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通敌叛国(1/2)

加入书签

  见夜天凌不接信封,小桃焦急道:“大小姐说,有要事和夜将军相商,无论如何也请夜将军一定要去!”

  夜天凌咧嘴一笑,将信封从小桃手里抽了出来,“美人相邀,我怎么好意思不赏脸!你去跟你们大小姐说,我夜某一定准时赴约!”

  闻言,小桃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奴婢告退!”

  躲在旁边的秦慕华将夜天凌的话一字不落的全部都听在耳里!气的她贝齿紧咬下唇,好端端的一不嘴唇硬生生的给咬破了。樂文小说|

  该死的夜天凌,果然不是好东西!什么叫美人相邀不好意思不赏脸!她看,他就是一个大*,是个女人就来者不拒!真是气死她了!枉费她找了这么久!

  秦慕华气的想掉头离开,可是双脚就像生根一样,站在原地无法动弹。

  夜天凌将信拆开,看了信上面的内容后,咧嘴一笑,然后重新叠好,小心翼翼的放到胸口的衣服里。

  看着夜天凌那小心翼翼如若珍宝的样子,秦慕华气的吐血,双手扣着门板,差点没扣出一个洞来。

  好像完全没感觉到秦慕华的存在,夜天凌大跨步的朝外面走去。

  出门时还妥妥当当的,结果出了门之后,完全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没走一步,总会四处张望一番,等确定周围没人后,再继续前进。偶尔的,感觉到前面有训练的侍卫,忙躲起来,直到确定人走远,自己没被发现,才又出来继续走。

  秦慕华原本想离开,可是双脚却不由自主的跟着他走。

  为了不被夜天凌发现,还刻意保持距离。

  尽管跟的很小心,走到一半却还是跟丢了,等抬头去找时,前面哪还有夜天凌的人影。

  秦慕华气的跺跺脚,从暗处走了出来,抬眸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现在已经站在了一个大院子里。

  她四下看了看,却发现这个院子她并不熟悉,甚至是陌生,来丞相府这么多次,她从来没有进过这个院子!

  “真是奇怪,这是哪里?”秦慕华心里纳闷,不停的四处张望,正在她疑惑时,一个身影突然从眼前闪过,快的她都来不及看清就在前面转角处消失了!

  秦慕华不容多想,忙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等她跟上时,前面哪还有人!只有一间房,房间里漆黑一片。

  难道说他们这对狗男女在里面?

  当这个想法闪过脑海,秦慕华根本来不及去细想,妒忌已经取代理智,直接推门进去了。

  只见房间里有一个书桌,书桌后面有一大排书柜,书柜上面放着各色各样的书籍,在书柜右边不远处,有一扇门,秦慕华来到门前,推开门,门里依然漆黑一片,只有一张小歇的*榻!

  难道我看花眼了?

  秦慕华疑惑的退了出来,将门关上,正准备离开书房时,一阵风吹过,书桌火盆里的一片没有烧尽的纸屑被吹到了脚边。

  秦慕华原本是不打算理会的,只是低头瞥了一眼!却看到了让她心惊的四个字,一国之君……!

  看到这四个字,她的脚好像生根了一样,怎么都无法移动分毫。

  一国之君……

  一个臣子,私下里议论一国之君,还将信烧毁?这意味这什么?意味着这封信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说,金丞相对北燕国起了叛逆之心?

  当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秦慕华不容多想,忙跑到火盆那里,蹲下身再找出一些什么,里面却是一堆灰烬,什么也找不到。

  无奈之下,她只得站起身,在书柜上,书桌上面找!

  可惜,一番寻找下来,仍然一无所获。

  失望之余,只得来到刚才的纸屑旁边蹲下身,将纸屑捡起,小心翼翼的放入怀中!当她正要起身时,眼角余光看到书桌的桌脚下面压着一片同样未烧尽的小纸屑!

  秦慕华欣喜的来到书桌旁边,将纸屑从桌脚下面抽了出来,只见上面写着‘取而代之’四个字!‘之’字最下面的一脚已经被烧去了一半。

  一国之君,取而代之……!

  光是这八个字,就足以让秦慕华久久无法回神!

  看了这八个字,就算她再傻,也知道这里面代表了什么!

  看来,金丞相确实背叛了父皇,对父皇有了异心。

  思及此,秦慕华不敢多呆,忙将在桌脚下面抽出的纸屑放到怀中,和刚才的纸屑放在一起。然后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当她刚走出书房门口,迎面便和金云箩对上了!

  “公主……!”看到秦慕华,金云箩很显然是吃了一惊!

  而秦慕华对于金云箩的出现丝毫都意外,反而是一脸鄙夷道:“就你呀?夜天凌呢?他去哪了?当缩头乌龟去了?”

  金云箩咳嗽两声,细声问道:“咳咳……公主殿下,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慕华挑挑眉,冷冷的说道:“你管我为什么在这里?这是北燕国,我父皇的国土,不管什么地方都是我秦家的,我想去哪就去哪,谁都无权过问!”

  被秦慕华一阵呛,金云箩也不生气,反而很温和的笑了,“公主殿下,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皇嫂?作为嫂子,关心你,慰问你一下也没错吧!”

  “嫂子?我大皇兄已经死了,如果你真是我嫂子,就应该到地府去陪她,而不是站在这里跟我说你是我嫂子!”秦慕华不屑的冷哼一声,怎么看金云箩怎么不顺眼!

  这个女人,就是喜欢装,故意装的楚楚可怜的样子,其实一肚子坏水!

  她最讨厌的就是这种人!表里不一,暗箭伤人!有本事就明刀明抢的来,光明磊落,就算是输了,也输的坦荡!

  金云箩笑道:“公主,死者已矣,你皇兄死了,他一定希望我幸福,而不是去黄泉陪他!为了能让他走的安心,我只能好好的活下去!”

  秦慕华的厌恶全部都摆在脸上,金云箩怎么会看不出来!不过,她也不会和她去计较,人家是公主,她没有必要!

  “巧舌如簧,你也就是这张嘴!当初我皇兄就是被你这副假象和嘴巴给迷惑了!哼……!”秦慕华冷哼一声,不想和她继续说下去,步下书房的台阶就准备离开。

  可惜,在经过金云箩跟前时,被金云箩伸手拦住,“公主……!”

  秦慕华挑眉,“干什么?你难道还想扣下我,不让我走不成?”

  金云箩抬眸看了秦慕华背后门上方的牌匾一眼,笑道:“不知公主殿下到我父亲的书房干什么?这可是相府的禁地?除了我爹爹之外,所有人依律不得入内!”

  秦慕华不以为意道:“我进都进了?你就说你想怎么着吧?杀了我?还是囚禁我?”

  这是秦慕华有生以来第一次刷无奈!反正她料准金云箩不敢将她怎么样!

  她有武功保身,金云箩打不过她!如果金云箩将事情闹大,惊动了丞相府的侍卫,她更加不怕!她乃堂堂公主,那些侍卫能把她怎么样?就算真的把她囚禁了,事情闹的那么大,就算金成雍再怎么封口,这消息总会传到父皇母后口中!

  所以,不管结果如何,她都不怕!

  金云箩微微低着头,低声道:“我不敢!只不过请公主注意了,以后不能进的地方还是不要随便乱进。幸好这里没有人看守,倘若有侍卫看守,而公主又乱闯,侍卫一不小心伤了公主,那我丞相府可就玩死难辞其咎了!”

  秦慕华斜睨了她一眼,阴阳怪气的说道:“不敢最好!我就怕有些人,自持是两朝元老,权倾朝野,就得意忘象,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了!”语毕,也懒得和金云箩浪费时间,直接越过她离开了。

  金云箩也不再拦着她,而是放任她离开。

  直到她离开,金云箩才转身,看着她消失的地方发呆。

  这里是书房,相府禁地,除了爹爹外,所有人一律不得入内!这个地方明明有很多侍卫看守的?为什么现在一个侍卫都看不到?她这样明目张胆的走进来都没有人拦一下?

  这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总觉得今晚的事好像是有预谋一样?

  原本她在寝房睡的好好的,突然一个人从窗口丢进来一封信,她打开信,信上面说有要事和她商量,关乎金家死生存亡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