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大结局一(1/2)

加入书签

  水千里将脑袋压的低低的,惭愧道:“恩师,是我对不起熙儿,是我辜负了熙儿,你打我吧,骂我吧,就算是杀了我,我也绝无怨言”

  “你……”宁阁老气的举起手,一巴掌还没来得及落下,就突然脸上惨白,双手死死的捂住心脏部位,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滴落而下。

  水萦月最先发现不对,忙过去扶住宁阁老,“宁阁老,你怎么样了?追星,快点去请大夫”

  追星领命,忙跑走了。

  宁老太君也忙站起身,扶住宁阁老的另一边。

  “恩师,你怎么样了?”水千里顾不得忏悔,忙站起身,想去扶宁阁老,却被宁阁老避开了。

  水千里伸着手,对于宁阁老的抗拒也不生气,而是端过宁阁老刚才喝过的茶水,递到宁阁老面前,也被宁阁老一把挥开。

  此情此景,正好落入刚迈步走进来的fèng楚歌眼里,fèng楚歌看了一眼被摔的粉碎的水杯,什么也没有问,什么也没有说,直接将宁阁老抱了起来,大跨步的朝后院而去。

  水千里和宁老太君忙快步跟上。

  水萦月想跟过去,刚走没两步,突然觉得眼前一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昏倒在地,幸好被逐月眼明手快的扶住。

  逐月忙关心的问道:“小姐,你怎么样了?奴婢让管家请大夫?”

  水萦月摇了咬脑袋,待自己的脑袋稍稍清醒后,便将手从逐月手中抽了出来,说道:“不用了,我刚才只是觉得脑袋有点昏而已,可能是没有睡好吧我待会休息下就会好了你先扶我去找宁阁老吧”

  逐月犹豫道:“可是小姐你的脸色好难看”

  水萦月摸了摸自己的小脸,笑道:“没事,如果真的难受,我会请大夫的我不会不爱惜自己的身子的”

  即便她如此说,逐月仍然不放心,还想说些什么,水萦月已经快她一步的尾随fèng楚歌而去。

  当水萦月走进宁阁老暂休的房间时,fèng楚歌正盘膝坐在榻上给宁阁老运功过气。

  在fèng楚歌的内力一点点输入到宁阁老的体内时,宁阁老刚才还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终于一点点的缓和过来,渐渐的变的红润起来。

  待将内力输的差不多之后,fèng楚歌这才手工,下,将宁阁老平放到榻上躺好,说道:“宁阁老,你身体本就不好,切勿动气,有什么事心平气和的说”

  宁老太君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劝道:“是啊老头子,雅儿已经永远的离开我们了,如果连你也离开我了,你让我这个老婆子还怎么活下去”

  经过刚才的缓冲,宁阁老虽然仍然悲愤伤心,但是也慢慢的缓过气来

  早在十五年前,他就已经猜到了这个结果不是吗?只不过,猜到归猜到,当这件事真的发生后,他还是没忍住。

  那是他的女儿啊捧在手心里疼了十五年的女儿啊说没了就没了作为父亲,他怎么能不伤心,怎么能不气愤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苦,他算是切身体会到了。

  宁阁老躺在上,失神的看着顶,沙哑着声音问道:“说吧,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当初和雅儿是怎么认识的?你为什么要带着雅儿一声不吭的离开?既然你娶了雅儿,为什么侯府夫人却是上官莲?雅儿为什么会死?这一切的一切我都要知道”

  此时,水千里已经是老泪纵横,“恩师,是弟子愧对你十五年前,是我辜负了熙儿是我违背了当初的诺言……”

  宁阁老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我不要你的道歉和解释,我只想知道这十五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水千里顿了顿,这才将事情的原委仔仔细细的讲了一遍。

  从两人如何相识,相知和相爱从两人如何抛弃一起在一起,又是如何分开,到现在的阴阳相隔。

  至于两人分辨之后的事情,水千里只是说了一个大概,将从李婆那里听到的说了出来,其余一些他不知道的,也就没说。

  越往下说,宁阁老和宁老太后眼泪便落的越凶到最后,已然是老泪纵横,泣不成声。

  宁老太君蹲下身,紧紧的拽着水千里的衣服,一边哭,一边用力的捶打他,“雅儿为了你,抛弃了家族,抛弃了亲人,抛弃了所有的一切,你就是这么对她的吗?”

  活了几十载,这是她第一次没有形象的这么撒泼

  想着女儿这十五年来的遭遇,她心如刀绞,恨不得能替女儿承受

  她的女儿,她捧在手心里疼爱了十五年,别说打了,平时连重话都舍不得说一句可是他呢?

  他居然为了他的娘,将雅儿一个人丢在郊县那个穷地方,任何别人欺负,到最后还落得香消玉殒的下场。

  她的雅儿在那边受苦,而他这边却另结新欢,夫妻恩爱。

  她的雅儿当初怎么会看上这么一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大好的年华,才三十岁的年纪就死了

  而她连女儿最后一面都来不及见

  “师母,对不起,是我辜负了熙儿”水千里低下头,任由宁老太君捶打。

  每次提起熙儿,都是他心底的一抹伤他愧对熙儿,愧对萦月

  是他害得他们受了这么大的苦。

  宁老太君加大了手下的力道,一边捶打,一边撕心裂肺的吼着,“一句对不起就能弥补你所犯下的错么?既然你拐走了雅儿,为什么不好好对她?为什么要辜负她?为什么要将她一个人丢在郊县病死?为什么要让我的女儿落得客死异乡的下场?为什么这十五年来你能狠心的对他们母女不闻不问?水千里,你枉费太师对你的栽培,你枉费雅儿对你的一番深情,不不配当雅儿的相公,更不配当我外孙女的爹”

  水千里也红了眼眶,哽咽道:“是我的错,我当初没有信任熙儿,才会导致一切误会的发生师母,你杀了我吧这段时间,我一直都活在内疚之中如果不是想弥补对萦月的亏欠,我早就以死谢罪了”

  “那我就杀了你,让你去陪雅儿”说着,宁老太君气的随手抓过边的凳子,高高举起,眼见就要朝水千里砸去,却被宁阁老和水萦月同时出声阻止。

  水萦月来到宁老太君面前,接过她手里的凳子,轻声安慰道:“宁老太君,事情已经过去了,爹也知道错了上官莲不是被休了么?老夫人也被关到别院去了一切就算了吧我娘直到死,也不曾后悔认识爹,不后悔嫁给他她一直都觉得,能嫁给爹,能认识爹,是她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她说过,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还会跟我爹走下辈子,下下辈子,她也还是要当我爹的女人”

  闻言,宁老太君身体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干一样,失魂落魄的跌坐到上,一边抹泪,一边叹息,“我的傻女儿,为什么喜欢上这样一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为了这样的男人,不止耽误了一生,还无怨无悔?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都是命,命啊……这一切都是雅儿自己的选择,既然她无怨无悔,那么作为父母,我们又能说什么?就算杀了水千里,雅儿也回不来了说不定她还会怪我们算了,算了吧至少,雅儿还给咱们留下一个外甥女不是吗?”听着宁老太君悲鸣的哭声,宁阁老也是默默垂泪。

  但是,男人就是男人,哪怕再伤心,也不会像女人一样放声大哭。

  听了宁阁老的话,宁老太君这才抬眸朝水萦月看去看着她那张清秀的小脸,宁老太君的视线逐渐变的迷离起来。仿佛透过这张脸,她能看到另一个人。

  水萦月动了动嘴唇,运量半响,才喊了一声,“外祖母……”

  作为她自己的性格而言,让她这么轻易的认一个陌生人为亲人,她是做不到的但是,这幅躯体对她的亲人都有着强烈的认知和感情她这一声,就算是替真正的水萦月喊的

  因为这声称呼,宁阁老突然一下子从上坐了起来,满怀期盼的朝水萦月看去。

  看着他满怀期盼的眼睛,水萦月又忍不住喊了一声,“外祖父……”

  宁老太君站起身,踉跄的来到水萦月面前,一把将她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的乖孙女,是外祖母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娘,才会让你们受了这么多的苦你放心,以后外祖母绝对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欺负外祖母一定会好好的保护你,守护你”

  水萦月轻轻挣扎两下,从宁老太君的怀里出来,笑道:“外祖母,你放心,fèng楚歌会对我好的何况,娘的事爹爹固然有错,却也做出了弥补上官莲不是被休了么?老夫人也被赶到别院去了爹还是爱娘的”

  宁老太君冷哼一声,嗤笑道:“现在后悔有什么用?他能把我的雅儿还给我吗?”

  “算了事情已经过去了当年的事也不全怪千里咱们女儿的性格你也清楚,就是太过死心眼了如果当初她肯心平气和的坐下来和咱们聊聊,而不是一气之下让千里带她离开,说不定这后面的悲剧都不会发生这件事,我们也有错是我们不能让雅儿信任,她觉得我们太霸道,不通情理,所以才不愿意对我们说,而是一个人承担,将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这件事我们大家都有错如果论起来,还是我这个爹责任最大”宁阁老叹口气,眼底尽是无奈和落寞。

  想起当年所发生的事,如果不是他一气之下打了雅儿,雅儿也不会跟着水千里离开从而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如果,他当初肯听雅儿好好说,把话说完,让她把水千里带来给自己瞧瞧,说不定他们现在仍然是和和美美的一家人所以的悲剧也会避免。

  说到底,是他这个爹太过霸道了,才会让女儿义无反顾的离家。这十五年来,她过的那么苦都不肯回家来,这足以说明了一切。

  见宁阁老这么通情达理,水千里越发的内疚,“恩师,是弟子有负熙儿弟子该死”

  “唉算了,事情都过去了雅儿虽然死了,但是好歹给我们留下了萦月啊她乖巧懂事,聪明伶俐,她就是雅儿留给咱们最好的宝贝”宁阁老叹口气,勉强从上走了下来,来到水萦月面前,双眸含泪的盯着水萦月猛瞧。

  虽然雅儿死了,可是却留给他们水萦月这个宝贝看到她那张和雅儿九分相像的脸,他就仿佛看到雅儿一样

  有了水萦月,总算能减轻他们失去雅儿的痛苦。

  宁老太君握住水萦月的手,将手里的手镯取下,直接套到水萦月的手腕上,温声道:“萦月,这十五年来,外祖母没有疼过你一天,更没有给过你什么东西,这个手镯就当是外祖母送给你的见面礼你一定要收下,否则,外祖母会难受的”

  水萦月看着手腕上泛着淡淡光蕴的手镯一眼,倒没有推拒,点点头,说道:“谢谢外祖母,那萦月便却之不恭了”

  见水萦月如此乖巧懂事,宁老太君的眼眶一下子又湿润了,情不自禁的摸了摸水萦月白希的小脸蛋,“真是个可心的好孩子雅儿有你这么一个女儿,她九泉之下也该瞑目了”

  宁阁老愣愣的看着水萦月的脸发带,眼眶红红的,鼻头酸酸的如果不是控制力强,他肯定也像宁老太君一样,泪流满面了。

  正在这时,追星请大夫回来了。

  fèng楚歌亲自弯腰,将水千里从地上扶起,和自己一起站到榻边。

  宁阁老再度躺到上,乖乖的伸出手给大夫把脉。

  而宁老太君则一直抓着水萦月的手舍不得放开,双眸不停的盯着水萦月的小脸瞧,好像怎么都瞧不够似的。

  索性fèng楚歌给宁阁老治疗及时,所以大夫诊断了一会儿之后,只是开了一些凝神静气的安神药。

  大夫将药方交给追星之后,背着药箱便准备离开。

  见大夫要离开,逐月忙出声说道:“大夫,你再给咱们王妃瞧瞧吧王妃娘娘刚才一不小心差点混掉了”

  闻言,房内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朝水萦月看去水千里和fèng楚歌围了上来,fèng楚歌关心的问道:“月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水萦月正欲开口,却被逐月抢先一步回答道:“刚才在王爷带宁阁老回房时,王妃差点昏倒了,幸好奴婢及时扶住,否则,铁定摔到地上”

  fèng楚歌面色一凛,将水萦月扶到凳子上坐好,忙吩咐道:“大夫,给王妃瞧瞧”

  既然fèng楚歌都这么说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