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血海深仇(1/2)

加入书签

  可惜,待她找到太师府时,管家居然偷偷的说夜天凌在府中,当即她便知道事情不好了,无奈之下,她只得相处杀人灭口这招来。看小说到网

  只要掳走苏萱和君少卿的刺客被杀了,那么就不会供出她来!

  有了这个想法,她便马上调集上官家培养在宫中培养的御林军,找到这里,在刺客被伏之后,马上冲进来杀了他们。

  索性她来的快,如果晚一步,只怕她现在就不能这么安稳的站在这里了。

  就在上官敏咬牙切齿,恨不得将水萦月千刀万剐之际,君少卿不耐烦的声音从马车里响起,“起驾!”

  命令一下,上官敏便被贴身丫鬟扶上马车,养车稳稳的朝小树林行驶而去。

  “你们照顾好小姐!”凤楚歌对着追星逐月郑重其事的吩咐一句,然后才转身离开。

  待君少卿众人离开后,破庙外面便只剩下水萦月,追星逐月和猎狗的主人四人。

  水萦月拿出一千俩银票给了猎狗主人,道完谢后,便带着追星逐月离开了。

  君少卿找到了,城门自然而然的打开,戒严也取消了,家家户户该干嘛干嘛!

  在凤楚歌入宫之前,便派人去太师府通知夜天凌,将他一起叫进宫。

  御书房内,君少卿坐在书桌后面,凤楚歌和夜天凌在他下手各坐一方。

  在回到皇宫后,君少卿特地回寝宫好好的梳洗一番,身上的狼狈不在,衣服也重新换过,改头换面之后,又变回了往日高高在上的天子。

  君少卿坐在书桌后面稍稍沉默片刻,方开口道:“凤楚歌,马上就到四国祭了!”

  凤楚歌不语,沉静如水的双眸没有任何波澜。

  夜天凌道:“今年是不是在北燕国举行?”

  “嗯!”君少卿点点头,然后又道:“凤楚歌,今年四国祭,你和夜天凌去吧!至于选什么人随行,你们自己看着办!”

  闻言,夜天凌转头看向凤楚歌,“凤楚歌,你有什么想法?”

  “去!”凤楚歌没有看他,只是简短的吐出一个字。

  君少卿看着他,无奈的叹口气,温声劝道:“凤楚歌,你知道朕心里的想法的!朕也知道,等了十六年,你也是时候该完成心愿了!但是,凡事量力而为,切不可拿性命去拼。你别忘了,家里还有一位*等你回来!”

  以前,凤楚歌说要报仇,他和夜天凌拼命阻止。他们就是怕凤楚歌被仇恨冲昏头脑,在无能顺利报仇的情况下,会拿命去搏,最后不惜和仇人同归于尽!

  但是这次不同,这次凤楚歌有了心爱的女人,娶了妻子,这样,他的心里就有了寄托!

  为了水萦月,他们相信,凤楚歌一定会有分寸,量力而为。

  “我知道!”凤楚歌依然面无表情,让人看不出真实情绪。

  夜天凌看向君少卿,“皇上,如果我和凤楚歌都走了,安王和付太师那边怎么办?你应付的来吗?”

  君少卿笑道:“安王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上官家经过昨晚我和皇后被掳走之事暂时也不敢有动作。所以,你们大可以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我想也是!你都不知道,刚才付太师急的满头大汗,差点没别我给气的昏过去!他这个老狐狸,老歼巨猾的,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着急!这么点老鼠胆,也成不了大事!咱们根本就不需要把他们放在眼里!”夜天凌笑着说。

  想起刚才的情景,他到现在都觉得好笑。

  认识付太师这么多年,还真的是第一次看到他慌了手脚。

  夜天凌转念一向,突然又道:“只不过,上官敏却是个让人头疼的人!他一心想对付皇后,这个女人一日不除,皇后的处境便很危险!现在,她还不知道皇上对皇后的心意,如果哪天被她给看出来了,还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止来!”

  其实,君少卿对苏萱的心,虽然极力隐藏,努力的不被发现,但是,只要有心,还是能看出蛛丝马迹的。

  他就说,越漂亮的女人越没脑子!

  上官敏长的那么美,却是个睁眼瞎,到现在都没发现君少卿对苏萱的心,反而以为自己很得盛*。

  说到底,她不过就是君少卿的棋子,替苏萱当掉宫中其他女人攻击的棋子。

  君少卿点点头,信誓旦旦道:“你们放心,我不会让萱儿有事的,如果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来,那我也没有这个资格坐这个皇位!”

  “嗯!”夜天凌点点头,对于君少卿的能力,他还是相信的。

  君少卿看向凤楚歌,话锋陡转,问道:“凤楚歌,你有什么周详的计划没有?”

  凤楚歌薄唇紧抿,双眸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他不回答,夜天凌忙替他开口,“放心吧,既然开始动手,那自然是有把握!北燕国那边我们早就已经安排妥当,我们只需等一个好的时机就行!”

  “好!有你们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不管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八百里加急的告诉我!如果需要人手,直接跟我说,只要不动国本就行!”君少卿说着。

  其实,他和凤楚歌是兄弟,不惜一切,哪怕要他的命,他也应该替兄弟报仇。

  可是,他毕竟是皇帝,皇帝有皇帝的难处,他可以为兄弟拼命,却没有权利让不相干的人牺牲。

  所以,他也只能在不撼动国本的情况下帮凤楚歌。

  “我知道!”凤楚歌终于开口,虽然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但是心里还是感觉很温暖的。

  夜天凌和君少卿永远是他生死相交的好兄弟,他们对他的好和帮助他清楚,也很感激。

  只不过,他这人不善于表达。但是他们的好,他都记在心里。

  夜天凌站起身,将君少卿拉到书桌前面,“来来来,咱们好好的商量一下,看看到北燕国该如何行事!”

  君少卿点点头,让宫人给他们各自换了一杯茶说,然后和他们慢慢的商讨去北燕国报仇的大计。

  另一边,从破庙回来,水萦月便直接带着追星逐月回了王府,倒在*上便呼呼大睡。

  今天实在太累了,她从来不知道她也有如此贪睡的时候,整个人像散架一样,如果不赶快补眠,她真怕自己会长黑眼圈。

  她在一睡便睡了很久,直到凤楚歌回府时,她还躺在*上睡的香甜。

  凤楚歌轻轻的推开门,慢慢的走到*边,当看到水萦月熟睡的小脸时,冰冷的双眸渐渐变的柔软,在*边坐下,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小脸。

  可能是闻到他身上熟悉的气息,一向警觉性很高的水萦月并没有苏醒,反而扬起嘴角,动了动身子,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看她睡的这么熟,凤楚歌实在不忍心吵醒她,但是让他离开,他也舍不得!最后索性脱了外衣,翻身上/*,在她身边躺下,长臂将她圈入怀中,让她的小脸靠着自己的胸口,下巴抵着她的头。都三年了,感情一点进展都没有!

  哪像他,和萦月相识才几个月,就抱的美人归了。

  在他鄙视君少卿的同时,全然忘记了今天之所以能抱的美人归,并非是他有本事,而是全靠兄弟夜天凌和君少卿的帮忙,而苏萱并非水萦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