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七十七章 节外生枝(1/2)

加入书签

  叶子很是头疼,真是没有想到她和爹连夜逃跑,竟还是给他找了,心里嘀咕着,“这人怎么老是神行不定的……”

  云礼谦看出叶子心里的疑惑,拍了下她的头,笑着对她说:“想不明白我是怎么找到你们的?”

  “呃……”叶子点头期待着他的答案,但随即又很是紧张的四处张望,“你都能追到我们,那风呢?”

  “放心吧,他不会追来的,而且就算是追也不会是现在这个时候。”云礼谦说到这里时,明亮的眸子忽地暗了下来。

  叶子胸口猛然一紧,心里一下子就急了,“他在宫里出事了?”

  云礼谦淡淡地笑了笑,摇着头,“他是太子,谁能把他怎么样?”说罢,转身朝着外面走去,看着清晨初升的太阳,他舒展了下筋骨,“昨晚上追了你们一宿,可累坏了我。”

  叶子挠头,“你怎么就能猜到我和爹走了这边呢?”

  云礼谦负手而站,对着叶子很是神秘笑了笑,“呵呵,天机不可泄露……”

  叶子皱了眉,佯装冷笑,“我是对你太好了吗?要我动手你才说真话吗?”

  完就见叶子开始挽袖子,一幅要痛扁他的样子,云礼谦忙举手作投降动作,“好了,好了,怕了你,告诉你就是了。”

  “嗯,那你说!”

  叶子心里不得不承认。当看到云礼谦出现在自己面前时。心里是窃喜地。只不过想到金御风对他地威胁。心里又充满了忐忑不安。

  只见云礼谦从衣兜里掏出了个紫檀木做地小匣子。是套合地式样。做地很精细。抽出小小地暗格。只见一只色彩斑斓状似飞蚊地虫子。只是没有尖细地嘴。而是菜籽点那么大地红嘴。细细看着模样倒是可爱。

  “这叫鸳鸯蛊。是我师父早年间从苗疆那里学来地。这蛊。一只雌性。一只雄性。两只蛊其实就是夫妻。当一只不见了。另一只就会循着那特殊地味道追踪过去。苗疆地人就是利用种这蛊地特性。将雌性放在要追踪人地身上。然后雄性就会焦急跟着那味道找过去。直到找到为止。否则绝不罢休。”

  叶子看着他手里漂亮地虫子。真是没有想到那竟是令人听了就头皮发麻地蛊。听了云礼谦地一番解释。不由得眉头紧皱。

  “那你地意思是说。你把雌性地那只放在了我地衣服上……”

  云礼谦摇了摇头。朝着她走来。伸手从她地发带上取下了一只和匣子里差不多地虫子。只是这虫子浑身几乎半透明。呈乳白色。叶子看着。心里嘀咕:“难怪我没有察觉……这颜色竟和我发带差不多……”

  “呃……那就是靠着这蛊给你带路找到我们的?”

  “嗯,连夜赶来啊!”云礼谦还做出诉苦的样子。

  叶子忙拍了下他地手臂,“你少来,不要和我装。告诉我,这虫子你老早就放我身上了?”

  “这倒没有,两只蛊不能分别太久,时间久了,弄不好蛊会因为思念成疾而死掉,分开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天。”

  叶子挠头,“可三天前我和你一起吗?你怎么会想到我会走?”

  云礼谦请戳了下她的脑袋,“是你告诉我你要走地。”

  叶子反手指着自己,“我?”

  “嗯。当然是你,不然我怎么能知道?”云礼谦一脸坦然。

  叶子抓头了,蹙眉问道:“你瞎说,我什么时候对你说过?”

  清晨的阳光透过郁郁葱葱的树林,带着林间的清新洒落在田间,放眼望去田野里升起的薄雾好似镶上了金边,云礼谦的身后就是那一望无边的田野,升腾的雾气如金边的纱在他身后缓缓流动,而他清亮地眸子此刻却愈发的深了。刚才还带笑的眸子。此刻却带着犹豫。

  他低

  宝贝好坏笔趣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