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当机立断(1/2)

加入书签

  “很好”水萦月别有深意的笑了笑,将视线移到秦子墨身上,说道:“请太子殿下关上窗子,将寝房所有一切光源切掉”

  秦子墨看了看她,虽然对于她很现代化的词语听的不是很明白,但是大致意识还是能猜出来的便主动关上寝房的窗户,用一块深色的布将窗户和门整个挡住。刚才还亮堂堂的房间顿时变的漆黑一片。

  也就在这个时候,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水萦月的双手,还有骄阳身上刚才和水萦月接触过的地方居然发出萤萤光亮,而被丢在地上的匕首静静的躺在那,一点动静都没有

  骄阳是聪明人,对于胳膊上的伤口没有研究,但是眼前这情况,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脸色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皇后娘娘,你是不是觉得很意外”水萦月是笑非笑的看着她,继续说道:“早从你千方百计的派人宣我进宫开始,我就做好了准备,在手里涂了荧光粉所以,进来后,我什么都没有碰,就是怕你栽赃陷害你说这个匕首是我的,却没有占上我手上的荧光粉真相如何,你心里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了吧”

  “你”骄阳怒目瞪着她,怒极反笑,咬牙切齿道:“好一个楚王妃,心机简直是深不可测本宫纵横后宫十几年,今天居然栽在你一个黄毛丫头手里”

  水萦月继续说道:“还有你知道为什么你儿子看到你的伤口后会脸色大变吗你虽然心机深沉,但是你却不会武功,你不知道,每个人试用的武功手法不同,他所制造出来的伤口也不同你虽然对自己下了狠手,将手臂上的伤划的很深,但是你却忽略了一点如果这伤口是别人制造的,那么切口的深度应该是由内而外,人只有在自伤的情况下,切口的深度才是由外而内这是每一个不懂武功的人都会犯下的通病所以,你以为你很聪明,在你儿子面前栽赃陷害我,其实,你不过是在自作聪明而已”说完后,不顾骄阳手臂上的伤,用力的,狠狠的将她的胳膊甩开,就好像她的胳膊上面有穿肠毒药一样,嫌恶到极点。

  越往下听,骄阳的脸色便越难看,到最后简直是可以用面如死灰来形容,脸色惨白的就好像身体的血全部被抽干了一样。

  “母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秦子墨看着自己的母后,心底泛起无所谓个疑问。

  从他闯进来的那一刻,母后受伤,他只是本能的相信此事绝对不是水萦月所谓,但是凶手是谁,他即使当时已经猜到了,但是却选择逃避的不想去相信。

  因为在他有记忆开始,他的母后都是温柔慈祥的,对他和慕华疼爱有加,对父皇其余妃子的孩子也是宽容大方他不相信他的母后会自残来栽赃陷害别人。

  可是,现在事实摆在眼前,不允许他逃避。

  他的母后,确实是陷害水萦月了还是伤害自己去陷害水萦月

  他的母后为什么会变的这么可怕为什么

  “为什么母后还不是为了你母后不明白,世上那么多女人你不喜欢,为什么偏偏喜欢上水萦月这个有妇之夫她嫁过人的,是楚王妃,是你一辈子都不可能得到的女人,也绝对不能喜欢的女人所以,母后不允许,母后想让她离开你,她不答应,母后没有办法,只得这么做让你对她死心除此之外,母后还有其他的办法吗”明明是一场有预谋的栽赃陷害,硬生生的被骄阳讲成了慈母为儿的伟大母亲。听的是水萦月一阵恶心。

  “母后”心事这样硬生生的被戳穿,秦子墨除了无奈还有一丝不自在。

  毕竟,他对水萦月的心意,他一直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的没想到,却还是被他母后发现了。

  骄阳痛心疾首道:“子墨,母后这全部都是因为你啊母后不能让你背上抢夺人妻的骂名啊何况,那个女人还是楚王的女人你喜欢什么女人不好,为什么要喜欢上凤楚歌的女人”

  水萦月实在无法再听下去,忍不住说道:“皇后娘娘,你怎么不对你儿子说,你是不想我步你的后尘北燕国当今的皇帝为了得到了,不惜你已嫁为人妇,强行将你占有,你是过来人,所以不希望你儿子同样经历这样的事情”

  “你住口”骄阳怒吼一声,企图阻止水萦月说下去。

  她不愿意宝贝儿子知道她不堪的过去,更加不愿意让宝贝儿子知道,他的父亲当初强抢人妻。

  水萦月冷冷的说道:“你既然做的出,还怕他知道吗想让我不告诉他也行,放了凤楚歌,让我们两人一起离开,否则,别说秦子墨了,我会让全北燕国百姓都知道你们十六年前所干的龌龊事”

  秦子墨从水萦月言语中很快察觉出其中蹊跷,忙问道:“母后,你把楚王怎么样了”

  骄阳没料到水萦月就这样当着秦子墨的面将凤楚歌的事裸的讲了出来,忙解释道:“子墨,你别听她胡说八道本宫能把楚王怎么样本宫不过是一个深宫妇人而已”

  水萦月扯下遮住窗户和门的深色布,延桌而坐,冷笑道:“从古至今,我可不敢小瞧任何深宫妇人往往所谓的深宫妇人那心机和手段,比那些上阵杀敌的大将军更加厉害毒辣”

  对于水萦月的讽刺和奚落,骄阳直接选择忽略

  她发现,她往日那些自以为是的定力和水萦月相比简直是不堪一击她以为自己很冷静自持了,结果,水萦月比她定力还要强

  如果和水萦月计较,那她肯定会被活活气死。

  见她不答话,水萦月又继续说道:“皇后娘娘,我的话说的很清楚,放了凤楚歌,我们马上离开北燕国,从此河水不犯井水如果你不放了凤楚歌,我会让你知道我的手段和厉害我不会杀你,杀了你太便宜你了,我会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我水萦月说话算话,绝不妄言”

  骄阳昂首挺胸,理直气壮道:“我根本不知道凤楚歌在哪她是在围场消失的,众所周知如果你不相信我也没办法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水萦月也不再和她废话,直接对着秦子墨说道:“太子殿下,你知道吗你和凤楚歌是同母异父的亲兄弟你”可惜,她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骄阳打断,“住口”

  水萦月看也不看她,继续说道:“你父皇当初看中凤楚歌亲生母亲,也就是你现在的母后的姿色,杀了凤楚歌全家一百七十口人,将你母后强行占有,从而生下了你”

  反正,事已至此,凤楚歌的身份如果再瞒着,只会给他招来杀身之祸与其如此,她倒不如将此事闹大闹的越大,骄阳便越想息事宁人,她想息事宁人,就必须放了凤楚歌如果不放了凤楚歌,她对北燕国皇帝也无法交代。

  水萦月的话对于秦子墨而言无疑是晴空劈下一记响雷,震的秦子墨脑袋轰隆隆的一片空白。

  他就说,为什么凤楚歌和自己的母后长的一模一样

  当初,他第一次在战场上见到凤楚歌时,他真的是被他的样子震惊到了

  所以,之后他回到宫里,他将此事告诉了母后

  母后听后,脸上也闪过一丝不可思议,随即很快恢复正常让他以为,他刚才看到的是错觉。

  结果,他母后告诉他,人有相识,大千世界,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很正常说不定凤楚歌会是她哪个失散姐妹的孩子

  母后这样说了,他也没有往深处想。

  因为他怎么都不会想到母后在嫁给父皇之前,居然是嫁过人的,还生了一个儿子他更加不相信,他的父皇当初为了得到他的母后居然杀了凤楚歌全家。

  虽然男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无可厚非,但是,父皇母后在他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们父皇有这么阴暗的一面。

  见秦子墨好不容易恢复红晕的俊脸瞬间一片惨白,骄阳的心仿佛被一张利爪狠狠抓住,疼的她呼吸一滞,忙道:“子墨,你别听她胡说这根本不可能”

  水萦月冷笑道:“我有没有胡说八道,滴血验亲即可真相大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就算你本事再大,也不能黑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