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0:争风吃醋(1/2)

加入书签

  今天的君少安和往日的很不同,好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以前的他不管多生气,总是能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旁人窥视他的内心。。しw0。

  可是今天不同,今天的他理智正在一点点流失,往日的冷静镇定全部消失了!就像脱缰的野马,根本控制不了了。

  见君少安情绪似乎很激动,水千里也忙开始劝说,“安王,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咱们万事好商量,千万别动气!”

  人都在乎生死的,更何况这关乎侯府一百多个人性命,他怎么能拿那么多人的性命开玩笑。

  水萦月冷笑一声,不屑道:“满门抄斩?安王未免太瞧得起自己了!刚才太皇太后也答应了,既然我不想嫁,便不会勉强我!如果你们逼我,大不了鱼死网破,反正我水萦月这辈子绝对不会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对于水萦月大胆直白的话,虽然在场的人在刚才已经习以为常,可是,还是不由的一惊。

  因为从古至今,没有一个臣女敢以这种口气对王爷说话,更加不会有一个女人敢这么对男人说话。

  一直以来,婚姻大事向来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便他们再不喜欢,再不满意,也只会隐忍听从,绝对不会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公然拒婚。

  可以说,水萦月开创了东凌国先河。

  “你……!”被她的言语激怒,君少安愤怒的举起手,就要去掐她的脖子。

  可是,手还没来得及碰到水萦月就被她一个闪身躲开。凤楚歌顺势而上,横到两人中间,凌厉的掌风毫不犹豫的朝君少安胸口袭去。

  君少安猝不及防,根本来不及闪躲,加之凤楚歌掌风又快又狠,只袭胸口。打的君少安整个人就这样飞了出去,直到撞上墙壁,才顺着墙壁滑坐到地上。

  君少安捂住被打疼的胸口,薄唇动了动,紧接着一口鲜血就这样从嘴巴里喷射而出,“噗……!”

  “啊……!”见他吐血,太后顿时失去了往日的冷静,骇的尖叫一声,忙跑过去去检查他的情况,“安儿,你怎么样?要不要紧,母后给你宣御医!”

  “呃……!”君少安动了动嘴唇,想开口说话,却又喷出一大口血来。

  见他又吐出一大口血来,太后彻底的慌了手脚,忙扯着嗓子对外面伺候的宫人吼道:“来人,快传御医,传御医!”

  “是!”外面的奴才伸着脖子往里面一瞧,当看到里面的情况后,忙低着脑袋跑了。

  太后双眸赤红,怒目看着凤楚歌,“楚王,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对我安儿动手!”

  水萦月面色如常,来到凤楚歌跟前,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小心翼翼的擦着他刚才打君少安的右手,“怎么样?打疼了没有?”

  此话一出,水千里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着!夜天凌只差没从椅子上滑下来。

  太皇太后太阳穴更疼了,闭着眼睛,不停的让春花给自己按摩。

  唉!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呀?真是一团乱啊!

  两个男人,为一个女人大打出手不说!被打的人都吐血了,那个女人居然还关心打人的手疼了没???

  看这情况,君少安是彻底没希望了!

  凤楚歌瘪了瘪嘴,一脸委屈,“疼……!”

  见他还来劲了,水萦月忍不住白了他一眼,“活该!”

  凤楚歌低下头,额头抵着她的额头,可怜兮兮道:“吹吹……!”

  听了他的话,水萦月果然低下头,小心翼翼的给他吹手。

  见他们两人旁若无人的亲热,夜天凌忍不住打个寒颤,鸡皮疙瘩掉满地,“恶……!喂,我说你们两个人,要亲热到别出去,这里还有人呢?你还让不让我孤家寡人活了?我看你们这是存心恶心我,恶心的我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水千里站在一边,看他们卿卿我我的样子,虽然感到欣慰,可是还是觉得挺不好意思,难为情的轻咳两声以示提醒。

  君少安靠在墙上,看着凤楚歌和水萦月,突然觉得刺眼极了。

  他活了二十年,第一次爱上一个女人,却没想到居然是这个下场。

  他自认风度翩翩,温文尔雅,却还不及那座冰山?

  思及此,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真气突然逆袭,在胸腔四处乱串。

  只听到‘噗……’的一声,君少安又吐出好大一口血来。

  在血喷出的同时,他的身体再也支撑不住,顿感眼前一黑,双眸一闭,就这样昏了过去。

  “安儿!”太后惊呼一声,忙扶住他瘫软下来的身体。

  见君少安昏了过去,太皇太后这才发觉到事态的严重性,忙对着伺候的宫人吩咐道:“来人,快将安王扶到哀家寝宫去,去把御医院所有的御医都给找来!”

  “是!”随着太皇太后一声令下,大堂内马上忙开了。

  有的抬着君少安往太皇太后寝宫而去,有的去请御医,一时之间,大堂内乱成一锅粥。

  君少安被抬走,太皇太后马上尾随而去,太后跟在后面,在经过水萦月身边时,恶狠狠的瞪了水萦月一眼,眼底杀机浮现。

  随着太皇太后和太后的离去,闹哄哄的大堂慢慢陷入沉静。

  见凤楚歌和水萦月的手还紧紧的握在一起,夜天凌一溜烟的从椅子上起身,酸溜溜的说道:“话说,你们能放开了么?就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两人感情好一样,有事没事卿卿我我的给谁看!哼!”。

  闻言,水萦月不止没放开凤楚歌,反而握的更紧,甚至还故意在夜天凌跟前晃了一圈,“怎么?不服气?不服气去找一个!”

  “我赞同!”经过刚才的事情之后,凤楚歌心情大好,脸上不止有笑容了,居然还知道开玩笑了。

  看到他如沐春风的样子,夜天凌忍不住摇摇头,“啧啧啧……!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