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云礼谦的坦白(1/2)

加入书签

  他说完后看向云礼谦询问着,“请问少主是如何学会这道菜的?”

  云礼谦忙上前回答:“实不相瞒,这道菜是这位叫叶子的小师傅传授给我的。”

  当叶子听到那个张大人说的那些话时,心里就隐隐的感觉到不安,忙说道:“回大人话,这道菜是我一次偶然翻食谱学的,我把方法告诉给了少主,少主天资聪慧,又很刻苦,所以这道菜便做的如此传神。”

  她一席话就撇清了和师傅一切有关的事情,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师傅叫她扮做男孩,可是她明白,那是师傅刻意的在躲避什么,而那个张大人说的柳焕然又是姓柳,潜意识的觉得不能让这个张大人知道这菜是师傅传授她的。

  “呵呵,是吗,云水山庄可真是藏龙卧虎,想不到小哥小小年纪竟在美食方面有如此的造诣!仅仅靠着一道菜谱小哥就能做出这菜的神髓,当真了得!”

  说完话后,他赞赏的看着叶子点头,紧接着又问,“但老身有一事不知,那菜何以会有火,盘中的菜和果子为什么会动呢?”

  见他不再追问有关师傅的一切,叶子心里暗暗地松了一口气,脸上又堆起笑容,“呵呵,其实这很简单,在上菜时,我将米酒洒落在菜的表层,点了火盖上盖,留了个小眼让它慢慢的燃烧,等到云庄主把盖揭开时,与外界一接触火势就会很旺,温度高了,覆在菜和果子上的糖融化了,菜叶自然就松散开来,而跳动的果子也是因为表面的糖碎裂才会如此……”

  众人都恍然大悟,纷纷赞赏。

  说完话的叶子还不忘拍个马屁,忙看着云礼谦说:“当然,这菜能做成这样,也全靠是少主天资聪慧,想当初我学这菜,也是用了上月的时间才做的有些模样,可是没想少主只用了7日便做成了这样,当真是难得啊!”

  众人又看向云礼谦,一起抽气道:“哦……!”

  她又接着说:少主的孝心当真是叫人佩服啊,这七日少主几乎是不眠不休的练习这菜的做法,从一个连酱油和醋都分不清楚的门外汉,到现在能做出这道菜的精髓,实在是让小的钦佩啊!”

  众人都是瞪大了眼睛,钦佩的看着云礼谦,嘴里又是一声声的赞叹,“哦……哟……!”

  虽然众人都在朝着云礼谦投去了赞赏的目光,可他心里却没有一丝得意之感,相反的却是脸色青一道的白一道,还不忘偷偷睨了叶子一眼,当看到她眼里含着笑,还朝着他点头时,一颗豆大的汗水从他的后背滑落……

  听了叶子刚刚那番对自己的牛吹,他无奈的开始配合着她演戏了,嘴上谦虚的说:“哪里,哪里,是叶子兄弟过誉了,晚辈常年在外求师学艺,难得在家里侍奉家父,借家父寿诞之季,也就是讨个好彩头博得家父一笑罢了……”

  说完话的他,看着一脸满足之笑的爹,心虚的手心里全是汗水,他已经明白那道菜不是他做的!

  “呵呵,今日云某的寿诞,难得各位赏光前来,我就借这杯中的酒祝贺诸位也是百财滚滚来……”

  众人都执起酒杯,赞叹声,祝贺声,不绝于耳,云尚文这个寿诞过的可是欣喜,席间他一直拉着云礼谦的手带着他给诸位客人敬酒。

  欢笑声回荡在云水山庄,从此以后,云水山庄少主的至孝之举,在官场和江湖上传为佳话……

  当管家送走了最后一批客人,云尚文牵着云礼谦的手到了书房。

  “云儿啊,今日你可真的叫爹高兴啊,你娘去的早,你打小就被爹送到了飞剑山庄习武,这么些年来,为父没有在你身边照顾你,还以为你心里怨恨爹了,谁知道你非但没有,还为了爹的寿诞如此的煞费苦心!”

  已经50的他激动的紧紧握着他的手臂,这一握刚好握在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