1/2)

加入书签

  礼谦怀里抱着意识有些模糊的叶子,满心的焦急,恨多出双腿来,本想适用轻功的,可无奈街上行人太多,一是引人瞩目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二来是因为师父也曾吩咐不得在京城使用武功,一路跑着,街上路人都纷纷侧目,只是看见他脸色浓重,那眼神寒冽的让人不敢直视。

  终于跑到一个巷子的深处,见四周没人,他也顾不的师父的禁令了,立即运功抱着叶子飞上了房顶,他是想着超近路回客栈找师父,空中借力跃起,连续不断,仿若仙人行走于云端。

  叶子隐隐的觉得耳边是呼呼的风声,透心的寒冷就忽的侵蚀了全身,尚有些知觉的手缓缓地抱住了他的腰,牙缝里挤出一个字:“冷……”

  “叶子没事了,有云哥在,不会让你有事的!”

  此时云礼谦的心其实乱了,或许不是乱,是疼的分不清那是什么感觉,怀里的叶子眉头紧皱,时而睁开眼睛,时而又合上,那浑身仿若是失去了骨架,没有半分力气,刚刚说冷时,还勉强的将手臂揽上了他的腰,可下一刻却又滑了下去。

  脑海里霎时间出现了第一次与她相识,她不嫌其烦的教授他如何做翡翠白玉拔丝,山间、溪边、竹林间……洒落的是他们共同的笑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在他的眼里就已经如血亲的自家兄弟了,而此刻这个自己当成亲人的兄弟却在怀里命在旦夕。

  嘴里一直不停地对她说。“没事的,我师父在,他曾是医神的弟子,你的毒小意思,到了客栈就好了。”

  叶子能很清晰的听见他说的每一句话,可自己的喉咙像是没有了似的,找不到如何来发生,嘴里也好似没有了东西。空空地。感觉舌头就像是消失了一般。想说句宽慰他地话都不行。

  渐渐地,像是连自己也没有了一般,感觉不到一切,意识渐渐的在消散,心底升起了莫名的恐慌,“我就这样死了吗?觉痴说了要来找我的,若是我死了。他找不到怎么办?”

  猛然间眼前又出现了觉痴的身影,他依旧波澜不惊,淡淡的看着她,也不上前询问,只是说:“要好好的。”

  “你到哪里去了?为什么这么久都不来寻我?你是恼我连累你了么?”

  忽地,他白色的僧袍上染上了鲜红而浓稠的血,顺着衣角滴落在湿润的泥土里,见他神色沉着。没有半分感情的说:“他该死!”

  他的样子开始模糊了。叶子的心里有种从未有过的害怕,“你又要留下我一个人了吗?”

  看着渐渐消散地觉痴,她无能为力。泪水顺着眼角滑落,浸湿了颈边地衣领,好想冲上去拉住他,告诉他不要走,可无奈的是浑身都动弹不的。

  身体里像是枯竭了,感觉自己是要死了,才又意识到,刚刚地那是自己的幻觉,耳边又想起了呼呼的风声,又听见了云礼谦对她的焦急的呼唤和安慰,心里顿时又踏实了不少。

  嘭——的一声,云礼谦推开了师父住的房门,一看,心中那悬着的石头总算落了下来,只见屋里坐着他的师父温水寒以及大师姐温暖煦,两人正在说话,却被看见他一脸焦急的抱着一个人粗鲁的踢开了房门。

  “礼谦!”

  “师弟!”

  父女二人几乎同时喊了他。

  “礼谦你这是干什么?”

  温水寒脸色有些诧异,但很快恢复了平静,倒是看着他手里抱着的人满是疑惑。

  云礼谦也无暇去解释什么,只是咚的跪在温水寒的面前,“师父,徒儿求你了,赶紧救救我这兄弟吧!”

  温水寒不语,一眼望去,只见叶子面色苍白,嘴唇微微泛紫,不由的眉头一皱,“此人是怎么中毒的?”

  “是……”刚想要说出口,却发现,到目前为止,叶子是如何中毒的,而且是什么时候中的毒,他也说不清楚,话到嘴边就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那温水寒也不再等他说话,忙替叶子把脉,手一搭上叶子的手腕,脸色立即煞变,瞪大了眼睛,“这是……”

  “师父你知道我兄弟中了什么毒?”

  “唔……为师还不确定,我先帮他把体内的毒抑制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