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挑拨离间(1/2)

加入书签

  “夜天凌……”随着秦慕华的一声惊呼,夜天凌顿感眼前一黑,身子一软,趴在桌上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中。

  “夜天凌,夜天凌……”看着趴在桌上一动不动的人,秦慕华急的眼泪都出来了心里焦急,却又不敢动他,只得对着门外大喊,“来人,来人,快点去请御医,你们都干什么去了快点去请御医”

  “是”门外的人不敢有片刻耽误,忙跑着去请御医了。

  秦慕华看了一眼被挪在一起的两个玉碗,心里气愤,懊恼,自责,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她根本不知道是药汁出了问题还是蜜饯有问题,所有一切,只能等御医来了再说

  秦慕华等着等着,好像突然记起什么,忙又对着门外道:“去把楚王身边的那个随侍找来快点去”

  “是”外面又有人应了一声,然后是小跑步的声音。

  正在观看feng楚歌和慕容雪痕对决的水萦月听到被秦慕华派来的小丫头的禀告,微微一愣,忙小声吩咐道:“此事先不要让楚王知道,你先带我去行宫”

  “是”小丫头点点头,领着水萦月离开。

  临离开前,水萦月深深的看了和慕容雪痕打的难分难解的feng楚歌,虽然担心,却也不敢有片刻耽误,忙尾随小丫头的而去。

  不多时,御医和水萦月便同时出现在房间里。

  刚进门,水萦月便闻到浓浓的血腥味,然后便看到夜天凌趴在桌上昏迷不醒,眉头一拧,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秦慕华扶着夜天凌的胳膊,哽咽的回答道:“他……他中毒了……被人暗算了”

  御医忙开口道:“快扶他到上躺好微臣给他检查一下”

  水萦月和秦慕华合力将昏迷不醒的夜天凌扶到榻上平躺好。

  御医在榻旁边的圆瞪上坐下,仔细的给夜天凌把脉,然后又翻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再用手指沾了一点他嘴角残留的血迹放到鼻下闻了闻。

  等确定了血迹里面沾着的毒药后,御医才说道:“是鹤,到底是药汁有问题,还是蜜饯有问题?好端端的,是什么人要下毒害他?”此时,秦慕华已经完全乱了方寸,思绪一片混料,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水萦月摇摇头,若有所思道:“很难说夜天凌是东凌国的大将军,他死了,对其余三国都有好处,所以,任何人都有可能想杀他”

  水萦月一边说,一边想着,虽然嘴巴上这样说,但是真正让她怀疑的只有一人。

  “不……绝对不会是我父皇皇兄现在是在北燕国境内,如果夜天凌出事,和我北燕国脱不了,我父皇皇兄不会做这么愚蠢的事情的”闻言,秦慕华拼命的摇着小脑袋,虽然她嘴巴上这样说,可是在内心深处她却比希望是自己的父皇和皇兄。

  她不想夜天凌和她的家人有任何冲突

  水萦月忙拉住她的收,安慰道:“你先别急,我只是说有可能一切等夜天凌醒过来再说,我们现在不要打乱了大夫的思绪,让他给夜天凌专心施针”

  “嗯”秦慕华看了一眼依旧躺在上,双眸紧闭,脸色苍白的夜天凌一眼,不管心里有多少疑问,也只得暂时压住。她现在什么都不求,只希望夜天凌能醒过来,平安无事的度过这关。

  水萦月沉默不语,和秦慕华一起站在房间里等待里。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御医给夜天凌施完针后,不仅夜天凌一身汗,连大夫也是满头大汗,里衣都全部湿透了。

  御医用手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针收拾妥当,对着秦慕华说道:“公主,微臣已经将夜天凌体内的鹤,直接拿出一根银针在药丸里试了一下,将银针拿到秦慕华面前给她看见银针没有变黑,秦慕华这才点点头,挥手让御医离开,而自己则坐在边,一点点,一点点的将药喂到夜天凌的嘴巴里。

  当苦涩的药入吼,昏迷中的夜天凌马上痛苦的皱起眉头,那模样,就好像喝的是毒药,别提多难受了。

  不过,他皱眉归皱眉,却没有反抗,还是乖乖的将一碗药喝的干干净净。

  等夜天凌的身子擦干净了,药也喝完了,秦慕华这才记起房间里还有一个水萦月,想起自己刚才的样子,顿时羞的小脸通红。

  当她转过身朝水萦月看去时,却见水萦月正低声和御医说些什么

  秦慕华看着御医,问道:“你怎么还没走”

  “微臣告退”水萦月和御医正巧说完话,便朝秦慕华行了一礼,转身离开了。

  水萦月明知故问道:“这个御医不是刚才给夜天凌看伤的那个?”

  秦慕华点点头,直言道:“嗯我不知道到底是药汁出了问题还是蜜饯出了问题,所以就换了个御医”

  “嗯你这么做是对的”水萦月点点头,又继续说道:“我刚才问过御医了,也把两个玉碗拿给他看了他说,先前的药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蜜饯上面装蜜饯的玉碗里有鹤顶红的味道。这蜜饯是谁准备的?”

  秦慕华嘴唇张了张,正准备说话,却在说话当口所有的话都卡在喉咙里了。

  水萦月皱眉,“怎么?你不知道?”

  秦慕华抿了抿唇,惭愧的低下头,“我……我刚才也就是随口吩咐外面伺候的小丫鬟去准备的蜜饯这里伺候的丫鬟这么多,我也就没有留意”

  水萦月又问,“那你记得她的样子吗?”

  秦慕华很仔细的想了想,可是,她绞尽脑子也相比起刚才那个小丫鬟的长相,只得失望的摇摇头,“我不记得了,她刚才一直都低着头,我也没有想到她会在蜜饯上面下毒,所以根本就没仔细去看她”

  “难道夜天凌也没发现吗?”水萦月眉头皱的更紧。

  如果说秦慕华阅历浅,很多事情都发现不了,那还情有可原可是夜天凌不同,夜天凌从小混迹江湖,后来虽然拜了feng楚歌的师父为师,却也是很早就和feng楚歌出来从军凭他的阅历,怎么可能会发现不了那个小丫鬟有问题?

  被水萦月这么一说,秦慕华这才记起先前那个下丫鬟进来送蜜饯时,夜天凌确实盯着她瞧了一会儿不过她当时没想到是那个小丫鬟有问题,只以为那丫鬟漂亮,所以夜天凌才会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瞧她当时生气,将他的脑袋扭过来不让他看了。

  早知道这样,她当时就不那么小心眼了结果把夜天凌害成这样了

  见秦慕华小脸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水萦月疑惑的问道:“你有什么事是不能和我说的?”

  “呃……其实,刚开始夜天凌是盯着那个小丫头瞧了一会儿,只不过,我当时,当时以为他是觉得那丫鬟漂亮所以才盯着别人看我不知道……我……”说到这里,秦慕华一张小脸几乎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