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反击(1/2)

加入书签

  水千里派人将小树林,小树林旁边的悬崖边也检查了三遍,等确定水萦月不会在上面后,便马上派人到悬崖下面去寻找。乐—文

  可是,到了悬崖下面才发现,悬崖下面是一条很急的河流,河流不远处是一个瀑布,瀑布下面的水很深!河很长,一望无际,几乎看不到镜头。

  水千里带着下人顺着河流走了一整天,却依然没有走到镜头。

  见水千里没有回去的准备,管家终于忍不住开口了,“老爷,奴才刚才派人到前面打探过,这条河还很长,也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如果再这样找下去,只怕大小姐没有找到,咱们大家都累死了!”

  水千里抬眸将带来的家丁看了一言难,这才发现他们脸上全是疲惫,有的甚至已经累的坐在了河边。

  “老爷,大家从昨天晚上开始,已经一整天没有吃饭了,甚至连口水都没有喝过!如果再继续这样找下去,只怕,即使找到了大小姐,咱们也没有能力将大小姐带回去!更何况,自己条河这么长,已经整整两天了,如果大小姐真的掉下河,这两天的时间,早不知道被冲到哪去了,咱们这样盲目的找,也不是办法啊!”管家的话说完,见水千里脸色一片阴沉,忙又继续说道:“虽然奴才说的话会让老爷很难受!可是,奴才说的却是实话,与其这样茫无目的的找下去,不如咱们先让大家回去休息,明天再继续沿着这条河找!这样,也不会在没找到大小姐的情况下先把自己累倒了!”

  水千里不语,仔细的将管家的话回味一番,虽然心里仍然不甘心,不愿就这样放弃,可是,看了看众人脸上的疲惫,有的甚至已经饿的开始喝河里的水。经过一番痛苦的心里挣扎,最终还是无奈的点头答应,“今天一天大家都很累了!回府吧!好好休息一个晚上,明天继续沿着这条河找!萦月从小那么可怜,我绝对不会相信老天会对她这么不公平!”

  “是!”听到终于能回府休息,大家马上松了一口气。

  今天,他们是真的累了!从昨晚开始,一直到现在,不止没吃东西,甚至连一口水都没来得及喝!

  如果再这么继续找下去,只怕还没有找到大小姐,他们就会饿死累死了!

  “走吧!大家按原路回去!”就怕水千里会改变注意,管家忙一挥手,带着大家赶紧离开。

  当大家浩浩荡荡的回到侯府时,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幸好他们出门时是骑马来的,否则,以小树林和京城的距离,只怕他们腿子走断都未必回得了京城。

  等回到侯府,用过晚膳,大家纷纷回房休息。

  回到侯府后,水千里并没有马上用膳休息,而是直接去了追星暂住的客房。

  客房外守着两个家丁,追星在看过大夫,服了药之后精神恢复了不少。

  当水千里进来时,她正翘楚期盼的伸长脖子往外面看。当看到水千里后,不等水千里进门,马上跑了出去,“小姐呢?找到小姐没有?”

  水千里不语,只是沮丧的摇摇头。

  见状,追星‘扑通’一声的跪到地上,“老爷,你一定要救救小姐,小姐可是您的亲身女儿啊,你一定不能见死不救啊!”

  水千里弯腰,将她从地上扶起,沉声问道:“你起来,你告诉我,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不是去龙瘾寺吗?为什么好端端的会在路上遇到刺客?”

  想起那天的情景,追星不知不觉红了眼眶,哽咽道:“那天,奴婢和逐月一起陪小姐去龙瘾寺!却没有想到,在经过小树林时,突然遇到二十个蒙面黑衣人!奴婢和逐月会武功,和刺客拼死搏斗!可是,他们人多势众,奴婢们最终还是败了,之后,奴婢受伤昏倒不醒人事!奴婢醒来后的情况昨晚已经对老爷说了!逐月死了,小姐至今下落不明!”

  “你可知道那群黑衣人的身份?”虽然明知道追星知道的可能性很低,可是,水千里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追星摇摇头,“不知道!不过,在京城,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信阳侯府的马车?老爷平时在朝中人缘不过,又没有很大的仇家!即便有仇家,敢在侯府上动土的人却很少!何况,小姐一直养在深闺,从未得罪过任何人!即便是老爷的仇人,也不可能劳师动众派这么多人去对付无关紧要的小姐!所以,奴才也猜不出是何人所谓!”

  追星无意的话,却让水千里眉头深锁。

  不错,他在官场向来出事圆滑,不会去得罪任何人。而水萦月养在深闺,从未得罪过旁人,唯一想置她于死地的人只有上官莲。

  除了上官莲,他还真想不出谁有这么大的胆子,用这么多人去杀一个柔弱的女子。

  追星的眼泪如珍珠般往下落,哭的也更加伤心,“老爷,求你一定要找到小姐,小姐这辈子过的太苦了,好不容易苦尽甘来,奴婢真的不希望小姐又客死异乡,甚至是尸骨无存!”

  追星的话一字一句,全部都说进水千里的心坎。

  想着水萦月前十五年所受的苦,再想想她现在的下场,他的心一阵一阵的揪疼!他现在真的很后悔!早知道会这样,他当初就不应该送她去龙瘾寺了!

  就在水千里万分后悔时,老夫人在上官莲和贴身嬷嬷的搀扶下走了进来。

  老夫人看着面对着自己,跪在水千里面前的追星,不自觉的皱起眉头,“千里,既然她已经死了,那么就没有必要大费周章的去找她!这样的不详人,找来也只会给侯府带来灾难!”

  听到老夫人的声音,水千里的身体整个僵在那,脸色阴沉的恐怖,垂与身侧的双手忍不住紧握成拳。

  老夫人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追星身上,丝毫没发现水千里的变化,一边朝他们走,一边继续说道:“你看看你,为了一个野种,饭也不吃,早朝也不上,一回来就跑到这来,都不知道去看一下为娘!在你心里,我是不是还没有那个野种重要!”

  闻言,水千里的身子晃了晃,眼神变化莫测,晦暗不明。

  老夫人来到水千里面前,看着他低垂的脸,忍不住又继续指责;“昨晚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为什么要那么对媳妇?媳妇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她也是在乎你,这难道也有错吗?反正,不管媳妇做错了什么,她都是最爱你的那个女人!我也绝对不允许你因为一些子虚乌有的事情,而故意耽搁恢复她夫人身份和掌府的事情。按我说,明天就对府中人宣布,把该是她的都还给她。”

  听了老夫人的话,水千里再也无法压抑心里的怒火,猛的抬头,怒目瞪着上官莲和老夫人,几近嘶吼道:“因为爱我?因为爱我,就可以杀死熙儿给我生的女儿么?因为爱我,她就不应该为她犯下的过错承担应有的责任么?爱,不是强迫,不是占有,而是付出!如果她真的爱我,就应该接受我的一切,而不是不择手段的去伤害对于我而言非常重要的人!如果所有人披着爱的名义去伤害别人,那是不是都没错?娘,你为什么那么恨爹?爹当初不也是因为爱那个女人,做了一些伤痕你的事情,所以你才这么恨他吗?如果像你这么说,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恨爹!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爱那个女人不是吗?既然爱是可以被无条件宽恕包容的,那么你为什么还要恨他?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没有放下仇恨?”

  现在的他,实在是太生气了!如果换成以前,他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对自己母亲说话的!

  更何况,他的爹,是他母亲这一辈子最大的伤痛!他几十年来,从来没有在母亲面前提过关于爹任何话题!今天,却将这个伤疤给揭了。

  因为他心里很不舒服,特别不舒服!既然他们口口声声都说爱他,为什么却总是强迫他,逼迫他!尤其是他敬爱了几十年的母亲,一而再再而三的逼他!当初为了她,他舍弃了最心爱的女人怜熙!现在,她又逼他舍弃熙儿给他生的女儿。

  如果在刚才,他的母亲不对他说那样的话,他并不会说什么!可是,他的母亲始终太残忍了!完全不顾他的感受!她难道都不知道,他现在心好像被人撕开一样么!血淋淋的疼!她不止不慰问,不关心,还对他说这样的话!这怎么能不让他奔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