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仅涎女色?(1/2)

加入书签

  当叶子听到风虚弱的声音时,她觉得自己好似在做梦,刚才听那高彬博说将风卖进了优伶倌,而此刻却听见了他的声音,一时间,开心、激动、害怕、庆幸,乱七八糟的情绪充斥着她的心,泪水哗啦啦的止不住的往下掉。

  “风,真的是你……你没有被他们卖走……”

  金御风听见叶子呜咽的说话声,一颗心揪在了一处,回想着刚才,本就清冷的眸中升起了一片冷戾,他的心,此刻有种嗜血的冲动,从来没有如此刻一般愤怒,但因为叶子那呜咽的哭诉,他的声音里带了几许温度。

  “没事,他们不会卖我的。”

  叶子哪里知道,此刻金御风没有被卖进优伶倌那是因为,刚才他奋力的反抗,打了六七个打手以后,被众人打伤了脸,顾那老鸨说等他伤势好再和卖家谈,以免掉了价钱,正是这样,他才有机会在这昏暗的地牢里听到那些辱骂叶子的话……

  根据声音来源,叶子觉得金御风离她并不远,只是这地牢太过昏暗,她无法看清楚三步以外的地方,她听着金御风声音里的虚弱,不用想也知道他刚刚肯定受了很多苦,才刚放下的心,此刻又悬了起来。

  “风,你要紧吗?他们打你了?……”

  “没有,他们不敢……”

  叶子泪水止不住的流,心里担忧着,“怎么可能不打啊。那些人对女子都那样粗暴,何况对他!”

  她知道风此刻定是受了重伤,不然的话,那说话间怎么会如此地虚弱,可想着他那样说是不想她担心。于是自己也只好假装相信。不忍心叫他为了她担心!

  叶子用力将手伸出了那牢笼,“风。你在哪里,我手伸出来了!”

  “叶子我在这里!”金御风也用力伸出了自己的手。

  昏暗中。两人的手指在竭力地伸长中终于碰到了一处,透过指尖,叶子感受到金御风那没有温度的手,上面还似乎有些粘稠的液体,她心里明白。那定是金御风地血,痛,就那样无声蔓延开来……

  “只有只这一次,此生我都不会让你受难!”金御风咬着牙,斩钉截铁地对叶子说。

  炙热地泪水从脸颊滑过,叶子只是点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以前金御风觉得武功不过是能起到强身健体的作用,又或是情急下可以自保,后来为了叶子功力尽失他也觉得无所谓。总是觉得自己并非江湖中人。就算不会武功也没有什么,可现在。他却深刻意识到,在这个弱肉强食地社会,没有武功的他是多么地脆弱,现在竟是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

  他触碰到叶子那柔软而光滑的手指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倘若今日能出去,定要成千上万倍的回赠给高彬博。

  若是叶子此刻能看见金御风样子的话,她会觉得眼前这个人陌生地如此叫人胆寒,那天生王者地霸气再也不作丝毫掩饰,眼底那清晰的森冷和暴戾已经全数浮出,怕是从今以后世上就再没有觉痴这个人了。

  叶子只是感到他指尖的冰冷,却没有料到金御风此刻内心的骤变,而此刻的叶子只是想着,若是临死能在金御风的身边,到也不觉得惋惜,她心里甚至有些暗暗庆幸,庆幸他们最终的结局竟是这样,虽然不能长相厮守,却能共死,这对如今的他们来说,未尝不是最好的结局?

  “如果,那高彬博想要对我……”

  “不会地!”

  还不等叶子说完话,金御风就打断了叶子说地话。

  “风,我们被他们抓没有人知道,即使你父皇……”

  “就算我死,也决计不会让那畜生碰你!”

  昏暗中,叶子嘴角上扬,牵动了嘴角的生伤,疼地裂了下嘴,却用手捂住,怕低呼地声音让他听见了,叫他担心。

  “风,我知道,我不该放弃,可你觉得我们可以出去么?”

  金御风没有迟疑,只是对她说:“可以,我保证!”

  从来叶子就不会怀疑他的话,要不是因为这次情况特殊,叶子根本就不会多问一次,当听到他第二次对他的保证,不管是什么,叶子也相信了,于是心里踏实了,她相信金御风会让她出去。

  地牢里因为有火把,所以一直都保持着那昏暗的状态,也不知道是白天还是黑夜了,两人就在这昏暗中相互通过指尖来给对方籍慰,地牢里升腾的湿气将这里的温度降得很低,时间一久,首先叶子就撑不住了,浑身开始抑制不住地颤抖。

  “叶子坚持一下,很快就有人来救我们了。”

  虽然明知道金御风看不见自己的样子,可她还是勉强笑了下,“呵呵,不用担心,我没事!”

  金御风再一次后悔自己出宫时没有带侍卫,再一次后悔出宫没有坐骑或是轿子,这些只是在他心里一闪而过,而此刻他明白他和叶子唯一要做的就是坚持。

  哐当一声,在阴森的地牢里显得更加的清晰和刺耳,叶子浑身打了寒颤,莫名的恐惧将她包围,触碰着金御风的手指哆嗦的好似寒风

  围炉夜话小说5200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