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不如不送(1/2)

加入书签

  “管家,叶子就把这些糕点给你,没有说其它的话了吗?”在山庄门口,云礼谦看着满满一食盒的什锦糕点,问着管家。

  这里面有着他最喜欢吃的水晶般的双色马蹄糕,还有黄澄澄的菠萝糕、白色的龙眼酥、五彩的千层糕……这些好看有好吃的糕点足够他在去飞剑山庄的路上吃好几天了,可此刻他的心里却没法高兴起来,只因为做这些糕点的主人――叶子并没有出来送他。

  “嗯,他没有说什么,只是说叫你路上小心,记得你们的诺言。”看着即将要远走的云礼谦,管家有些不舍的回答着。

  一旁的云尚文,眼里也竟是不舍,“云儿,你我父子这一别,怕是要等你出师了才能回来了,爹不指望你成为一代宗师,但是希望你能真正学到武学的旨要,待你回来时,爹自会有安排,你一人在外可要学会照顾着自己,如今你也快到十五了,你的齐冠之礼爹也没法给你亲自举行了,你不会怪爹心狠吧?”他说话时,眉间是一抹深埋的无奈,很多年以后云礼谦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爹总是有那么多的无奈。

  “爹对儿子的教诲,儿子一定当谨记在心,日后儿子不在爹身边,还忘爹要多多注意身子,孩儿不多了,就此别过爹爹和管家,他日儿子回来之时就是为爹爹分忧之时。”

  云礼谦说完后,还不忘朝着庄门里看了看,他希望能在走之间再见见叶子。

  直到他骑上马那一刻也没等到出来的叶子,心里带着些许的失望和落寞,上了路。

  其实,叶子不是不来送他,而是她受不了离别时的惆怅,所以昨夜她熬了通宵,给云礼谦做了那些糕点,在做的时候她回想着这么些日子以来,自己和云礼谦从冤家变成兄弟的过程,点点滴滴都汇聚成了开心的日子,想到这一分别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眼里一酸,泪水就哒哒的滴落在了糕点上……

  一大早,她就把糕点盒子给了管家,独自一个人爬到了山头,她是想悄悄的目送云礼谦,不想在他的面前哭。

  山头的她,远远的看见了云礼谦骑着一匹黑色的骏马朝这边过来,他身穿白色的衫子,漆黑的发随风飘散,竟是不同平日里他给她的感觉,高处的她能隐隐的能听见山间路上哒哒的马蹄声,带着离别的急促渐渐的远离了她看着他的视线,直到眼里那俊逸的他背影远去,她才高声的呼喊着:“云哥……一定要记得我们的约定……我也会加油的……”

  策马奔腾的云礼谦像是隐约的听见了叶子的呼喊声,他回过头不经意的看见了山头上站着一个娇小的身影,直觉告诉他,那是叶子,原本失落的心情立即就变的万里无云,扬起手中的马鞭,加快了马儿奔跑的速度,一刻都不停留,嘴角抿起一道俊美的弧线,他明白叶子不亲自来送他,是因为不想感受这离别的伤感,他心里暗暗地说着:“叶子,我会记得我们的约定的,你也好加油……”

  云礼谦走后的第五天,叶子也在师父的万般嘱托下,跟着山庄的商队朝着紫云山的大悲寺出发了,刚开始,路途上的新奇还能激起她的好奇心,东看看西望望,倒是高兴的很,可没过几天,她就开始想念师父了。

  此刻已是夜晚,因为走的是山路,没有遇到投宿的客栈,所以大家都是睡在马车里,和她一辆马车的那个人,打呼有些厉害,弄的她失眠又心烦,借着车外的月色,她取出了临走前师父交给她的一封信,说是叫她到了大悲寺在一个人看,可是从不按章出牌的她,如何能等到到了大悲寺才看。趁着众人都睡了,她偷偷的打开了这封信。

  可是当她看完了整封信时,差点没吐血,脸红到了耳根子上,本以为信里都是师父对他的殷切期盼之类的话,可是没想到师父竟然是在给她讲有关女人来葵

  怪诞行为学2:非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