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天壤之别(1/2)

加入书签

  “皇上”北燕国皇后皱起眉头,仍然不想离开,但是又不想拂逆他的意思。,

  北燕国皇帝继续哄道:“去吧朕不忍心看着你这样你放心,倘若子墨醒了,朕一定马上派人告诉你”

  “这样啊”北燕国皇后朝仍然昏迷不醒的秦子墨看了一眼,这才勉为其难的点点头,“那好吧臣妾先回寝宫休息皇上,你可记住了,倘若子墨醒了,你可得第一时间通知臣妾”

  北燕国皇帝点点头,保证道:“君无戏言,朕不会骗你的”

  “那好,那臣妾先离开了”北燕国皇后念念不舍的看了秦子墨一眼,这才在宫人的搀扶下转身离开。

  等秦子墨伤口处理好了,药也喂完了,房间里紧张的气氛这才慢慢消散。

  御医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跪到北燕国皇帝面前,恭敬道:“皇上,太子殿下暂无大碍,不如皇上移步回去休息,微臣一个人在这里看着行倘若太子殿下有何情况,微臣第一时间向皇上汇报”

  北燕国皇帝挥挥手,“无妨,朕在旁边陪着有朕这个真龙天子在,一定能护住朕的儿子”

  皇帝都这么说了,御医哪有再劝他离开的道理便也不再说什么,从地上站起身,恭敬的站在边候着。

  由于刚才给秦子墨处理伤口,地上,上,都难免沾上血迹在场伺候的宫人等御医给秦子墨诊断完毕,便开始忙活开,将单换了,地上的血迹也处理干净了将满是血迹的水端了出去,然后在寝房里染上熏香,想将寝房里的血腥味冲淡一些。

  等一切处理妥当之后,北燕国皇帝便在边坐了下来,身子斜靠在柱上,双眸若有所思的看着秦子墨昏迷不醒的俊脸。

  寝房里的人谁也不敢多言,均眼观鼻鼻观心的站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北燕国皇帝靠在柱上,也许是一天太累了,也许是一天的精神太过紧绷,不知不觉睡着了。

  即便他睡着了,在场的人也不敢有丝毫怠慢,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这样站着。

  时间悄然流失,秦子墨一直昏睡了一整个晚上二更时分,突然开始发烧,御医忙将早准备好的退烧药亲自给热了一下,然后喂秦子墨喝下。

  从那之后,又开始了紧张的氛围,整个寝房内都笼罩在一层压抑的气氛当中。

  天未亮,北燕国皇后便又过来了索性,她过来时,秦子墨已经退烧,她便在边小心的守着,这一天,皇帝也罢朝一天。

  翌日清晨,远在行宫的水萦月依然坐在夜天凌的寝房内,和夜天凌白玉璃商量着对策。

  正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三人对视一眼,白玉璃站起身,从门缝里偷偷的往外面看了一眼,当看到外面站的人时,忙打开房门,一直阴沉的脸终于展露了笑颜。

  夜天凌见白玉璃开门后半天没有动静,忍不住问道:“玉璃,谁来了”

  白玉璃没有回答,只是低声和门外的人交谈着

  当夜天凌终于忍不住站起身时,门外的人也正好离开,夜天凌连个背影都没有看到。

  夜天凌伸长脖子朝门外看了一眼,纳闷的问道:“谁啊神神秘秘的”

  白玉璃推了他一下,将他推进房间,然后再关上门。

  夜天凌瞪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乖乖的来到桌边坐下。

  见白玉璃进来了,水萦月问道:“白师兄,是谁啊”

  白玉璃没说话,而是将刚才门外人递给自己的一张小字条递到水萦月面前。

  水萦月看了他一眼,疑惑的接到手中,打开,当看到字条上面的字后,一直紧绷的面部神经终于得以放松。

  水萦月细微的表情变化落入夜天凌眼中,夜天凌伸长脖子,看了水萦月手中的小字条一眼,当看到上面的类容后,顿时惊的从凳子上跳了起来,颤抖着手指着那张字条,结结巴巴道:“这这这这家伙他”

  夜天凌还没来得及将话说完,被白玉璃硬生生的给瞪了回去。

  夜天凌在水萦月身边坐了下来,见水萦月盯着字条发呆,又不说话,忍不住问道:“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那按他说的办吧”水萦月将字条紧紧的捏在手心,慢慢的揉碎,直到碎成粉末,再也拼凑不到一块,这才松了手,将手里的碎末洒到地上。

  夜天凌努努嘴,不屑道:“这家伙,到底在玩什么花样神神叨叨的”

  水萦月没有搭理他,抬头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站起身,拍了拍衣服,“我先回房休息了,北燕国皇后那边你盯紧一点每天都要派人去问问情况既然演戏,演全了,不要露出破绽”

  夜天凌点点头,“我知道,你放心吧”

  “好,既然如此,那我先回房了”水萦月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我也离开了”白玉璃丢下一句话,也站上去在水萦月后一步离开了。

  水萦月白玉璃都离开了,夜天凌整个人也因为刚才那个字条放松了,顿时便觉得一阵疲劳,起身也到榻上歇息去了。

  转眼又过去一天,夜天凌睡醒之后,便派了人去皇宫问北燕国皇帝凤楚歌的下落,然后在用晚膳时又去问了一遍,到了晚上睡觉之前,又去问了一遍。

  而北燕国皇帝总是一句话,整在派人早,暂时还没有消息,等有了消息,一定第一时间通知他们。

  天空也在翌日清晨放晴了。

  在天际出现第一缕阳光时,躺在上昏睡了一天两夜的秦子墨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一直坐在边守候的北燕国皇后双眸一亮,握住他的手,兴奋道:“子墨,你终于醒了可急死母后了。”

  秦子墨眨了眨眼睛,当感受到周围的强光后忙眯起眼睛,等眼睛适应之后,才睁开朝北燕国皇后看去,“母母后”他试探性的开口唤了一声,才是觉得声音沙哑的很,喉咙如火烧般难受的厉害。

  北燕国皇后看出他的不适,忙吩咐道:“快,给太子殿下倒杯水来”

  旁边的宫人领命,忙去倒了一杯水,正欲喂给秦子墨喝,却被北燕国皇后阻止了

  “来,子墨,母后喂你喝茶喝了之后喉咙不会那么难受了”北燕国皇后一手端着茶,一手将秦子墨的脑袋托起,然后将水杯递到他的唇边,小心翼翼的将茶杯里的水喂到他的嘴巴里。

  秦子墨低着头,一口气将杯子里的茶全部喝光。

  北燕国皇后忙又让人给他倒了一杯,又以同样的办法喂给他喝。

  秦子墨一连和了三口,这才觉得喉咙不那么难受了。

  北燕国皇后将他平凡到榻上,摸了摸他的额头,这才送了口气,柔声问道:“子墨,你现在觉得怎么样你知不知道,你这两天总是不停的反复发烧,把母后和你父皇都急坏了你父皇昨天还为你罢朝一天”

  秦子墨朝北燕国皇后身后看了一眼,问道:“父皇呢”

  北燕国皇后笑了笑,“你今天早上退烧了,所以你父皇去上早朝了如果今天再不上朝,前面都要乱套了”

  秦子墨沉默片刻,又问道:“水萦月呢”

  听到水萦月三个字,北燕国皇后脸上的笑容僵了僵,随即语气不善道:“别提她了,如果不是她,你也不会伤的这么重,如果不是看在她是楚王妃的份上,母后一定杀了她给你陪葬”

  闻言,秦子墨情绪陡然变的激动起来,忙道:“母后,你误会了如果不是她,儿臣说不定已经死了围场里了”说话间,怕自己母后不相信,动了动身子,想起身,结果牵扯到伤口,顿时疼的倒吸一口气。

  北燕国皇后忙将他半坐起的身子给压到上,“别动,你现在伤口刚刚好一点,别又动出血了”

  秦子墨忍不住又唤了一声,“母后”

  怕秦子墨会再次牵动伤口,北燕国皇后无奈道:“行了,咱们别提她了提她晦气”

  秦子墨皱起眉头,不悦道:“母后,你是真的误会了我是被一群刺客埋伏,身受重伤幸好我遇到了她,是她给我处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