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兰香杏仁茶(1/2)

加入书签

  见描绘精美的红木漆桌上摆放着一套精雕细琢的银质小碗状,精致且可爱,上有古朴的树叶雕花,简单却又华丽,光是那白若月华的光泽就叫人心生喜爱,那金昊羽握住一茶杯道:“竟然用这银质的器皿,也不知道叶师傅是要给我们喝什么?”

  叶子循着他说话声望去,淡然一笑,“兰香杏仁茶!”

  金昊翎挑了下眉,“为何要用此茶?”

  叶子随即又状若似在看他般望去,“王爷心里定是知道叶子是何意,只是想考考叶子罢了?”

  他不语,晓有兴趣的看着她,“你且说说!”

  这时候,叶子没有说话,只是将那陶瓷的小火炉点燃,很是奇怪,当那火苗缓缓窜起来时,四周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兰花香。

  “这是什么?”

  “这是将竹炭加以秘法,用上好兰花香油浸泡十天,再放到阴凉通风处风干的香碳,燃烧时会散发出淡淡的兰花香,火不灭,便香味不歇!”

  金昊羽很是感兴趣地说:“哦,世间竟有这样的碳?可否将那具体制碳的方法说说?”

  叶子微笑着摇头,“这怕是要爷失望了,这碳的制作方法是大悲寺主持所授,当日叶子答应过大师决不将此碳的制作方法告诉他人,还请王爷和这位爷见谅了!”

  金昊羽有些诧异,“你竟然是若苦大师的徒弟?”

  叶子的眼里有些落寞,稍迟疑了下,又抬起头来回答道:“不敢当,叶子只是机缘巧合下给大师当了几年打杂的,耳濡目染下也学了些皮毛!”

  “呵呵,想不到,你竟然会有此等机缘,那倒是期待你的素席了……”

  叶子先是有些不明白他为何知道若苦师父,可转念一想,大悲寺是皇家寺院。这当皇帝的当然知道这大悲寺的若苦和素席了,随即便行礼道:“爷不嫌弃那素席清淡就好!”

  金昊羽拍了下金昊翎的肩膀,“行啊你,这么个活宝贝竟然都给你遇上了,看来你家的厨子怕是真的比我家地强了。”

  金昊翎略带着苦笑,“哪里话啊,叶师傅也不是我家的人,若是我家厨子比得过你家的那些。那朵儿如今也不会那般的没有食欲了!”

  二人说话间,叶子用手摸了下那瓷炉外的温度,忙将银质的壶放置在上面,只见她小心的调整着火候。很快那壶里就冒出了热气,散发着一股浓郁杏仁香,过了下,她又往里面倒入了浓稠的乳汁。在乳味地调和下,那杏仁的香味淡了些,却更加的香醇,混合着奶的香味。毫无忌惮地就勾出了想要喝下的欲望。

  只听见那金昊羽问道:“刚刚你放进去的可是牛乳?”

  她笑着摇头,“这里面放的是羊乳!”

  这话一出,金昊翎和金昊羽都感到奇怪。

  金昊翎疑惑地说:“这羊乳不是有膻味么?这样一来。可就大大降低了杏仁地香味了。”

  叶子微微点头。笑着说:“王爷您滤的是。可现在您问道这味道了吗?”

  《 与世界领袖对话:聚焦国际风云  》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