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情谊之间(1/2)

加入书签

  以前,温暖煦对叶子的了解也仅仅是限于云哥对她说的那些幼年事儿,所以,在她的印像里,叶子不过是个爽朗率真的女子,可在真正见识到叶子厨艺方面的造诣时,她对她的看法已经发生了颠覆的改变。首发

  特别是见到叶子那荣辱不惊的淡定。

  有实力的人总是能得到别人的尊敬,更可贵的是,这样一个技艺高超的人却丝毫不虚浮,她似乎明白了云哥为什么心仪于叶子。

  只是,此刻的她看着叶子进去的背影,有些感慨,“怕是他一直都以为自己对她只是兄弟之情……”

  也不知道为何,想到这里,她觉得心里有些酸楚,她知道自己那颗心,终究只有自己悄然地捧着,谁都不需要知道这里面藏着的秘密……

  叶子端着糖水走到云哥的床边,见他干涩的嘴唇,心中忙是一阵难过,小心吹着那碗中的糖水,朝着云哥嘴边送去。

  那云礼谦像是沙漠里干裂的陆地般,在初尝到那糖水的甘甜和清新以后,就贪婪的喝着那一勺一勺叶子递来的糖水。

  见云哥要喝,叶子那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你可真是磨人,想不到你堂堂大侠,竟然怕苦,还真没看出来!”

  这剂糖水比起平时用的料,要多一些,而且叶子特别加的竹心是祛毒的,所以,味道会浓一些,但此刻的云哥因为高烧,味觉没有那么灵敏了,所以只要是没有苦味。他尝不出来。喝起来自然也就不抗拒了。

  才刚喝完,温暖煦就进来了,叶子忙起身,着急地问:“现在我给云哥喝了这糖水,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嗯。辛苦了,接下来就交给我!”

  温暖煦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檀木盒子,叶子有些好奇的朝里面看。只见里面有序地当着一排排银针,那银针好似发丝,却给人尖锐的感觉,叶子诧异问道:“你是要给他扎这东西?”

  她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只是取出三枚银针,分别扎在云礼谦的额头和虎口处,叶子不懂医术自然不清楚那几个地方是什么穴位,有什么用处,只是见到温暖煦那熟练地手法。叶子心里竟然忍不住羡慕。

  “好利落地手法。要是我将这扎针之术用到做菜上,那有些上料麻烦的程序岂不是会容易很多?”

  “你给他喝下的糖水不过是个引子,这银针才能导出他体内的毒火,等下用被子将他捂着,一定要严严实实的,等发了汗,烧就会退了。”

  说完,温暖煦已经将银针拔出,帮着叶子将云礼谦用被子捂着。

  “好了。我能做地就这么些。接下来还得指望你了!”她浅浅笑着,对叶子说:“宫里的情形你也清楚。皇上中了毒又受了伤,我爹早就进宫去了,要不是我要带云师弟回来,现在这会儿我也该是在宫里的。”

  “哦,那你去吧,这里有我!”

  “嗯,那就有劳你了。”

  温暖煦才刚迈出步子,叶子就叫出了她,“温姐姐等一下!”

  她转身,“有事?”

  叶子面露踌躇,挠着头,“呃……那个,姐姐进宫只是帮着你爹给皇上瞧?”

  她心里明白,她是担心那个皇帝新认回来地儿子,可眼角却瞥见了已经开始发汗的云礼谦。

  “只要是皇上需要我们救治的人,我和爹都会救治!”

  叶子忙问:“那受的内伤,你爹能医治吗?”

  不知道为何,看着床上昏迷的云礼谦,再见到叶子整个心走在宫里的样子,心里竟有些怒火隐隐地要冒出来,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有些生硬。

  “这个就不是我能说的了,内伤总有个轻重,得让亲眼看了才知道。”也不等叶子再说话,她毫不犹豫的开了门出了屋子。

  “唉!那个……”叶子还想问地,

  微历史:1840——1949历史现场:活色生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