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病态美人(1/2)

加入书签

  听这他这样说,水萦月更加心酸!

  水萦月吸吸鼻子,心疼道:“不说了,咱们歇息吧!你放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的!”

  凤楚歌将头从她怀里退了出来,站起身,碰住她的小脸,轻轻的吻了吻她湿润的眼眸,欣慰道:“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就是娶了你!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白头偕老的!”

  “嗯!”水萦月点点头,柔声道:“别想了,咱们歇息吧!一切有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在你身边陪着你!”

  “嗯!”凤楚歌深深的看了水萦月一眼,牵起她的手,带着她一起上·*睡觉。% し

  翌日,当水萦月起*时,凤楚歌已经起*梳洗妥当,并且替她端了洗脸水来伺候她梳洗。

  “要你堂堂楚王伺候我梳洗,我怎么好意思呢?”虽然如此说,水萦月还是来到洗脸架旁边,接过已经被他打湿的汗巾将小脸仔细的擦了一遍。

  看着水萦月鬓边被汗巾打湿的发丝,凤楚歌伸出手,将她湿了的发丝挽到耳后,说道:“不想你总是跟在我身后伺候我,本来我是想让你恢复女儿身的!只不过,恢复女儿身后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有很多地方你也不能这样光明正大的和我一起去!所以,还是只能选委屈你几天!”

  水萦月将他的手按到自己的小脸上,无所谓道:“没事,我又不是那种娇滴滴要人保护的女人!再说,做你随侍很轻松啊,什么都不用干,只要跟着你就行了!”

  看着她灿烂的笑脸,凤楚歌面色渐渐变的柔和,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发自内心道:“有你真好!”

  “行了,时间不早了,马上就要进宫了,咱们好好的准备一下吧!”虽然很享受凤楚歌说甜言蜜语的时刻,不过水萦月也知道,现在不是说这的时候。

  今天要到北燕国皇宫进宫面圣,第一次面见北燕国皇帝,不能失礼的。

  “好!”凤楚歌笑着应了一声,然后便拿出一件衣服伺候水萦月换上。

  待两人忙活妥当后,房间的门也在这一刻被敲响了。

  凤楚歌应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开,夜天凌打着哈欠,懒洋洋的走了进来!

  那睡眼惺忪的样子,一看就没睡醒的样子。

  夜天凌看了他们一眼,又大大的打了一个哈欠,“你们弄好了没?咱们出发吧!秦子墨已经派人在行宫外面候着了!”

  “走吧!”凤楚歌点点头,牵着水萦月出了门。

  为了不引人注意,出了东院后,凤楚歌便放开水萦月的手,和她保持一小段距离,让她跟在自己身后。

  待他们走到行宫门口时,秦子墨已经坐在一批棕色的骏马上,和他一起的并不是北燕国公主秦慕华,而是昨天给他们献舞的金牡丹。

  金牡丹坐在马背上,看到凤楚歌出来,日光初现,在他身上投射出一道白色光影,将他的身形照的更加挺拔,五官更加分明的展现在金牡丹面前。

  当看到他的样子后,金牡丹双眸很明显的一亮,眼底闪过一丝惊喜。

  昨天,他一直低着头,她看的并不真切,今日她终于彻底的看清楚他的样子了!

  原来,他不止不老,还长的如斯俊美。

  英挺的剑眉,高蜓的鼻梁,冷酷的脸部线条,俊美的容颜让天地为之失色,如同诗画一般,让人一见便再也移不开眼。

  哪怕是像慕容雪痕和纳兰末央那种绝美的男子,和他站在一块,也顿时黯然失色。

  如果不是他那挺拔的身姿,他肯定会以为他是一个女人,一个比她还美上几分的女人。

  如今,看了他的样子,让她更加坚定了得到他的决心。

  秦子墨坐在马背上,双手抱拳,铿锵有力的说道:“楚王,夜将军,宁王,二皇子,本宫为你们准备了马车,父皇已经在宫里设宴,请你们随本宫一起进宫!”

  慕容雪痕,纳兰末央,纳兰云焕依次上了马车。

  夜天凌往自己马车的位置走了几步,见凤楚歌止步不前,又停了下来,看了水萦月一眼,说道:“你跟我们一起上马车吧!随身伺候我和楚王!”

  “是!”水萦月应了一声,凤楚歌这才走到自己的马车前面,身手矫健的上了马车。

  马车平稳的行驶在马路上。

  凤楚歌沉默不语的坐在马车里,夜天凌看了他一眼,无奈的叹口气,朝水萦月投去一个无可奈何的眼神。

  水萦月坐在凤楚歌身边,将手放到他的双手上。

  感觉到水萦月手心的温度,凤楚歌朝她看去,当看到她温暖如春的笑容时,心里一暖,心里的阴霾渐渐淡去。

  三人一路沉默无语,直到马车在宫门口停了下来,水萦月才道:“十六年都等了,不在乎再多等几年!记住,你不止一个人,你还有我,有夜天凌和君少卿!”

  “你放心,我知道的!”听了水萦月这话,凤楚歌反而忍不住笑了。

  这种话,夜天凌和君少卿曾经给他说过不少,但是效果都没有水萦月说的来的好。

  昨天,当走进北燕国时,他的心情确实很沉闷,恨不得马上手刃仇人。

  但是,今天站在仇人的宫门口,想着马上就能见到仇人了,他的心情反而异常平静。

  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善于隐忍和隐藏的人,这十六年来都能隐藏的滴水不漏,那么今天这么重要的时刻,他怎么可能会让自己暴露在仇人面前。

  “我知道你有分寸的!”水萦月朝他一笑,首先起身跳下马车,然后掀开车帘,伺候夜天凌和凤楚歌下来。

  秦子墨站在众人前面,十分老练道:“本国规矩,宫内一律不得行驶马车,所以麻烦各位跟本宫步行入宫,顺便欣赏一下我北燕国皇宫的景致!”

  金牡丹道:“有什么不懂或者疑惑的地方你们可以问我,如果是我知道的,我一定会一五一十的给你们解答的!”

  众人看着金牡丹如花般娇艳的笑脸,忙拼命的点点头。

  “请!”秦子墨朝众人做出一个请的姿势,待众人进了宫门后,这才快步跟上,于凤楚歌,慕容雪痕,纳兰末央,纳兰云焕,夜天凌并行朝宫里走去。

  水萦月跟在凤楚歌身后,一边走,一边打量北燕国皇宫。

  虽然他们两百是红墙,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巷子,但是抬头朝两边里面看,还是能看到巍峨耸立的北燕国皇宫。

  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檀香木雕刻而成的飞檐上凤凰展翅欲飞,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整体而言,北燕国皇宫很豪华,但是较之东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