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大结局六(1/2)

加入书签

  坐在步撵里的君少卿面色一沉,不动声色的问道:“你去告诉太后,今日夜将军大喜,朕要出宫给他主持婚礼有什么事等朕回来再说”

  富贵又道:“皇上,太后娘娘说有一些话要对皇上说。”

  君少卿沉默片刻,问道:“非今天不可?”

  富贵点点头,“太后娘娘说要不了多长时间的,不会妨碍夜将军的吉时”

  “好你去跟母后说,朕随后就到”经过一番思考,君少卿最终还是选择去见一见太后。

  虽然他现在恨不得马上杀了太后那个老妖婆,可是,他更加知道,今天是关键时刻,绝对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以以前君少卿对太后的孝心,如果他现在不去,一定会引起怀疑所以,他必须去

  富贵离开后,君少卿便吩咐抬步撵的人往太后宫殿而去。

  当君少卿来到太后宫殿事,富贵已经在门口恭候见他下了步撵,忙行了一礼,带着他朝天后寝宫而去。

  富贵敲了敲太后寝宫的门,里面传来太后略显苍老的声音,“是不是皇上来了,快请皇上进来”

  富贵应了一声,推开门,请君少卿进去。

  待君少卿进房后,富贵便关上房门,在外守候,独留君少卿和太后两人在寝房内。

  太后站起身,朝君少卿迎了过去,“皇上,你来了,快过来坐吧母后知道你今天要去主持夜将军的婚礼,母后怕你饿着,所以特地让人准备了一些膳食,吃饱了再去吧”

  君少卿看着太后虚伪的脸,顿觉一阵恶心,胃里翻滚的厉害。

  可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他不得不强压下心底的厌恶,勉强笑了笑,换上一副恭敬孝顺的样子,笑道:“还是母后体贴朕,只不过,如果用膳再去的话,只怕朕会来不及替夜将军主持婚礼了”

  君少卿可不会忘记水萦月之前提醒过他的话现在他对太后是全身心的防备,让他吃太后的东西,除非他不想活了。

  “无碍,要不了皇上多长时间的”太后看了君少卿一眼,怕他不会答应,又深有感触的说道:“蓦然回首,皇上都唤了哀家二十年母后了皇上虽然不是哀家亲生的,可是哀家一直把皇上看的比亲生的还亲哀家从来没有苛待过皇上半分哀家真的很珍惜和皇上之间的感情。”

  明明心里无比恶心,偏偏君少卿还要故意装出一副感触良多,热泪盈眶的样子。

  如果再这么咽下去,他觉得他肯定会精神分裂了。

  “皇上,咱们坐下说吧一边吃,一边说哀家有很多话想对皇上讲呢”见君少卿眼眶微红的样子,太后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翻话在他心里已经起了作用,故意低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然后牵起君少卿的手,将他往桌边带。

  君少卿虽然很想反抗,甩开太后恶心的手可是,他此时却很清楚,对太后孝心一片的君少卿是绝对不会甩开太后的,更加不会对太后辞严令色,或者拒绝太后的任何要求。

  所以,在太后游说了一番之后,君少卿还是延桌坐在了太后身边。

  太后夹了一块鱼肚子上的肉放到君少卿碗里,慈爱道:“皇上,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醉鱼,哀家特地吩咐人做的你快点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君少卿看了太后一眼,却没有动手去夹。

  现在他对太后是十二分的防备,何况,君少安造反在即,他绝对相信太后为了君少安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他可不想还没将君少安擒住,就被太后给毒死了。

  所以,他只是低头看着碗里的鱼肉出神,却并没有吃的样子。

  见君少卿迟迟不动筷,太后忍不住问道:“皇上,怎么了?不喜欢吗?”

  君少卿摇摇头,不动声色的笑道:“没有,朕觉得肚子不饿,暂时还不想进食”

  见他不吃,太后忙又站起身,亲自给她倒了一杯酒,“那就喝口酒,哀家让人准备的上等竹叶青,入口香醇,唇齿留香”

  君少卿将太后放在面前的酒杯往外推了推,委婉的说道:“母后,你有什么话想对朕说?朕现在真的不饿,不想吃任何东西,如果你不是急事,等朕主持完了夜将军的婚礼后再来陪母后慢慢说吉时快到了,如果再不去,只怕会赶不及了。”

  见他又不进食,又不喝酒,太后眸光闪烁一下,试探性的问道:“皇上,你在防备哀家?”

  闻言,君少卿微微心惊,忙抬起头,笑道:“母后再说什么呢?朕为何要防备母后?母后是朕的母亲,一个母后又不会伤害自己的孩子,朕何须防备母后。”

  太后顿了顿,伤心道:“可是,哀家给你的东西你都不迟,这难道不是在防备哀家吗?”

  “为何母后一定要朕吃东西?难道朕不吃母后就不放心吗?以前母后宽容大方,是绝对不会和朕计较这种小事的。”君少卿也不是省油的灯,既然太后这么说了,他顺着太后的话就软绵绵的回击过去。

  态度既不强硬,又显得很无辜。

  太后倒没有想过君少卿会这么回答自己她以为,只要自己说了那翻话,君少卿为了安慰她,一定会多多少少吃一点

  没想到……

  太后一时之间被堵的哑然,稍稍沉思片刻,又道:“是哀家最后太多思了自从上次楚王府回来之后,皇上看哀家的次数就少了,哀家还以为皇上因为安王的事在责怪哀家哀家最近也总是心神恍惚,不停做噩梦。”说到这,故意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你们两个都是哀家的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哀家疼爱你更胜过安王安王对哀家有恨,哀家心里清楚,所以他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情来哀家劝过他很多次,可是他就好像鬼迷心窍一样哀家也知道,你看在哀家的面子上,已经很宽容他了可是……可是哀家还是想求求你,他是你的亲兄弟啊不管他做了什么事,你都不要伤害他性命,就算哀家求你了”

  太后说的悲切,眼眶蓄满泪水,那模样,就像一个陷入痛苦挣扎的人,两者之间不知该如何抉择。

  她的目的其实很简单,就是博取君少卿的疼惜,让他放松警惕,从而将面前下了毒的食物引君少卿吃下

  看着太后悲悲戚戚,一副自责内疚的模样,君少卿只想拍手叫好。

  这演技,真是绝了

  这么好的演技,难怪他能被她骗了二十年。

  “母后,你放心,朕不会伤害皇弟的朕知道,皇弟不过是被付太师怂恿,他所做的一切并非发自内心他是朕的亲弟弟,朕岂会害他性命”君少卿半真半假的说着。

  事实上,到现在他也在矛盾倘若真的抓住了君少安,那么他到底杀不杀他?

  那是他的亲弟弟,就算他一心想要他性命,可是,这种杀兄弟的事他君少卿怎么也做不出来。

  “有你这句话哀家就放心了皇上,喝了这杯酒你就走吧哀家也不想你耽误了夜将军的吉时”说着,太后举起刚才给君少卿倒满酒的酒杯,双手递到君少卿面前。

  太后越是千方百计的让他喝酒,他越发确定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这酒里,说不定就被下毒了?

  太后想取他性命?

  君少卿看了太后递到跟前的酒杯一眼,将酒杯夺下,放到面前的桌面上,慢慢的站起身,整了整衣服,笑道:“马上就要替夜将军主持婚礼了,朕不能喝酒,母后也知道,朕酒量不行,万一待会出丑了怎么办?这杯酒还是等朕回来再喝到时候,朕陪母后好好的用一顿晚膳。”语毕,举步便往门口走去。

  见他要离开,太后急了握住酒杯的手一松,酒杯应声而落,摔的粉碎。

  君少卿听到声音回头,见太后脸色苍白,一脸惊慌的样子,微微皱起眉头,关心的问道:“母后,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被君少卿一语惊醒,太后忙扶住额头,脚下踉跄两下,双手忙扶住桌面,声音虚弱道:“可是是身体还没有彻底恢复,哀家觉得头有点晕,眼睛也是花的,不过不碍事的,哀家躺一会儿就好了,皇上先走吧万不可因为哀家而耽误了夜将军的吉时”

  君少卿站在那里良久,思索了片刻,最后还是朝太后走去,扶住太后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