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自作自受(1/2)

加入书签

  凤楚歌低眸将名单上面的名字一目十行的看了一遍,点点头,又将名单递回到夜天凌面前,“毁掉吧!如果让人发现这个名单就不好了!会害了玉璃的!”

  “嗯!”夜天凌点点头,拿出随身携带的火折子,当着两人的面将名单烧的干干净净。

  “行了,你回去好好休息吧!养精蓄锐,我们东凌国绝对不能输!即使输了,也决定不能让北燕国赢!”凤楚歌向来野心不大,从来不做能力范围之外的事,也不喜欢强求!所以,对于这次四国祭,他会尽最大权力,但是如果劲力了还输,那么他也无话可说。

  “好!我走了!”夜天凌点点头,站起身离开了。

  待他离开后,水萦月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结果,水还没入吼,房间的门又被推开了!

  凤楚歌看着又出现的夜天凌,挑挑眉,冷冷的看着他。

  夜天凌可怜兮兮的看着凤楚歌,“这是我的房间,我出去了,我能去哪?”

  凤楚歌嘴角抽了抽,这才发觉自己居然做了一件蠢事。

  水萦月继续河水,幽幽的开口:“原来你还记得这是你的房间,我还以为你要去找慕华呢!”

  闻言,夜天凌的俊脸比苦瓜还苦,“好端端的,你总提她干什么!她都说了,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以后就别提她了!提她闹心!”

  水萦月挑眉,“为什么不提?她是我在北燕国唯一的朋友,你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不能提?怎么?提她你内疚了?”

  被水萦月问的一时哑然,夜天凌嘴巴动了动,想说些什么,可是却始终无法想出一个合适的话来,索性挥挥手,烦躁道:“哎呀,让你别提就别提啦!你在凤楚歌面前想怎么提怎么提,就是别当着我的面提就好了!这中刁蛮公主,我敬而远之!”

  水萦月将手里的茶杯放到桌上,故意说道:“行,人家是刁蛮公主,你不稀罕,有的是人稀罕!反正,等过了四国祭,你回你的东凌国,她嫁她的西齐国,你们一个东,一个西,这辈子想见面也是不可能了!”

  “她会嫁纳兰云焕?开玩笑吧?”别的话夜天凌直接忽略,脑袋里回绕的全都是‘她嫁她的西齐国’这句话。

  这个女人,那天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不要嫁给纳兰云焕吗?这次怎么妥协了?

  水萦月白了他一眼!说他对人家秦慕华没好感,打死她她也不相信!

  因为在遇到秦慕华的事情上,他真的是一点脑子也没有。

  刚才她当着白玉璃的面可是说的清清楚楚,她十多天没有秦慕华的消息了,真不知道他听到哪去了?既然她十多天没有秦慕华的消息,那又怎么会知道秦慕华要嫁到西齐国!刚才其实她也就是随口一说,故意试探一下他的口风。

  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就是对人家秦慕华有特殊感情,可是就是死鸭子嘴硬,不肯承认!

  现在不承认,有他后悔的时候。

  夜天凌当局者迷,想不明白的事情凤楚歌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凤楚歌懒得再听下去,直接牵起水萦月的手,“月儿,我们走吧!他就是牛皮灯笼,不点不亮!现在让他得瑟,以后有他哭的时候!”语毕,牵着水萦月就离开了。

  这回水萦月没有再回头看夜天凌。

  在她看来,夜天凌就是活该!人家一个女孩子对你表白,你不喜欢就行了,还那样伤害人家,简直是欠抽!

  那样伤害一个女孩子,就让他吃吃苦头也好。

  “喂……你们把话说清楚啊?什么叫我是牛皮灯笼……!”看着凤楚歌和水萦月离开的背影,夜天凌喊了两声,可是那两人却是铁了心一样,不管他怎么喊,他们都没有回头,就这样离开了。

  “什么嘛……!”夜天凌失神的跌坐在凳子上,手拐放在桌面上,双手撑着下巴,一副郁闷至极的样子。

  他心里明明已经有人了好不好?为什么秦慕华时不时的喜欢在他脑海里蹦达两下?

  那种刁蛮公主,才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喜欢的是像水萦月这样聪慧的女人好吗?可是,为什么……这又是为什么?

  自从秦慕华向他表白后,他就乱套了!思绪全乱了。

  好不容易他用了四天的时间把她从脑海里挥去,今天又被水萦月的一番话给挑了起来。

  他们到底还想不想他活啊!

  越往下想,夜天凌便越是郁闷,一张俊脸皱成一团,简直比苦瓜还苦。

  这个夜晚,夜天凌又是*未免。

  第二天,天未亮四国祭便开始了!当水萦月和凤楚歌看到夜天凌什么。

  是道歉,还是接受她的感情!或者,答应娶她。

  就在夜天凌十分紧张,紧张的甚至脑子开始混乱时,秦慕华已经近在咫尺。

  他笑了笑,正准备主动打招呼,可是秦慕华却在他前面的水萦月面前停了下来。

  秦慕华笑颜如花的站在水萦月面前,和水萦月打招呼,“月姐姐,你来了!”

  “慕华……!”水萦月看了秦慕华一眼,以眼神示意她说话小心点,千万别暴露了她的身份。

  秦慕华嘟起嘴唇,不好意思的捎了捎脑袋,“不好意思,我给忘记了!”

  “你这十几天过的好不好?”水萦月仔细的端详秦慕华笑米米的小脸,没有从她脸上看出一丝一毫的伪装,仿佛她的笑全部都发自内心,一点也不勉强。

  秦慕华摸了摸自己的小脸,高兴道:“我很好啊!你看看我,精神好,心情好,没有哪不好的呀!”

  “嗯!确实挺好的!”水萦月点点头,回过头看了身后的夜天凌一眼。

  当看到夜天凌嘴角僵着的笑容时,她只觉得心里一阵畅快,暗自骂了他一声活该。

  人家对他表白时,他那样伤害人家!现在看到人家不搭理他了,过的这么好,他心里又难受了!

  作吧!她看,夜天凌不把自己作死也不会罢休!

  “月姐姐,走,我和你们一起,我父皇母后老没趣了,我们十几天没见,我有好多话要对你说呢!”秦慕华故意压低声音,将声音说的很小,就怕泄漏了水萦月的身份。

  如果在行宫,她肯定直接拉着水萦月就走!

  可是在这里,她必须得注意行为举止!如果让人看到她亲昵的拉着一个小厮到处走,他父皇母后一气之下还不知道会对月姐姐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呢!

  水萦月朝北燕国皇帝皇后看去,“你父皇母后同意吗?”

  秦慕华骄傲的抬着头,“他们有什么不愿意的!现在,他们什么都依我!就怕惹我不高兴,我后悔!”

  水萦月很敏感的抓到她的病语,忙问道:“什么后悔?你答应他们了?”

  秦慕华很大方的点点头,“答应了!反正女人总是要嫁的,嫁谁不是嫁!”

  “那……!”水萦月还想说些什么,却被秦慕华直接打断了,“行了,月姐姐,咱们就不说这些了!咱们在一起要聊些开心的事,就别提扫兴的事了!”

  水萦月皱着眉头,担忧的看了秦慕华一眼,见她脸上没有任何异样,在心里无奈的叹口气。

  “走吧!”秦慕华招招手,很显然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水萦月和凤楚歌对视一眼,和秦慕华朝东凌国的地方走去。

  看着秦慕华离开的背影,夜天凌是彻底愣住了!他……他这算什么?彻底成透明的了?从头到尾,秦慕华看都没看他一眼。

  十几天前,这个女人还信誓旦旦的喜欢他,要嫁给他!这才十几天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