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私定终身?(1/2)

加入书签

  凤楚歌满怀期盼,试探性的问,“你是不是答应跟我走了?”

  水萦月失笑的摇摇头,从他怀中退出来,取笑道:“你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会儿就糊涂了?君少卿是什么人?他既是当今皇帝,也是你最好的兄弟,他会不知道你对我的心意?你觉得,他明知道你喜欢我还会给我和君少安赐婚吗?”

  凤楚歌愣愣的看着她,有一瞬间没反应过来。看小说到网

  看着他那疑惑可爱的模样,水萦月猛的翻了个白眼,忍不住伸出手戳了戳他脑门,“我真是被你打败了!真不知道你这个战神王爷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不会是骗来的吧?”

  凤楚歌摸着被水萦月戳的地方,一本正经道:“这称号是能骗来的吗?”

  作为男人,被一个女人这样戳脑门,不管换谁都会生气!唯独凤楚歌不同,他不止不生气,反而很受用,很喜欢两人之间的这种小互动。

  “呼……!”水萦月这次是彻底无语了,暗自为他的情商和智商着急。

  凤楚歌莫名其妙的看着她,就在他疑惑间,突然响起一阵敲门声。

  水萦月淡淡道:“进来!”

  随着话音落下,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追星缓步走了进来!当看到房间里的凤楚歌时,似乎一点也不意外,而是很冷静道:“小姐,门外来了一位公公,说是奉太皇太后旨意,宣小姐进宫!”

  “进宫?就宣我一人?”水萦月眉头微微皱起。

  自从上次太皇太后寿宴过后,她便从未进宫皇宫!今天为什么突然宣她进皇宫?

  追星点点头,“听说还有老爷,不过老爷早朝后一直都还没有回府,所以就只能暂时先接小姐一人去!步撵已经在门外等候,奴婢给小姐简单的梳洗打扮一下吧!”

  “不用了!”水萦月挥挥手,简单的整理一下褶皱的裙摆。

  凤楚歌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我跟你一起去!”

  水萦月点点头,“嗯!”

  “你去告诉车夫,让他别等了,你们小姐我带去皇宫!一切后果我担着!”凤楚歌一向冰冷的双眸染上一层笑意,淡淡的对追星丢下一句话后,便带着水萦月直接飞身离开幽然居。

  当凤楚歌带着水萦月来到太皇太后慈安宫时,守门的宫人很明显一愣,随即马上反应过来,立刻进去通报。

  慈安宫内,太皇太后坐在主位左侧,右侧坐着皇帝!太皇太后左手下边坐着太后,安王和付太师。

  皇帝右手下边坐着皇后苏萱,上官敏和夜天凌三人。

  大堂正中间还跪着一个男人,男人身形瘦小,低着头,看不清楚真实模样。

  太皇太后坐在上位,当听到宫人的禀告时,也是微微一愣,皱眉道:“楚王也来了?”

  宫人点头,“是的!和侯府大小姐一起来的!”

  闻言,君少安不自觉的拧起眉头,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太皇太后虽然心底疑惑,可是却也没有多问,便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宫人领命,退了出去,不多时凤楚歌和水萦月便并肩走了进来。

  水萦月和凤楚歌同时依次给在场的人行礼。

  君少安坐在那里,看着凤楚歌和水萦月并肩而立,心底翻腾的厉害,眼底的不悦越发浓烈。

  为什么这两个人会在一起?水萦月已经是他的未婚妻了?凤楚歌有什么资格站在他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凤楚歌对水萦月动机不单纯!

  因为最近的凤楚歌实在太反常了?

  他们才敢站定,水千里便火急火燎的从外面赶了进来,连额头上的汗珠都来不及擦,先是给在场的人行礼问安,然后便焦急的问道:“太皇太后,不知道你宣萦月来有何事?”

  今天上了早朝后,他便一直留在皇宫和一些官员商量要事。

  在得知水萦月被宣进宫时,他并没有多在意!可是,听说付太师也来了!他便着急的赶来了。

  他害怕付太师会把对他的仇恨转移到萦月身上。

  太皇太后看了付太师一眼,无奈的耸耸肩,“哀家也不知所谓何事,刚才付太师来见哀家,说是有要事要告诉哀家!并且还让哀家传安王和萦月进宫!哀家也不知道付太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付太师扫了水萦月一眼,不屑的冷哼一声,便问道:“水萦月,老夫问你,你可认识堂下跪着的人?”

  闻言,水萦月和凤楚歌同时朝跪在堂下的男人看去。

  男人低着头,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样子。

  不过,这男人的身形……为什么她觉得好熟悉?好像在哪见过?

  付太师拧眉,吩咐道:“抬起头来,让他们看清楚!”

  跪在堂下的人马上抬头,朝水萦月看去。

  当他抬头的瞬间,水萦月终于彻底的看清楚他的样子,眉头微挑,冷声道:“二雨?”

  见她脱口而出的就喊出男人的名字,付太师得意的挑挑眉,冷笑道:“这么说,你是承认你认识他咯?”

  “认识!”水萦月倒也不避讳,而是直接点头承认。

  既然付太师能将二雨找到这里来,那么证明付太师已经知道了一切水萦月和二雨的事情!倘若她否认,只会让他以为她心虚,与其如此,倒不如大方承认。

  反正,她和这二雨清清白白,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相反,二雨还欠水萦月一条命呢?

  付太师满意的点点头,对着二雨问道:“二雨,你说,你和她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恋人,早在半年前我们就私定终身了!”二雨深情款款的看着水萦月,那温柔的眼神,反复能滴出水来。

  此言一出,堂内瞬间变的异常安静。

  大家均不可思议的看着水萦月,然后又看着二雨,不停的在他们中间打量,想看出他们之间的关系。

  对于大家探索的眼神,水萦月只是不屑的冷哼一声,懒得去表态。

  和水萦月的镇定相比,君少安反而坐不住了,愤怒的一拍椅子扶手,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模样,微怒道:“二雨,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可知道,污蔑官家小姐是大头的大罪!”

  他话音落下,就见太后的手不知何时放在了他是手背上,轻轻的拍了拍,以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暂且静观其变。

  君少安虽然心底不悦,却也还是忍住没有发出来,听了太后的话,静观其变。

  凤楚歌依旧面不改色,丝毫不将二雨放在眼里。

  水千里也是怒不可遏,吼道:“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如果再胡说,污蔑萦月的清白,小心我让人拔了你的舌头。”

  二雨抬着头,尽可能的将自己的样子呈现在水千里面前,“老爷,你难道不认识奴才了吗?奴才是二雨啊?洗衣房打杂的小工!”

  听他这么一说,水千里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他。

  侯府下人众多,作为当家,他不可能每个人都记的清清楚楚,更何况还是洗衣房打杂的小工!

  不过,对于呆在侯府年岁长的下人来说,他还是有些印象的。

  这个二雨好像确实是洗衣房打杂的!他在侯府起码呆了有六七年以上!因为在他脑海里,确实有关于他的记忆,只不过很淡很淡而已。

  水千里看的二雨出神了,脑袋里不停的在搜索有关于他的所有记忆。

  就在这时,响起上官敏凉飕飕的声音,“今天这出戏可就精彩了?堂堂未来的安王妃,居然在此之前和一个这么下作的男人私定终身!真是可笑,倘若传出去,安王府的颜面何存!我看,这门亲生还是作罢吧!免费丢人现眼!”

  闻言,坐在她旁边的苏萱微微皱起眉头,不悦道:“妹妹,话可不能这么说?凡事都讲求真凭实据,不能仅凭一人之言就妄下结论!何况,本宫相信水大小姐,她定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这男人都找到皇宫里来了,还能有假不成?倘若没有这事,就算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在太皇太后和皇上面前去诬陷水大小姐吧!”原本上官敏就和水萦月积怨已深,这次难得这么好的机会,她岂会放过。

  就算水萦月和二雨没什么事,清清白白,她也定要搅出点事来。

  即使伤不了她,也要挥掉她的名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