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弄巧成拙(1/2)

加入书签

  气的他恨不得直接上去把纳兰云焕给剁了。

  见夜天凌气的眼红脖子粗的,水萦月附身到凤楚歌耳边,小声问,“他们在说些什么?夜天凌为什么这么生气?”

  凤楚歌斜睨了夜天凌一眼,淡淡道:“纳兰云焕在*秦慕华呢?他当然生气!”

  “他这是活该!”水萦月瞪了夜天凌一眼,又站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

  场中,秦慕华气的小脸通红,咬牙切齿道:“不管是哪个妹妹,总之我不是你妹妹!”

  对于纳兰云唤的厚脸皮秦慕华简直是无语到极点,秦慕华也懒得和他啰嗦,直接挥舞着长鞭朝他攻击过去。

  纳兰云焕轻轻松松躲开她的攻击,一边闪过,一边还不忘记继续*,“慕华妹妹,你放心,你马上就要是我娘子了,我一定会让着你的!”

  “手下败将,我会需要你让,笑话!”秦慕华冷哼一声,脸上是毫不遮掩的讽刺。

  原本,她想着,既然她答应嫁给他,那么以后就安安分分的和他过日子,虽然做不到恩爱情深,但是也应该相敬如宾。

  只是她没有想到纳兰云焕是如此厚颜无耻之人,让她简直是忍无可忍。

  秦慕华招招狠毒,步步紧逼,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纳兰云焕虽然自幼习武,但是由于身份高贵,加之身骄肉贵,每次学一会儿就喊累,所以他在武功造诣方面只算一般,和自幼勤学苦练的秦慕华相比很快便落入下风。

  “慕华妹妹……!”纳兰云焕没料到秦慕华会和上次一样,招招狠毒,一点也没有因为他们即将成亲的关系而手下留情,顿时有点心焦起来。

  “纳兰云焕,你这个卑鄙小人,想我嫁给你,门都没有!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你!”看着纳兰云焕在自己长鞭下狼狈闪躲,秦慕华更加不屑。话音落下,手里的攻击更加猛烈。

  自幼养尊处优的纳兰云焕哪里是秦慕华的对手,不多时便败下阵来,身上全部都是大小不一的鞭痕。

  这场比试,看的周围的人连连叫好,就连纳兰末央也觉得秦慕华乃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打的好!打的好!”尤其是夜天凌,看着秦慕华一鞭接着一鞭的朝纳兰云焕招呼,他心里别提多痛快了。

  水萦月白了他一眼,小声道:“他们两人相杀,你心里是不是挺痛快的!”

  夜天凌依然笑的灿烂,很理所当然道:“这是当然!她本来就不应该嫁给纳兰云焕,那就是个好吃懒做,自以为是的小人!”

  水萦月忍不住又翻了一白眼,倾身至凤楚歌身边,小声道:“凤楚歌,看不出来,秦慕华原来还是个高手?以前和她过招时还真没看出来!”

  “她自幼习武,又对武功情有独钟,在武功造诣方面自然不弱!现在她不过十四来岁,假以时日,说不定能胜过我们在场所有人!反之纳兰云焕,不管是文学还是武功方面,西齐国皇帝从小给他请的是西齐国最好的师父,但是他的心思全部都用在妒忌纳兰末央身上了,所以学到的东西连他师父的一程都没有!他们两人相比,他肯定不是秦慕华的对手!”凤楚歌一边看着场中的情况,一边给水萦月解说。

  也只有在对着水萦月时,他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说话。

  水萦月瘪瘪嘴,“既然没那个本事,那他上场干什么?专门负责丢人现眼吗?”

  凤楚歌挑挑眉,“有些人,不比试一下,怎么知道自己的真实实力?往年纳兰云焕从来不出息四国祭的,今年估计是看秦慕华公主在场,所以想在秦慕华面前表现一下,没想到反而弄巧成拙了!”

  水萦月看了场中伤痕累累的纳兰云焕一眼,眼底有着深深的同情。

  唉!就凭他这个样子,还想争夺西齐国皇位,简直是痴人说梦!光看纳兰末央昨天的表现,再看看他今天的表现,简直是天壤之别!来参加四国祭的肯定有西齐国皇帝的心腹。等西齐国皇帝知道了四国祭的情况,肯定会活生生气死。而皇位只怕也与纳兰云焕此生无缘了。

  场中,纳兰云焕伤痕累累的躺在地上,气愤的看着罪魁祸首秦慕华。

  秦慕华手里拿着长鞭,高高的俯视着纳兰云焕,眼底是*裸毫不掩饰的轻蔑和讽刺。

  纳兰末央看见自家皇兄狼狈的样子,忙从座位上站起身,跑到场中,将倒在地上的纳兰云焕扶起来,一边检查他的情况,一边关心的问道:“皇兄,你怎么样了?伤的重吗?要不要请御医?”

  纳兰云焕气愤的甩开纳兰末央的手,一脸怒容的看着秦慕华,“你……你为何下狠手?”

  秦慕华挑挑眉,皮笑肉不笑的讽刺道:“今天是四国祭,你以为过家家呢?不下狠手,怎么能分出高低?”

  “你……!”纳兰云焕气急,眼底燃烧着浓浓火焰。

  此时,北燕国皇帝和皇后也从座位上赶了过来,虽然不敢光明正大的给纳兰云焕道歉,却也还是当着他的面好好的指责了秦慕华一通,“慕华,你实在是太过份了?这不过是场比试,赢了就行,你何必下这么重的手?”

  表面上虽然如此说,但是北燕国皇帝心里其实还是挺高兴的。

  昨天,北燕国输给了西齐国纳兰末央,今天赢了,也总算是扳回一城。

  但是,纳兰云焕以后是慕华的丈夫,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下的。

  秦慕华扫了纳兰云焕一眼,不以为意道:“我哪知道他这么不堪一击!刚才只用了我五成功夫,如果用了十成,他现在哪还有命说话!”

  “你……!”北燕国皇帝语塞,别说是打了,就是骂她一句他也舍不得啊。

  北燕国皇后忙道:“大皇子,慕华从小就被我们*坏了,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可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北燕国皇帝话音落下,场上马上响起一阵唏嘘声,“切……哪有这样的?赢了的还给输的赔礼道歉,这还比个什么?没意思!”

  “比赛场上刀剑无眼,受伤正常的很,有什么可道歉的!”

  “大皇子这是技不如人,公主乃女中豪杰!”

  “……!”

  听着大家的议论声,纳兰云焕一张脸涨的通红,气的直接甩袖离开。

  “皇兄……!”纳兰末央忙快步跟了上去。

  纳兰云焕走了,北燕国皇帝压低声音,诉道:“慕华,你实在是太胡闹了?你知不知道,他可是你未来的丈夫!”

  “就凭他?我秦慕华嫁猪嫁狗也不会嫁给他!”秦慕华冷哼一声,不再看北燕国皇帝一眼,掉头离开。

  看着秦慕华离开的背影,北燕国皇帝半响忘记了反应。

  北燕国皇后最先反应过来,忙喊了一声,“慕华……!”

  秦慕华置若罔闻,直接离开了会场。

  “皇上……!”北燕国皇帝轻轻推了推皇帝的胳膊,皇帝猛然回神,和皇后对视一眼,忙朝秦慕华追去。

  第一次西齐国对北燕国的武试以秦子墨最后取胜。

  秦慕华打败了大皇子纳兰云焕之后,一路横扫,最后输在了纳兰末央之手。

  秦慕华输了之后,便又秦子墨上场,两人直接对决。

  纳兰末央虽然有西齐国智囊之称,武功造诣方面也很高,但是也秦子墨相比,还是稍逊一筹,最后两人对决,以半招输给了秦子墨。

  而北燕国招揽的那些武功高手,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从头到尾就坐在场中观赛。

  西齐国和北燕国的胜负已分,接着便是东凌国对南傲国。

  凤楚歌此次带的文官居多,武将也就他和夜天凌两人!所以,在比赛开始,夜天凌就直接上场。

  慕容雪痕则是吩咐南傲国今年的武状元出场。

  夜天凌虽然平时玩世不恭,但是在比赛时可是一点也不敢马虎。

  结果毫无疑问,南傲国的对手悉数全部败在夜天凌手上,最后终于轮到慕容雪痕出场。

  夜天凌一番恶战下来,依旧面不改色,气息平稳,丝毫看不出恶战的迹象。

  夜天凌立于比赛台上,面带微笑的看着慕容雪痕,“宁王,咱们又见面了!”

  此见面非彼见面,虽然夜天凌说的隐晦,但是慕容雪痕却听明白了。

  慕容雪痕挑眉,邪魅道:“是啊!咱们有三年没见面了!今天正好让本王见识见识夜将军这三年来的进步!”

  “也让本将军看看宁王现在的本事!”夜天凌微微一笑,朝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