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书友雀居然荒诞同人 叶子辣手摧六霸c(1/2)

加入书签

  作者:雀居然

  叶子噤了噤,森仁是认真的。以暴制暴虽说干净利落得很,但终究不合法度,况且一死对那绝远来说实在太便宜了,不如镣铐加刑,受万民唾骂,再蹲个一百年苦窑更来得解气。养尊处优的人最受不了那种落差,绝对比死还难受。想起早晨那衣服上绣着名字的娃娃,叶子头脑中浮现出她在课堂上吐酸水的模样,不由心痛极了:“可怜的小四哟,姐姐今晚便来救你。”

  猛一抬头,咬牙道:“好!办事也得分轻重缓急,我们就不找什么软柿子了,今晚突击香色菜馆,非铲平了它不可!要保证明天学校食堂和该区菜场恢复正常供应,也让其它几个恶霸知道知道我叶子的雷霆手段,论料理浑人,哼哼,我可是行家。”

  也许是老天眷顾,叶子打定主意首先收拾绝远,恰好切中了餐饮恶势力的七寸,那香色菜馆正是恶霸之中最弱的一份子。经过午后一番勘察走访,叶子了解到,绝远从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最喜欢欺负缺乏反抗能力的人,因此目标就瞄准了中小学生和家里有孩子的市民,控制菜场哄抬价格、以次充好,卖的都是烂菜臭肉,又深入学校食堂,以高价倾销猪食糟粕。孩子和家长实在想吃顿好的,不用说,只有上他那家香色菜馆进行高消费。就算到了外区,其它势力又哪能给人们便宜?

  “根据记录来看,绝远这个人应该还藏有一把快刀,我们国监局前面有两个同事栽在他手里,没把他办掉不说,回来报告还不详不实,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魔法。”叶子深思熟虑,“依我看,咱们开局先放个缓手,等他露出破绽来,就一举拿下他……”

  ……华灯初上,夜晚的香色菜馆乌烟瘴气,丝毫未受国监局督查的影响,照常营业。

  绝远稳坐大班台,肥头摇晃哼着小调,显得胸有成竹。外面来人报告了叶子一行的动向,绝远立刻得知他们将首先冲着自己来,他也丝毫不以为意,随手一按免提:“嘟……丁丑,他们快来了,少爷小姐都找齐了没?”

  “嘿嘿嘿,老板您就放心吧,我特地找了省内最有名的几家夜店,少爷们个个玉树临风,小姐们全部国色天香,绝对契合我们香色菜馆的盛名。”

  绝远满意地点点头:“我就知道你丁丑行事最合我意了,哈哈哈哈,把客人都请到后面去,大堂开始布局!”交代完毕,他又摸出一瓶蓝色药丸,连舔嘴唇,心想等那几个不知好歹的家伙入了套,剩下的少爷小姐可不能浪费了,今晚要来个庄家通吃。另外么,听说那叶子本人也是尤物……想着想着,口水便在桌上汇聚了一滩腥渍。

  叶子所料半点不错,绝远暗藏着一把快刀,就是色字头上的那一把。

  第二节完

  3、色授魂予

  步入香色菜馆那华丽的大堂,叶子三人感觉自己似是走错了地方。这里完全不象个吃饭的地方,眼前灯红酒绿、轻歌曼舞,悠扬音乐飘在耳边,灯火朦胧之中,吃客遍布,一看就知道全是些有钱的主。平民百姓到了这里几乎连一碗粥都喝不起,菜单上全是天价,不过……叶子拿到的菜单却是普通价位,只稍稍偏高了一点而已,看来绝远事先已打过“预防针”了。

  正堂中央摆着一只圆形小舞台,有个穿着露脐装的歌姬在射灯照耀下忘我哼唱着,她背后两名年轻乐师也一身短打,薄薄的体恤透了些许汗水,格外彰显男人气。不光舞台上那一女两男长得美型,菜馆的门童、领位员、服务生、调酒师均长相上佳,各具特色。哪怕就是堂中的客人,一眼望去也全都姿色不凡,男俊女俏。这些美型客分散在店堂里,有的陶醉于舞台歌声中,有的漫不经心吃着东西,再不然就是靠着长吧台喝酒。满场俊男美女,看得叶子直感到鼻腔里火辣辣地,险些喷血。

  回头瞧瞧两名干员,森仁倒还好,依旧神色如常;可可就不对了,进了门之后眼珠子都直了,一会儿望望这个、一会儿瞅瞅那个,脸颊绯红,看上去一副色眯眯的样子,让人怀疑她究竟还记不记得原先来这儿的目的。

  她魂游天外之时,不经意间转了个身,撞在某个端着酒杯的客人身上,故事就此开始……

  “哎呀!”那男人手一抖,一杯上好的鸡尾酒洒了,可可的工作制服则给泼湿了一块。

  “对不起对不起,把美女的衣服都弄脏了。”男人风度翩翩地首先道歉,“都怪我酒杯没拿稳,又挡了你的路。”

  可可喉咙里一阵咕噜,话都说不清楚了,只恨不能把眼球直接钉到对方脸上:“啊不,明明是我……你的酒,没了……”

  绅士无比的男人浅浅一笑,丝毫不以为意:“是我不对……美女,你看这样子好不好,我在大堂后面包了一个单间,有盥洗室和烘干机,咱们去把衣服收拾收拾,免得沾久了洗不掉。”

  “咕嘟……真的……可以吗?”可可激动得两眼放光,叶子一看就知道她沦陷了,这种时候谁也劝不住,只能冷笑地看她被那翩翩俊男一路带走。

  相比之下,森仁可靠多了,听说他向来有禁欲的习惯,自从来到店里,各色美女有意无意从他面前飘过,舞台上的歌姬也频频丢来飞吻,森仁硬是不看一眼。叶子正想叫他放松一些,别这么拘束,却发现这个特种教官面带不快瞪着某个方向。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舞台附近一桌坐着两个高中生打扮的小姑娘,其中一人粉黛扑面,举止泼辣,另一人则安安静静,脸上也没有化妆品。那个浓妆少女似乎正在教训文静女孩,不时骂两句,又拉扯几下,而她的对手动也不敢动,完全就是在被欺负的模样。浓妆少女越骂越来劲,之后竟拉着文静女孩的手臂,硬要拖她去什么地方,不顾对方苦苦哀求。

  森仁看在眼里,终究还是没能忍住,哼了一声:“这些小丫头。”随即便举步而去,不用说,另一个故事也开始了……

  叶子暗叹一声,香色菜馆的老板花样确实多,店里什么样的戏码都有,不刻意提防的话根本无从抵抗。

  饭是顾不得吃了,还是办正事要紧。叶子也不去管可可他们,径自走到长吧台,要了一杯果酒。

  “怎么了?客人好象有心事啊。”调酒师一头短发,西式马甲挺得不见一丝皱纹,脸上带着阳光般的微笑,“喝酒的时候要放松心情,抛开所有烦恼,不然酒会哭的啊。”

  叶子抬了抬眉毛,正想套话,那阳光调酒师却转头招呼别人去了,并不显得有多栈恋。

  身边坐着一个中年男人,虽说大叔了些,但那短短一圈胡渣却道出了一份沧桑美,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男人味,叫人感觉他心中有无数精彩传说。再往边上看,是个打扮时髦的美少年,大大的眼睛,睫毛翘而长,皮肤嫩得就象刚出笼的肉包子,任谁都想扑上去咬一口,然后再好好蹂躏一番。接着又是个带着三分贵族气息的卷发青年,雕塑般俊朗的脸庞,温文尔雅的举止,光芒四射,几乎叫人难以睁开眼睛,对女人来讲,这无疑是个全线杀手。

  再往后看……叶子险些把酒统统喷了出来。

  只见一个肥头大耳的老男人混在美男堆里,长得无比猥琐,浑身上下透着股俗气,将吧台浑然天成的美男风景线瞬时破坏得一干二净。

  “哼!他不是这香色菜馆的老板绝远本人吗?竟恬不知耻地自己出马了。”叶子恶心异常,赶忙把视线移开,狠狠扫视几遍其他美男之后才压下一喉咙酸水。

  “就冲你今天出来吓唬人的份上,我也非要办了你不可。”叶子掏出查办记录,大笔一挥――“菜馆内照明不达标,经营者形象恶劣,来往女客举止不轨,女服务生行为可疑,男客与男服务生甚好……”

  写到一半,从长长的吧台那端滚来一枚硬币,在叶子眼前晃悠了几下,哗啦啦地倒下了。叶子还在惊疑这是搞什么鬼,只听耳边响起一阵掌声,那散发着贵族气的男子长身而起,向叶子走来。

  满脸阳光的调酒师解释道:“滚硬币游戏由来已久,停在这里就代表你是今天的幸运女神,而那位客人会满足你的一切要求,呵呵,恭喜你们两个啦。”叶子瞥一眼酒吧台,果然在这枚硬币之前,台面上已经躺了好几枚相同的硬币,只是大多离自己有段距离。肥头大耳的绝远唉声叹气,想来刚刚也参加了角逐,叶子浑身一阵颤抖,暗自庆幸眼前这枚硬币不是他扔的。

  眼见卷发美男走近,叶子心跳加速,急急捂住鼻端,但热辣的血液已不可自制从指缝中缓缓溢出。男人很体贴地掏出白绢说:“你应该好好冷静一下哟,今晚我可以满足你所有要求,到我的包间来吧,时间还多得很。”

  叶子心想:“完了完了,我已经被狠狠煞到了,可可姐还有森仁教官,你们可千万要一击得手啊,我自己这边恐怕是抵挡不住啦……”一边想,一边被那贵族气的男子牵了手,浑浑噩噩跟着走向了欢乐园,脑中一片空白。

  在她身后,绝远既得意又可惜:“哎呀,刚才我那个硬币再滚久一点就好了,白白便宜了那个装模作样的少爷。不过么,等我拍下那叶子的和激情录像,嘿嘿,也照样有机会一亲芳泽,看你今天还不栽在我手里。”

  叶子一路紧紧依偎着超级帅哥,心如鹿撞,思绪早就不知飘到哪座天堂去了,也不怎么记得要查办香色菜馆的事情。好在可可跟森仁比较争气,在叶子失魂落魄的时候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各自从包间出来,刚巧把叶子和那贵族男截住,也使得叶子瞬间清醒。

  可可嘴角带笑站在走廊中间,那个泼了她一身酒的翩翩少爷抱着她的脚踝苦苦求饶,却被无情地一脚踢开:“叶子,有证据了,香色菜馆内暗藏情色交易,刚刚被我坐实!”

  森仁则神色冷漠地背对着两个高中女生,她们衣衫凌乱,哭泣不止,还不忘搔首弄姿继续行色诱之事。森仁眉毛都不动一下,冷冷制止道:“我是森仁,不近女色,你们改邪归正好好念书吧。叶子,你可以在查办记录上再加一条,教唆未成年少女拍摄地下色情录影,证据确凿。”他手上举着一台不知从哪里拆下来的dv。

  叶子姿势变得极快,一把推开贵族男:“咳咳,好极了!那就不用我出马啦,本来还想露一手的……马上回去启动查封程序。”

  在叶子身后负责监视的丁丑听到这话,脚都吓软了,赶紧屁滚尿流地向绝远进行汇报……

  “什么?他们没中圈套?坏了!没想到那个叶子演技这么好,明明看到她已经魂不守舍了,竟然是装的……”绝远心头一寒,后悔自己小看了三人的工作能力,“丁丑,快!给云礼谦打个电话,请他派打手过来堵人。这次要拼命了!就在我地盘上动手也行,出了问题我负责,绝不能让叶子他们活着回去!”

  第三节完

  4、坏人去死吧

  云礼谦出身黑道,做事向来不计后果,自从转到餐饮行当以后仍然不思进取,连个门面都没有,因此注册店名时就叫做“空中阁楼”,仍然窝在原来的黑社团办公楼里。他每天都强行推销翡翠白玉饭和拔丝蝈蝈饭这种完全不能入口的地下加工食物给盘口内的企业单位,当地白领苦不堪言,又不能说一句他家盒饭的坏话,被随机推销的单位只能当着他家马仔的面全体死忍着吞下肚去,然后乖乖付钱。如果谁敢面露苦色,少不得挨一顿打。

  翡翠白玉饭名字好听,其实就是由发了霉的米翡翠和过期白馒头白玉混在一起烧煮而成。拔丝蝈蝈饭更别提了,硬是拿头发体毛和虫子飞蛾的尸体当菜。云礼谦不喜欢麻烦,只做这两种盒饭,价格还特别贵,就这样一天竟能收入十多万。另外,这些盒饭他自己是从来都不吃的,有一次他的亲爹倒是不小心吃过,之后去医院住了三个月,期间精神崩溃,整天喃喃着说什么“翡翠白玉拔丝蝈……叽哩咕噜噢咦嘻”。

  这会儿,云礼谦听到绝远传来的消息,先是不屑一顾地说:“先别忙把我扯进去,绝老板,我跟你不一样啊,那个女人来了之后我可是送过礼的,这叫先礼后兵。要不然她怎么不来办我先去办你呢?绝老板,我看你一定是什么都没送吧。”

  绝远眼珠一转:“谁说我没送?我可是送了一屋子男色和美女了,礼谦兄弟啊,那女人不吃送礼这套哇。她还说什么下一个就轮到你,讲你那点钱是打发叫花子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