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借机试探(1/2)

加入书签

  闻言,水萦月想笑,却又不得不忍住。可是,忍着又觉得难受,干脆低下头偷偷的笑,肩膀也因此不停的抽搐。

  这个夜天凌,还真是个得理不饶人的家伙!今天金成雍带他来,别说的打探凤楚歌的情况了?只怕不被夜天凌气死已经算是万幸了!

  对付金成雍这个老狐狸,也就夜天凌这办法最好最直接!

  反正永远是一副笑脸,对方发火,他也能故意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来!这让金成雍有火都发不出来。

  “够了……!”听夜天凌*女子前,*女子后的,金成雍气的站起身,险些没将眼前的桌子给掀了。

  这十几年来,他身居高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哪个见了他不是阿谀奉承,溜须拍马,早就养成了他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性格!

  如果换成以前,他才懒得去看凤楚歌和夜天凌一眼!今天,如果不是为了打探一下凤楚歌的情况,他何必请他们入府!

  他万万没想到,情况没打探到,他反倒被夜天凌差点气的半死。

  见金成雍气的恨不得活剥了他的样子,夜天凌咧嘴一笑,笑道:“丞相别生气,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会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

  “夜将军,说话应该有个度,开玩笑也一样!本官希望夜将军适可而止,否则,本官只得请夜将军离开!”金成雍也不是善男信女,也不会轻易的让夜天凌一句话就给唬住。

  尽管金成雍如此说,夜天凌也不轻易妥协,反而说道:“丞相大人别生气,虽然本将军刚才在开玩笑,不过本将军向来不喜欢身边有人陪着!更何况,凤楚歌也已经有了妻子,如果今天这事传入我大嫂耳中,肯定会影响他们之间的夫妻感情!再说,我和凤楚歌又不是*之人,不需要特地找两个女人陪我们!我看丞相还是请大小姐和二小姐离开吧!或者,给他们两人再另外看座,别和我们坐一起!大家都自在!”

  金成雍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勉强将翻江倒海的怒火压住,沉声对着门外吩咐道:“来人,给大小姐和二小姐另外看座!”

  “是!”门外的下人应了一声,忙给金云箩和金牡丹各自准备好了座位。

  看着金牡丹和金云箩坐到了另外一张桌子后面,夜天凌笑道:“这样就好了嘛!他们也舒服,咱们也自在!”

  金成雍瞪了他一眼,不想再和他说话!他怕再和他说下去,他会被他活生生的给气死。

  金牡丹坐在凤楚歌旁边的一张桌子后面,气的双眸喷火,贝齿紧咬下唇,放在桌下的双手死死的绞着绣帕,仿佛硬生生的要将绣帕给撕的粉碎。

  “咳咳……咳咳……!”金云箩捂着嘴唇,难受的咳嗽起来。

  和金牡丹的愤怒相比,金云箩很快就恢复正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连眼神也看着很温和!好像对于夜天凌刚才的话一点也不在意。

  “上菜!”随着金成雍一声令下,下人鱼贯而入,将早就准备好的饭菜端了上来,整齐摆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

  金成雍举着酒杯,对着凤楚歌和夜天凌道:“楚王,夜将军,本相先敬你们一杯,多谢你们赏光,我丞相府正是蓬荜生辉!”

  “金相哪里话,你贵为一国之相,能请我们,应该是我们觉得荣幸才对!来来来,咱们喝一杯!”夜天凌举杯,示意性的敬了一下,然后便将酒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夜天凌一番讨好之言马上让金成雍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哈哈大笑两声,得意道:“来来来,夜将军不要客气,今天咱们只管吃,只管喝!一定要尽兴,如果喝的太晚也没关系,如果不嫌弃,可以在我丞相府歇息一个晚上!我丞相府别的不多,就客房最多。”

  “有金相这句话就行了!”夜天凌咧嘴一笑,又朝凤楚歌道:“凤楚歌,你也别拘束了,咱们好好吃,好好喝,今晚就歇在相府算了,反正这离行宫也远,回去麻烦!”

  凤楚歌抿了抿薄唇,神色不变,默默的吃菜喝酒。

  金云箩看向水萦月,突然说道:“这位小哥,咳咳……!你既然是楚王的随侍,想必肚子也饿了,要不你也坐下一起吃吧!”

  金云箩话语一出,夜天凌和凤楚歌同时朝水萦月看去。

  凤楚歌眼底带着莹莹笑意,更多的是关心和心疼还有内疚。

  刚才是他太大意了,忘记让她用过早膳再出门!

  现在他和夜天凌坐在这里吃吃喝喝的,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朋友看着。

  水萦月脸上挂着客套的笑,恭敬而谦卑道:“奴才谢皇妃娘娘的关心!主子没用完膳哪有我们下人用膳的道理,奴才在这里伺候就好了!”说话的同时,看了凤楚歌一眼,虽然没说话,只是匆匆一瞥,但是足够让凤楚歌安心。

  “奴才也是人,是人就要吃东西!你如果怕你主子怪罪的话,我老给你们主子说!”语毕,金云箩朝凤楚歌看去,浅笑道:“楚王,你看看,咱们都在吃,就他一个人站在旁边看着,要不就让他坐下和我们一起吃吧!就当楚王卖我一个面子好了!”说完,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原本苍白的小脸因为咳嗽显得越发的苍白,连嘴唇都不见一丝血色。

  凤楚歌顺着金云箩的话说道:“既然大小姐开口了,那么你就在我身边坐下吧!如果你饿坏了,谁伺候我!”

  “是!”既然凤楚歌开口了,水萦月自然不好再推托,只得在凤楚歌身边坐了下来。

  虽然坐下了,却也不敢动筷,只是低着头坐在那不出声。

  凤楚歌在心底叹口气,将几个水萦月喜欢吃的菜夹到碗中,然后推倒她面前,“你吃吧!别饿坏了!”

  水萦月抬眸,清亮的双眸别有深意的看了凤楚歌一眼,虽然没开口,却也是乖乖的吃着凤楚歌夹的菜。

  将凤楚歌的动作尽收眼底,虽然这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不管换谁做,大家都不觉得奇怪,唯独这个人是凤楚歌,那么就不得不让在场的人大跌眼镜。

  凤楚歌是谁?杀人不眨眼的战神王爷!平时连他的一句话都听不到,更别说想能看到他如此温柔的一面了!

  如果夜天凌不是知道那个人是水萦月,只怕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尤其是金牡丹,险些咬碎了一口银牙。

  金云箩倒是一点也不生气,微微一笑,轻咳两声,细声细语的说道:“想不到一向沉默寡言的楚王对自己的下人这么好?不止让他同席,更亲自给他夹菜!楚王对一个下人都如此好,想必对楚王妃一定更好吧?”

  凤楚歌抿了抿唇,没有回答,而是低头继续用膳。

  凤楚歌这个反应不管换了哪个女人,只怕都会觉得羞愤难当。可是金云箩却只是笑了笑,一脸的不以为意。

  “夜将军,不知楚王可有兄弟姐妹?”金成雍坐在一边,凭着刚才的几句对话,已经对凤楚歌的性格了解的七七八八!他知道从凤楚歌嘴巴里肯定撬不出什么话来,只得将主意打到夜天凌身上。

  “金相这话是什么意思?”夜天凌挑挑眉,暗想,这只老狐狸终于坐不住了,开始套话了!

  “本相也没有其他的意思!夜将军也看到了,小女牡丹今年已经十五了,自今待字闺中,北燕国那么多青年才俊,她硬是一个都看不上,偏偏看上了楚王!只不过,楚王又已经有了王妃!所以本相想,不知楚王可有兄弟?倘若有的话,本相原因将小女许配给楚王的弟兄!不知夜将军意下如何?”金成雍面带微笑,说的一脸坦荡。

  听了他的话,坐在凤楚歌身边的金牡丹惊的站起身,怒道:“爹……你在说什么呀?”

  她跟爹说过,她看上了凤楚歌,什么时候说过要交给凤楚歌的兄弟了?她金牡丹,要配世间最好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就是凤楚歌。除了他,她谁也看不上!

  虽然凤楚歌已经娶妻,她也不在乎!她可以做平妻!她相信,凭她的魅力,总有一天能把凤楚歌据为己有!

  金成雍脸色一沉,“牡丹,坐下!客人面前,你这样成何体统!”

  “爹……!”金牡丹不依的跺跺脚,小脸气的通红。

  “坐下,连爹的话你都不听了吗?”见金牡丹不听自己的话,金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