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大结局三(1/2)

加入书签

  皇宫这个地方太复杂,不管是什么人,只要一接触到皇宫,权利地位,都会慢慢的被其腐蚀内心哪怕起初多么清廉,纯洁,都抵挡不住权利带给人的。

  更重要的是,她希望她的儿子能过上快乐无忧的生活,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苏萱何其聪慧,自然听出水萦月话里的推托之意不过她不怪她,她是过来人,深刻的能明白水萦月此时的心情。如果可以,她当初绝对不会选择入宫。

  现在之所以能留在皇宫里,完全是因为君少卿正是对他的爱,才支撑她走到现在。

  苏萱微微一笑,感叹万千道:“如果我生的是女儿,你生的是儿子,我希望我的女儿能跟着你儿子去过无忧无虑的生活”

  闻言,水萦月也是一笑,“只要她愿意,这自然是没问题的”

  宁芷云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站起身,拍了拍裙摆,笑道:“现在已经很晚了,萱儿,咱们走吧你还要赶回皇宫呢你现在有了身孕,也必须小心点才行”

  自从苏萱嫁给皇帝后,他们都是称呼她为皇后可是,每次只有他们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苏萱便死活不肯他们称呼她为皇后,叫了也假意不应久而久之,他们也养成了习惯,在一家人面前,他们都还是唤她闺名

  “娘,我知道的”苏萱点点头,站起身,贴身宫女忙扶住她的胳膊。

  苏萱对水萦月说道:“表妹,我先走了,等胎儿稳定了,有机会到皇宫找我玩我现在闷的很真的很希望有人能进宫陪我”

  水萦月很爽快的便答应了,“好”

  “娘,舅父们,咱们走吧”苏萱最后看着水萦月一笑,然后便带着依依不舍的宁芷云等人离开了。

  刚和水萦月相认,他们自然是舍不得离开的只不过他们也知道,以他们现在的身份,不宜久呆,加之水萦月有孕在身,需要静养,他们呆的时间长了,也怕吵到她所以,即便再不忍心,也只得离开。

  水萦月站起身,原本是准备亲自送他们离开的可是苏萱死活不愿意,最后只得作罢,让追星送他们离开,而自己则回房休息。

  这一次fèng楚歌进宫并没有用很长时间,用晚膳时便回来了,并带来消息,说君少卿明日下了早朝便以议事为由和他一起来一趟楚王府。

  转眼很快便到了第二天。

  下朝后,当君少卿正欲和fèng楚歌离开时,太后宫里的管事太监富贵突然来了,瞧那满头大汗的样子,一看便知是一路小跑步的过来的。

  富贵扑通一声跪到地上,用力的给君少卿叩了一个响头,“奴才叩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奴才参见楚王,楚王金安”

  君少卿看着他,疑惑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富贵忙道:“皇上,太后娘娘刚才用过早膳之后突然昏倒了所以,奴才特地来请皇上过去一趟”

  “母后昏倒了快带朕过去看看”闻言,君少卿脸色微变,满脸关切之色。

  “是”富贵领命,忙起身朝君少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皇上,臣陪你一起过去吧”fèng楚歌微微皱眉,隐约觉得此事有蹊跷

  怎么太后早不病晚不病,偏偏这个时候病了?看来,太后是故意想阻止皇上去他的楚王府?

  “这个……?”君少卿犹豫的看着fèng楚歌。

  后宫有规矩,除了大内侍卫御林军和御医外,除非必要,否则进入后宫的外男一律处死。

  这也是为了后宫女眷的清誉着想。

  fèng楚歌面不改色道:“臣是东凌国王爷,虽然没有皇室血统,但是也算是太后的半个儿子今日如果不知道太后昏倒还好,既然知道了,定是要去看看的,否则说不过去”

  将fèng楚歌的话细细的思量一番,方点头答应,然后带着fèng楚歌一起朝太后所居住的寝殿而去。

  当fèng楚歌和君少卿来到太后寝宫时,太后已经醒了过来,半靠在头上,脸色惨白的骇人,太后坐在边的凳子上,仔细的给太后在把脉。

  君少卿进来之后,众人齐刷刷的跪到地上,御医正欲起身请安,被君少卿一个手势给制止了。

  fèng楚歌冰冷毫无温度的双眸将太后冷冷的扫了一眼薄唇紧抿,没有说话。

  半响后,御医终于将手从太后的脉搏上撤回。

  君少卿马上迫不及待的问道:“御医,太后的情况怎么样?为什么会昏倒?”

  御医跪到地上回话,“回皇上的话,太后娘娘是气血不足,身体虚弱才会昏倒的微臣开一些补血养身的药给太后服用,用不了几天便会恢复的”

  听了御医的话,君少卿大怒,一向温和待人的他突然大发雷霆,怒吼道:“你们这群奴才是干什么吃的?自个养的是脑满肥肠,珠圆玉润的,而你们的主子却气虚体弱你们一个个都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见君少卿发怒,刚起身的奴才又齐刷刷的跪了下去,不停的给君少卿磕头求饶,“皇上恕罪皇上恕罪”

  这时,太后虚弱的开口了,“皇上,你也不用怪他们,是哀家最近胃口不好,吃不下东西”

  君少卿皱眉,无奈道:“你胃口不好,他们从来没有禀告过朕这难道还不怪他们吗?母后,你就是太过仁慈了,所以这群奴才才会变的无法无天”

  太后说道:“是哀家不让他们去告诉皇上的哀家知道皇上最近国事繁忙,不想皇上替哀家操心哀家也没想到,不过是几天没进食,就弄的气虚体弱了”

  “母后……”见太后总是替宫人说话,君少卿满是无奈。

  太后虚弱一笑,有气无力道:“皇上,你就看在哀家的面子上饶过他们这一次吧如果让他们因哀家而获罪,哀家会内疚的”

  君少卿盯着太后看了一会儿,这才无奈的叹口气,对着跪了满屋的奴才道:“你们还不谢谢太后娘娘,如果不是太后娘娘替你们求情,朕今天一定砍了你们脑袋”

  闻言,宫人们忙齐刷刷的对着躺在上的太后磕头谢恩,“奴才奴婢写太后娘娘恩典”

  “行了,你们起来吧”太后挥挥手,那眼神,那表情,完全就是一个慈爱无私,宽容大度的样子。

  君少卿转过身,对着fèng楚歌说道:“楚歌,太后身子不适,朕今日就不去楚王府了,改天吧你先回去,朕在这里陪陪太后”

  太后面上一惊,“皇上不用管哀家,和楚王去议事吧哀家之前不告诉皇上就是害怕哀家知道了后会耽误国事”

  君少卿挥挥手,无所谓道:“母后的身子比什么都重要无碍的,不过是一些小事,朕改日再谈也是一样的”

  “皇上……”太后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君少卿出声阻止,“母后,就让朕在身边尽孝吧这三年来,国事繁忙,朕忽略了母后如果母后有什么事,朕会内疚一辈子的”

  闻言,太后眼眶微红,这才勉为其难的点头答应。

  fèng楚歌冷眼看着眼前这一切,心底泛起一丝冷笑。

  如果真的不想君少卿担心,为什么还要富贵去通知他?

  这出戏演的真是好不仅树立了自己伟大母亲的形象,更成功的阻止了君少卿去楚王府。

  多么光明正大的理由,还是让君少卿心甘情愿的留下来的。

  看来,今天带君少卿见柳絮的事情只能暂时押后了

  fèng楚歌薄唇紧抿,正欲离开,却听到门外传来太皇太后驾到的声音。

  待太皇太后进来,大家又一起给太皇太后请安。

  太皇太后延桌而坐,挥手让他们免礼。

  “哀家听说太后病了,所以特地前来看望”太皇太后依旧是那副慵懒慈爱的样子,连声音也是温温和和的,听着就让人身心舒畅,打从心底就暖。

  君少卿往太皇太后身后看了看,没见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便疑惑的问道:“皇祖母,萱儿呢?”

  太皇太后白了他一眼,故意板着脸不悦道:“就知道你的萱儿现在有了萱儿,连完全没有皇祖母了是吧?”

  闻言,君少卿急了,忙道:“不是皇祖母千万别误会孙儿心里怎么会没有皇祖母呢?”

  太皇太后笑着点了点皇帝的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