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心的悸动(1/2)

加入书签

  水千里自然是受*若惊,连连点头答应。:3wし

  一天玩乐,晚膳过后,酒足饭饱,宾客渐渐散去,太皇太后协同太后,皇后也回宫了。

  水千里因为太高兴,喝的有点多,被下人扶回寝房休息去了。

  水萦月乃未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这种场合自然不宜久呆,在用过午膳后就离开了。

  刚才还热闹非凡的信阳侯府顿时只留下凤楚歌,君少安和夜天凌三人在酒桌上对饮。

  由于喝酒的关系,君少安脸上微红,没头没脑的突然冒出一句,“夜将军有心上人了?”

  “安王所言何意?我不懂……!”夜天凌笑了笑,一派悠闲自得。

  君少安温和一笑,眨了眨眼睛,故作疑惑道:“难道夜将军不是喜欢水大小姐吗?”

  “咳咳……咳咳……!”一杯酒刚入喉,突然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坐在一边的凤楚歌闻言,眉头不易察觉的皱起,冷眸朝夜天凌扫去。

  察觉到他的变化,君少安挑挑眉,眼底深沉似乎有某种光芒一闪而逝。

  “王爷误会了,绝对误会了!我怎么会喜欢水萦月呢?”夜天凌擦了擦嘴角,感觉到凤楚歌比刀锋还锐利的视线,额头隐隐的开始冒冷哼。

  他敢肯定,君少安肯定是故意的!

  他是在故意挑拨他和凤楚歌之间的兄弟关系。

  这家伙,果然比狐狸还狡猾。

  可是,偏偏某个家伙居然相信了!

  别看凤楚歌平时聪明的跟个人精似的,但是他对于感情方面实在太迟钝了。

  如果换做平时,他铁定马上能看出君少安的目的,偏偏一旦和水萦月有关,他就失去了思考能力。

  看来,水萦月已经成了凤楚歌的软肋。

  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啊!

  “难道不是吗?倘若不是,刚才为何处处维护?本王维护未来岳母大人,乃清理之中。但是夜将军和水大小姐非亲非故,为何也是处处维护!”说到这,君少安突然话锋一转,又道:“也对,水大小姐冰雪聪明,模样娇俏,换做是谁都无法抗拒,也难怪夜将军也对水大小姐情有独钟了!”

  见他如此说,夜天凌也来了劲,毫不留情的笑着反驳,“这么说来,安王也被水大小姐的风姿所吸引?”

  “本王心有所属,自然例外!”君少安倒回答的滴水不漏,在情在理。

  “哦……!”夜天凌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句,尾音拖的老长,半响,才别有深意道:“我一直不知安王原来已经心有所属?来来来,给我们分享一下,是怎么样的天姿国色能俘获咱们安王的心?想必,安王的心上人不止有沉鱼落雁之姿,更是温软聪慧,有一颗七巧玲珑心吧?”

  当听到七窍玲珑心这五个字时,不知为何,君少安的脑海里居然浮现出水萦月的影子。

  当初,他好像用这个词形容过水萦月。

  就在那次落湖的时候……

  至今,他都忘不了当初她那狡黠的眼神,还有那处变不惊的镇定。

  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夜天凌带笑的眼底闪过一丝精光,随即很快掩去,继续道:“怎么?安王是不是想起自己的心上人了?瞧你这眼神,分明是惷心荡漾了?”

  他这是故意岔开话题,也是在套君少安的话。

  刚才面对君少安的话,他总觉得不管怎么回答,都不满意。

  倘若否认,只怕君少安会说他欲盖弥彰。

  倘若承认,他敢保证,他一定会被凤楚歌五马分尸。

  所以,他还是不回答的好。

  至于套话……

  他自然也是想找出君少安的软肋。

  虽然君少安和水萦心有婚约在身,可是他可不认为君少安这种聪明人会看上水萦心那种空有皮囊实际上是一个草包的蠢女人。

  能让君少安动心,他还真想看看是那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夜天凌无意中的一句话,却让君少安笔挺的身子微微一阵,随即温和一笑,处变不惊道:“夜将军说笑了,萦心是本王未过门的妻子,本王心之所属自然是她。”

  凤楚歌毫无温度的双眸扫了君少安一眼,薄唇轻启,冷硬道:“时候不早了,安王是不是也该回去了!”

  “咱们一起!”君少安爽快起身,朝凤楚歌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凤楚歌正欲开口,却被夜天凌按住肩膀,连连应道:“好好好!”说着,一把拽起凤楚歌,率先一步出了侯府。

  三人出了侯府没多远便在一个三岔路口分道扬镳,各自回府。

  凤楚歌站在路口不远处没动,踌躇着该去哪,眼底有着犹豫。

  就在他矛盾时,夜天凌离开的身影去而复返,拉住他就朝原路返回。

  “你干什么?”凤楚歌微微皱眉,眼底燃起一丝薄怒。

  “咱们今天帮了水大小姐这么大的忙,怎么着都要让她亲自感谢咱们一番!走走走,找她陪咱们喝酒去!你看,我连酒都准备好了!”说着,夜天凌故意回头,得意的朝凤楚歌晃了晃手里的酒壶。

  听到回头去找水萦月,凤楚歌冰冷的双眸很明显的闪过一丝期待和欣喜。

  成功捕捉到凤楚歌眼底的情绪,夜天凌得意一笑,拉着他翻过围墙,神不知鬼不觉的直接朝幽然居而去。

  凤楚歌默不作声的被他带着,虽然没有说话,却也没有反对。

  直到两人出现在水萦月的寝房门口,凤楚歌居然有点不知所措起来。

  夜天凌抬手,正欲敲门,却听到水萦月的声音从里面传来,“进来吧!”

  得到邀请,夜天凌直接推开寝房的门,拉着凤楚歌一起走进去。

  寝房内,之间水萦月衣衫完整的躺在贵妃榻上,追星逐月安静的伺候在身边。

  见他们进来,追星便去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茶水。

  夜天凌将手里的酒壶放到一边的桌上,然后自顾的在桌边坐下,接过追星递过来的茶水,喝了一口,笑道:“水大小姐果然聪明,一早就知道我们要来!”

  水萦月抬眸,看着他们,淡定自若道:“你们还是叫我萦月吧,水大小姐听着怪别扭的!”

  夜天凌哈巴一笑,连连点头,一副讨好卖乖的模样,“好好好,萦月……我也觉得水大小姐这个称呼别扭。咱们是朋友嘛……朋友之间自然是不需要客套生分。”

  听到夜天凌的称呼,凤楚歌微微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这次,水萦月成功的捕捉到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光芒,好看的红唇不易察觉的勾起。

  “萦月,今天我们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说,你要怎么感谢我?”夜天凌一改先前的抑郁,十分熟络的和水萦月聊了起来。

  他这个人,本来就是个见面熟,只要见过一面,都像是认识十年八年了,马上就能和别人混熟。

  否则,像凤楚歌这种冷冰冰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和他这么要好。

  水萦月的不搭理已经让他很有挫败感了,现在知道了凤楚歌的心意,他自然是不会错过和水萦月相熟的机会。

  “夜将军想怎么样?”水萦月笑了笑,一改先前的疏离,反倒真的开始把夜天凌当朋友一样对待。

  夜天凌将放在桌上的酒壶献宝似的递到水萦月面前,提议道:“走……咱们到院子里畅饮一番!我还特地带了醉仙楼最出名的清风醉,这可是醉仙楼独家秘酿,味道一绝!”

  凤楚歌怕水萦月不喝酒,皱着眉头替她打圆场,“咱们喝就行了!”

  夜天凌*的笑了,故意朝他眨眨眼睛,打趣道:“呦……这都还没成亲呢,就开始维护了!那要死成亲了,还了得!”

  被他糗的俊脸一阵通红,凤楚歌恼了,“如果你再胡说八道,别怪我不客气!”

  原本他的模样就俊俏,皮肤比女人还白希,完全不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王爷!

  此时的一副羞涩模样加之一袭泛着淡淡光蕴的金色长袍,让他的皮肤显得白里透红,红扑扑的,犹如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