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页(1/2)

加入书签

  可惜剪水双瞳,看的都是大哥,他甚至心意不平,不愿多理。

  陆寅双双引荐,直入正题。

  陆禹抛出来都是质疑,云意自始坦然,“你若不信,我大可以陪着世子一同去。有祖宗保佑,想来必不会在路上为难你我。”

  陆寅感动得要落泪,不能置信,“此话当真?”

  云意娇羞点头,“你若不信,我真不知还要如何是好。”

  “你不怕么?”

  “不怕,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一低头,娇不胜羞。

  陆禹再问,她回回都能完完整整挡回来,越说,陆寅的眼睛越发的亮,就像是十七少男落进情网,再也没办法抽身。

  陆禹想,眼下即便顾云意指着悬崖让陆寅跳,他也能蒙住双眼奔过去。

  但陆寅出事,对他而言,也未必不好。何须如此尽力?

  西陵之行,各怀鬼胎,终究成了无归之路。

  ☆、第52章帝陵

  五十二章帝陵

  十一月初七,卜卦出行。

  深秋时节,天与地肃杀一片。陆寅领三百人,浩浩dàngdàng出发。自己一马当先行在队首,与几个老练盗墓贼一面说话,一面急速行军。云意仍旧(fqxs)坐在车内,由之前那位铜陵眼虎(fuguodupro)姑婆看住,无事可做,只好眼对眼发呆。

  一路胡思乱想不停,越发的厌烦自己。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满脑袋想的都是,他若来了我该如何?他若不来,我又当如何?他到底来不来?几时来?如何来?

  不不不,于男人而言,江山社稷永远重过儿女情长,他怎会舍下战事孤身涉险?他若当真儿女情长英雄气短,她还能看得上他什么?

  末了感慨,女人真是难伺候,你好也不行,歹也不愿,横竖她总能挑出理来,让你烦心让你忧。

  西陵离京城近,离乌兰远。陆晋这一仗显然打得极为顺利,因陆寅一路向东畅通无阻,过了龚州三镇,临近京师也未遇上散兵游勇,让你不得不佩服。陆晋虽是个昏头昏脑的泥腿子将军,但打起仗来难遇敌手,即便是顺贼最jing锐的保民军,也让他在定远附近打得七零八落,通通逃回京师,去求醉卧美人膝的顺天王李得胜。

  不知能不能布阵作法,请天兵天将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