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引起怀疑(1/2)

加入书签

  北燕国皇帝还没来得及做决定,慕容雪痕凉飕飕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皇上,你最好好是派人进去看看,不止太子殿下,楚王和他的随侍也还没有出来太子殿下出事没什么,如果楚王出事,东凌国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以北燕国现在的兵力,肯定不是东凌国的对手”

  闻言,北燕国皇帝顿时气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一肚子的火却无处发泄。篮色,

  在这时,一个御林军打扮的人物突然跑进凉亭,附身至北燕国皇帝耳边低语了几句,只见北燕国皇帝脸色大变,忙颤抖着声音吩咐道:“来人,快点进去找楚王和太子殿下,还有楚王身边个随侍往往西边找”

  “是”在场的御林军领命,来不及批一件斗笠,直接穿着湿漉漉的衣服到马房骑马,翻身上去,飞一般的朝树林奔去。

  夜天凌坐在椅子上,在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都在凤楚歌和秦子墨身上时,他的脸色微微沉了沉,带笑的双眸里闪过一丝阴霾。

  “我的子墨可千万不能有事啊,他一定不能有事”看着离去的人,北燕国皇后双手合十,不停的对天祈祷。

  此时此刻,她所有的思绪全部都在儿子秦子墨身上,除了秦子墨,她根本无暇再去想别人,甚至是凤楚歌。

  “骄阳,你放心,子墨不会出事的这个围场他熟悉的很,算雨势再大,他也不会迷路的”北燕国皇帝挽住皇后的肩膀,不管将秦子墨受伤被水萦月劫持的事情告诉她。

  如果让她知道子墨身受重伤,她一定会受不了昏倒的。

  北燕国皇后没有回答皇帝的话,只是闭着眼睛,低着头,嘴巴里喃喃自语的继续祈祷。

  “本王累了,要回去休息了要等皇上自己等吧,本王不奉陪了”慕容雪痕站起身,不等北燕国皇帝回话,直接出了凉亭,朝围场外面走去一直在他身后随身伺候的随从忙撑开伞,紧跟在他身后。

  “本皇子也累了,要回去了”媳妇没娶到,比赛也输了,纳兰云焕也懒得再待下去。继续呆下去,看着夜天凌和秦慕华卿卿我我,他也心里不舒坦。

  纳兰末央也站起身符合,“皇上,现在大家身上都湿了,都必须回去换件干净的衣服,否则明天都病了不好了我也先陪皇兄回去了”

  北燕国皇帝也不再挽留他们,挥挥手,道:“各位身上淋湿的人干净回去吧二皇子说的对,如果病了不好了”

  “吾等告退”纳兰末央朝北燕国皇帝虚行一礼,其余从树林围猎回来,身上衣服湿透的官员也跟着一起站起身,朝皇帝行了一礼后,纷纷跟着纳兰末央离开。

  唯独夜天凌,他依然纹丝不动的坐在那里,闭着眼睛,一脸悠闲。

  北燕国皇帝看了他一眼,问道:“夜将军不回去换件衣服吗”

  “不了我和凤楚歌是生死相交的好兄弟,如果我走了,太说不过去了何况,作为一个男人,七月天淋点雨算什么,不碍事的我在这里等着,看不到凤楚歌我不回去”夜天凌依旧闭着眼睛,不咸不淡的回答着。

  夜天凌都留下来了,秦慕华自然也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他旁边,这样静静的陪着他。

  见他都这样说了,北燕国皇帝也不好再说什么,便也自觉的不管他了。

  北燕国皇后可不想他留在这里,想了想,便开口道:“夜将军,你身上有伤,前天又中了毒,依本宫看,你还是早点回去换件衣服吧万一病了,慕华会心疼的”

  闻言,夜天凌一直紧闭的双眸陡然睁开,双眸里射出一道精光,薄唇紧抿,语气不善的问道:“皇后娘娘怎么知道本将军中毒了”

  他清楚的记得,他中毒的事情只有秦慕华,凤楚歌,水萦月还有白玉璃知道

  凤楚歌和水萦月不可能说,白玉璃更加不可能而秦慕华他也叮嘱过她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这位皇后娘娘是怎么知道的

  北燕国皇后没想到,自己的无心之举,反而引起了夜天凌的怀疑虽然有些心慌,但是面上却一切如常,语气平静道:“本宫是听子墨说的子墨说,他是从御医嘴巴里听说的”

  “哦”夜天凌盯着北燕国皇后的脸看了很久,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到些什么可是,一番观察下来,她的脸上不见丝毫变化,平静异常。

  如果说他中毒的事情秦子墨知道,那么他便一点都不怀疑了

  因为水萦月本来说过,怀疑下毒之人是秦子墨只不过,如果下毒之人真是秦子墨,他既然做了这见不得人的事,为什么还要将这件事告诉给他母后知道

  莫非,这里面还有些什么他所忽略的猫腻

  夜天凌怀疑归怀疑,面上却丝毫都没有露出来,缓缓的闭上眼睛,继续假歇。

  被刚才夜天凌堵的差点露馅,北燕国皇后不敢再说话,怕说多了会引起夜天凌的怀疑,便只得在一边干着急。

  今年,她抓了凤楚歌的事情完全是她一个人的计划,连皇上都不知道此事。

  虽然今天这个抓水萦月,然后用水萦月威胁凤楚歌的计划是她想出来的,但是,她的最终目的却不是水萦月,而是凤楚歌。水萦月能不能抓到对于她而言根本无所谓。

  皇上也不过是被她利用了而已。

  她在他们进去狩猎之后,随便找了个理由进入树林,然后找到凤楚歌。

  这和凤楚歌谈话时,她故意刺探他,如果他知道当初灭傅家满门的凶手是皇上和金成雍,那么她便拿出手帕,将他生擒。

  如果他不知道凶手是谁他之所以当上楚王,一切不过是巧合,那么她便会按照原计划,直接抓了水萦月,然后威胁他将四国令光明正大的交出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凤楚歌那天晚上居然没死,还看到了一切,更看到了她当时的屈辱。

  他处心积虑的当上东凌国楚王,是为了报仇。

  既然知道了他的目的,她怎么可能还会放他回去。

  虽然凤楚歌在北燕国境内失踪,北燕国要负责,但是,他是在狩猎时失踪的,在狩猎时人发生意外很正常,只要她咬死不承认凤楚歌最后一次见过的是她,那么一切还不是任由他们来说。

  她不相信了,东凌国还会真为了一个外姓王爷而大动干戈,和北燕国兵戎相见。

  北燕国皇帝丝毫没发觉身边的皇后心里所想,所有的心思全部都放在秦子墨身上。

  另一边,树林山洞里。

  水萦月坐在火堆旁边烘了很久,等衣服彻底干了之后,才将衣服穿回自己身上。

  穿上衣服后,水萦月回头看了山洞外面一眼,之间外面黑漆漆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偶尔的看到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接着是震耳欲聋的雷声。

  看这趋势,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下来了今天晚上,注定他们是回不去了,只能在山洞里勉强呆一个晚上了。

  水萦月在心里叹口气,然后来到秦子墨身边,轻轻的推了推他的胳膊,轻声喊道:“秦子墨,你醒醒,你的衣服干了,干净换上吧别着凉了”

  水萦月的声音不大,却足够喊醒一个人可是,秦子墨一点动静都没有,依然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

  “喂,你醒醒啊”水萦月以为是自己的声音太小,所以他没有听见,不知不觉的又加大了音量,手下的力道也加重了少许。

  秦子墨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那样静静的躺在那里。

  水萦月心下一惊,顿觉不妙,忙又连续喊了几声,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秦子墨,你不会是死了吧”说着,水萦月伸出手,探了一下秦子墨的鼻息,当感觉到他微弱的呼吸后,在松了口气的同时眉头微微的拧起。

  他的气息为什么那么滚烫,并不像平时普通人的气息

  思及此,水萦月忙用手探了探秦子墨的额头,当感觉到他额头的温度后,忙将手收了回来。

  发烧了秦子墨突然发烧了

  这个人还真是麻烦早知道他这么麻烦,刚才她应该把他丢在外面让他自生自灭,免得来烦她。

  抱怨是抱怨,但是手下一刻也没有空下来,将他翻了个面,脱下里衣,查看伤口的情况。

  只见抱着伤口的布上面全部都是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