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曾是故人?(1/2)

加入书签

  来肚子饿得咕咕叫的她,一时间竟然没有了食欲,倏来,惊声询问,“谁,是谁在这里?”

  回应她的只有四周空当的寂静,心里有些毛毛的,移动着步子伸出了手在屋里摸索着,触手可及的却是冰冷的空气,双眼看不清,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只是模糊的一片,以及心里发寒的惊悚。

  冰冷的汗水无声地滑过她的脸颊,她甚至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咚、咚、咚,胸口是因为心跳的起伏,此刻的她心里不知道该如何来面对这两天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怔怔地站着,努力的用耳朵听着四周,却依旧只能听见心跳声和屋外的戚戚的风声……

  这两天她就总是觉得自己像是被人注视了,可静下心来感受四周时,却没有丝毫危险的感觉,反而觉得四周给她的感觉很安全和踏实,而更叫她纳闷的是,以前在家里即使再熟悉,屋里也难免有个磕磕碰碰的,可她来到这里后竟然从没有发生这样子的事,有时候她明明记得那凳子被自己挪动过了,可当走过去时,却没有被事先记得放在那里的凳子绊倒,有时,茶杯被自己移位了,可当要喝水时,却仍旧可以在原处取到杯子……

  两天来的点点滴滴让她困惑,实在是想不通,而刚刚吃的那菜饭,明明已经该是凉了,可却又温度始终,她再也无法忽视这些问题了,站在屋里对着四周高声问道:“你是谁?是谁在帮我?为什么不愿意透露身份?……”

  回答她的只有四周地寂静。屋外是深秋的夜风,吹动着窗户嘎嘎的作响,因为是逆风,只能隐隐地听见风里那淡然而悠远的笛声……

  有些好奇,不知道在这王爷府里这么晚了,还有谁还有兴致吹笛,既然无法找出是谁在暗中帮助她,索性就抛开,循着笛声走了出去。也好透个气。

  夜里的秋风有些清冷,让她不由的打了个寒颤,鼻子有些痒痒的,忍不住就打了个喷嚏。

  “阿嚏——”叶子自然的拉了下领子。

  可却在下一刻发现那笛声消失了。紧接着听见了那让他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

  “夜里天凉,你是中毒之躯,若是再受了寒,对你伤势无易!”

  “觉痴!”叶子脑海里立即就反应出了这个名字。可下一刻却忍不住地失望,“是康王的义子林海涛……”

  一想到这里她忙上前行礼道:“草明叶子参见小王爷!”

  没有预想的上前来的搀扶,有地只是陌生而熟悉的说话声,“这么晚了。叶师傅怎么还不去歇息?”

  心里更多的是失落,却还是脸色挂上了笑容,挠着头。故作轻松地说:“呵呵。也不是很晚。小王爷不也没有歇息吗?”

  林海涛静静地注视着她,眸中是那无法划去的温柔。手悄然抬起,靠近她地发,最终还是停滞在了半空,用咳嗽来掩饰了此刻心中的慌乱。

  “咳……嗓子不舒服,出来透会儿气,没想到就碰上了叶师傅!”

  叶子客套地笑了下,“呵呵,还真是巧呢,我也是觉得屋子里闷才出来走的,也不知道刚刚是不是小王爷在吹笛子?”

  林海涛忙将手中的玉笛揣入怀中,顿了下,对她说:“嗯,是地,刚刚是我在吹笛子!”

  “可是巧了,草民有一位故人,也会吹笛子,比赛那天,草民还误将小王爷的声音与那位故人的声音弄混了,差点就弄出了笑话!”

  就在她说完话地时候,林海涛地脸上顿时浮现出无奈地神色,皱起了眉头悄然摇头,心口不一的笑着说:“呵呵,叶师傅你这是在给我说笑话了,既然是故

  凶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