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五十二章 杀鸡焉用牛刀!(1/2)

加入书签

  双眼因为浑身发热而觉得酸涩无比,叶子看着云礼谦紧蹙的眉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想对他说谢谢,却又觉得喉咙处有东西哽咽住了,说不出只是望着他。

  “我去找温师姐过来,你先睡会儿。”云礼谦低声对她说。

  “不要走!”叶子伸手拉住了他,眼里带着渴求,她其实害怕孤独……

  云礼谦低眉看着叶子,只见她脸上因高烧而泛着异样的潮红,无法抑制的心疼难以掩饰的挂在眉间。

  “可你病了,我一定要让温师姐给你看看。”

  “别,不要再为我做任何事了,不值得!”叶子酸涩的双眼淌下了泪水。

  云礼谦眉头紧蹙,揉了揉她的发,故作轻松地说道:“瞧你说什么话,我做什么事了?请个大夫你都要和我客气?”

  叶子拉着被子,将双眼埋进了柔软的被子下,“不是的……你为我做的事太多了……”

  被子外传来云礼谦的叹息声,“你我之间要这样说话么?”

  叶子用手擦去滚烫的泪水,又探出了头来,“那你干嘛一直暗中保护我?为什么不让我知道?”

  云礼谦为她捻被角的手停了下来,怔怔地看着被子上的云纹,……“谁有暗中保护你……”

  “你骗我,温姐姐都和我说了。”云礼谦又一次愣住,瞧着叶子不知道该怎么说,眼神却是说不出的温柔。

  叶子接着说道:“如果不是你一直暗中保护我。你能立刻知道云致被劫走吗?你又如何能知道我此刻病了?”

  叶子的话问得云礼谦哑口无言,起身站了起来,“那个……我们从小就是兄弟,难道我不该保护你?”

  从叶子知道云礼谦暗中保护她,从她知道他默默为她做地一切。她的心就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儿。是高兴和感激?却又觉得沉重,是尴尬和抗拒?却又觉得窝心和庆幸。这样的感觉不是一开始就有,而是一点一点累积在一起。多了才有了感觉。

  她很珍惜和云礼谦之间的友谊,云礼谦对于她来说在心里也是重要的人,她不想因为自己而让原本单纯地友谊变得复杂了,所以当她听到云礼谦此刻说地话,心里倒是松了口气。“原来,他保护我只是因为我们是朋友!”

  可心里有个角落,一种感觉喷涌而出,陌生却夹杂着捋不清的东西,那是叫失落?

  浑身似乎比刚才更热了,她望着云礼谦,勉强笑了,“你还真地是讲义气了,只是你保护我。我却为你做不什么。还老是让你为我受伤害,我心里难受……”

  那个名叫失落的东西。被叶子故意忽略,不去想那是什么,也不敢多去感受……

  “你还真是傻,都是兄弟了,哪里能计较这些?”他温热地手揉着她的发,眩晕的感觉立即消失了不少,他总是那么清新阳光!

  叶子只觉得心里有丝轻松,但一想到云礼谦为金御风掩饰,心里就是一阵难受,但随意而来的倦意却铺天盖地的袭来,望着那双清明地眸子,她喃喃说着:“不……要找你师姐了……我睡会儿就好了……”

  说完,叶子只觉得眼前视线开始模糊,火一般的灼热朝她袭来,浑身无力的连呼吸都是沉重的,她知道,自己该好好睡一觉了,意识模糊之前,头顶上传来温柔低沉的男声,“睡吧,我陪着你!”

  叶子只觉得四肢酸软无力,浑身更是灼热难受,迷糊之间,只觉得额头上忽地一片清凉,有人用冰凉的毛巾正在给她降温,因为舒服她嘴角挂上了浅浅的笑意,接着又开始沉沉的昏睡。

  只是这样的感觉没有持续多久,原本灼热地身体渐渐地又开始发抖,刺骨地寒冷倏地席卷全身,“好冷……冷……”叶子蜷缩着身子,嘴里发出痛苦的呓语。

  云礼谦一脸着急,想要去找温暖煦,可他地手却被叶子死死抓住,此刻的她像是个被人遗弃婴儿,那么无助那么可怜。

  他忙又将床上另外一床被子取下给她盖上,又拿下了她额头上的毛巾,用手探了下额头,没有刚才那么烫了,但浑身却抑制不住发抖。

  云礼谦此刻是心急如火,“叶子,你告诉我,怎么样你才好受些?”

  只见脸色煞白,浑身发抖,到后来连牙齿都咯咯作响,云礼谦慌忙的用手捂住她的脸,想要给她多些温暖,可那却犹如杯水车薪,丝毫没有作用,想要去找温暖煦,却每每踏出一步听到身后叶子痛苦而揪心的呓语而停了步。

  “云哥,别走,我怕……”

  其实叶子也不是大病,只是前一晚用跑的赶往客栈,用尽了浑身的气力,本来该出汗发发,只是因为担心着云致又浑身冰冷,那满腔的焦急就好似那毒火,原本发出来就好了,却又被掖在了心里,后来又猜测出金御

  无限同人无罪帖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