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生不如死的处罚(1/2)

加入书签

  “凤楚歌……!”水萦月狡黠一笑,拉着凤楚歌的衣袖,将他往下拉了拉,然后踮起脚尖,将耳朵凑到他耳边,小声的嘀咕起来。乐-文-

  一边说,一边嘴角止不住的笑起来。

  “我也正有此意!”对于水萦月的提议,凤楚歌不止不反对,还连连点头符合。

  事实上,他从刚才出现到现在,之所以不发飙,也没下命令如何处置君少安,也是因为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刚才君少安说,娶不到水萦月,生不如死,与其看着他们卿卿我我,倒不如死了痛快。

  既然如此,那么他怎么能让他轻易的死去!

  看着他们交头接耳,在场的人均是感觉莫名其妙!尤其是太后,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就怕凤楚歌会真的血洗安王府。

  注意得到凤楚歌认可,水萦月笑了笑,故意清了清喉咙,道:“本来,今天之事,我和凤楚歌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即使不血洗安王府,也亲手杀了君少安以泄心头之恨!不过……念在这么多人替他求情的份上,我们就既往不咎,饶他一命。”

  听了她的话,太后还没来得及松口气,水萦月突然话锋一转,“不过……!”

  闻言,太后的一颗心又提升了几分,双手紧张的绞着手帕,目不转睛的盯着水萦月,看看她到底有什么要求。

  水萦月面色突然一凛,厉声道:“不过,我和凤楚歌有个要求!如果不能满足我们这个要求,那么我们马上将安王府夷为平地!”

  看着水萦月的模样,太后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什么要求?”

  水萦月一本正经道:“皇上必须下一道圣旨,让君少安和水萦心马上成亲,并且在有生之年,都不许纳妾,一生一世,只能有水萦心这一个女人!倘若他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或者是有任何*的话传出来,马上抄了安王府,砍了他脑袋!”

  “嘶……!”听了水萦月的话,在场的男人均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女人则暗自鼓掌叫好。

  这样的要求,对于男人而已,简直比要了他们的命还难受。

  试问,哪个男人不是三妻四妾,妻妾成群,就算再伉俪情深的夫妻,都会有几个侍妾!穷一点的男人,即使无法养活几个老婆,也会偶尔的到*寻花问柳。

  *是男人天性,如果连这都失去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更何况,君少安身份贵重,贵为王爷。哪个王爷不是妻妾成群?就说现在吧!王府里就有好几个侍妾!

  如果这规矩定了,那府中的几位妾侍怎么办?这个要求,未免也太毒了吧?

  在大家均为君少安掬一把同情之泪时,水萦心却是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纳闷的看着水萦月,似乎不相信自己刚才所听到的。

  水萦月刚才说什么?让君少安这辈子只能有她这一个女人?

  这怎么可能?虽然她爱君少安爱的连命都可以不要!可是,在嫁给君少安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和别的女人分享心爱男人的准备!

  她从来没有奢望过做君少安的唯一。

  现在,水萦月居然提出这样的要求?为什么?她那么讨好自己,怎么可能会突然帮她?

  就在水萦心万分不解时,君少安果断的开口拒绝,“不可能!即使杀了我,我也不会娶水萦心!此生更不会只有她一个女人!”

  闻言,太后脸色乍变,“安王……!”

  君少安看了太后一眼,依然态度坚决,“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娶水萦心!”

  水萦月挑眉,转个身,风轻云淡道:“凤楚歌,那你就用你的楚家军血洗安王府吧!”

  闻言,凤楚歌抬手,轻轻一挥,“楚家军听令……血……!”

  就怕凤楚歌的命令一下,整个安王府便会血流成河,不待凤楚歌的话说完,太后忙开口,“等等……等等……让哀家劝劝他……今天之事,确实是安王有错在先,你们的要求也不过分!哀家一定会让安王答应的!”

  凤楚歌朝水萦月看去,征求她的意见。

  水萦月轻轻的点点头,表示答应。

  凤楚歌这才将手放下,等待结果。

  太后微微松了口气,走到君少安跟前,小声道:“安王,哀家以太后的身份命令你,你必须答应楚王的要求!否则……哀家就永远不认你这个儿子!”

  君少安好看的薄唇抿了抿,一沉默表示抗议。

  太后心一沉,咬牙切齿道:“你是不是要哀家是在你面前你才答应?”

  君少安依然不语。

  见他态度坚决,求死心切,太后的心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狠狠捏住,难受极了。

  见威胁不行,太后无奈的叹口气,只得放低声音,以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小声道:“安儿,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留着命,什么都还有希望!”语毕,然后动了动嘴唇,以唇语又道:“只要有一天,你君临天下当了皇帝,今天的圣旨自然作废!到时候,天下女人任你挑选,别说水萦月了,就是整个京城的女人都是你的!”

  君少安双眸微沉,看着太后的唇形一动一动的!虽然没有声音,他却看懂了。

  因为两人之间特殊的母子关系,很多话,都不能让旁人听到!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他和母后就形成了这种默契,有些话,不需要说,动动嘴,他就能明白意思。

  虽然他不想娶水萦心,成王败寇,愿意一死!可是,他心里确实很不甘心。

  凭什么?凭什么他一腔感情却被水萦月弃之如敝屐,凭什么没有皇室血统的凤楚歌能在安王府耀武扬威,还敢放下豪言,血洗安王府?凭什么所有的人都站在凤楚歌那边,没有一个人替他着想?还敢以他的性命威胁他,让他娶水萦心!

  今天的屈辱,若如不报,他死都不甘心。

  母后说的对,成大事不拘小节,只要他君临天下,就算用绑的,他也要将水萦月绑在身边,并且告诉她,只辈子,只有他君少安才配得上她。

  当了皇帝,就再也没有人能威胁他!今日誓言不攻自破,他还怕什么?

  这样一向,君少安的心思豁然开朗!

  不再像刚才那么坚决,语气稍软,道:“我答应你们的要求,今生今世只娶水萦心,不会再碰别的女人,看别的女人一眼!府中的姬妾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驱逐出府!”

  简短的话,得到的却是不同的反应。

  水萦月虽然没料到他会这么快想通答应,却也还是满意的点点头。

  凤楚歌的表情依旧一成不变,没有过多的情绪波动。

  夜天凌和君少卿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禁在心里纳闷,君少安怎么就突然想通了?

  太皇太后毕竟曾经的皱起眉头,眼底有莫名光芒闪烁。

  太后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悬挂的心终于彻底的落定。

  水萦心也不哭了,虽然眼睛仍然红肿的厉害,却也没了眼泪。

  早在刚才,水萦月说话时,她就停止了哭泣,眼泪渐渐被风吹干了。

  在君少安说出承诺时,她的内心是狂喜的。

  虽然她知道君少安不爱她,可是,只要能留在这个男人身边就行!更何况,这个男人此生都不会娶别的女人,只有她一个。

  思及此,先前的委屈和悲伤一扫而空,转而被无边无际的喜悦所取代。

  见事情落定,君少卿忙道:“好了好了,既然安王答应了,稍后朕便下一道圣旨!今天的事情就算是过去了,大家以后谁也不要再提了!”

  凤楚歌牵起水萦月的手,柔声道:“萦月,我带你走!”

  “嗯!”水萦月点点头,和凤楚歌一起离开安王府,翻身上了侯在门外的白毛。

  见凤楚歌就这样轻易的离开了,夜天凌无奈的摇摇头,“唉!早知道事情这样轻而易举的解决了,我屁颠屁颠的赶来干嘛!真是的!”

  君少卿白了他一眼,“更重要的事,你把我拉来干什么?一点小事都办不好,还敢把我也拉进来!”

  夜天凌也君少卿随便惯了,也忘记了场合,直接道:“凤楚歌发起火来,比阎王都还要恐怖!还说我,你不也被吓死了?”

  “走啦!咱们再不走,就赶不上凤楚歌那边的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