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页(1/2)

加入书签

  墓中憋闷,又湿又冷,云意不禁收紧了身上披风,上前两步,紧跟陆寅。

  无声前行,很快遇上被凿开的石墙。云意粗略看了看,那石墙厚度足足有一臂长,只让人从中心凿出一块缺口,一次只能勉勉qiángqiáng钻过一人。陆寅问:“这个dong你们凿了多久?”

  那人答:“三个月有余。”

  陆寅沉默(zhaishuyuancc)地穿过石墙,未在言语。

  走过一段狭窄小道,眼前豁然开朗,陆寅一行人大约是头一回领会到皇家气派,一座地宫一处墓xué亦能雕栏画栋金碧辉煌,这才不过是第一层,离真正的玄宗棺椁不知还有得多远。难以想象,再往下还会是如何壮丽景象,奢靡繁华。他回过头看云意,心念道无怪乎人人都要舍了性命往上爬,向上,才能有最豪华的宫池,最娇媚的女人,用以装点男人的英雄盖世。

  云意却在苦思回想,这一处为首层正中,那么向右就是继续往下,至二层,向左一样是通路,但设有机关,不死上十几二十个,决计到不了下一层。

  她仔仔细细,将眼前景象,与在两仪殿见到过的西陵地宫详图一一对应。

  因父兄死在左巷,盗墓人选右,推开石门,长明灯见风即燃,将一整条迂回曲折的巷道照的通亮,顿时让人心安气顺。盗墓人迎头向前,陆寅与冯继良各自跟上,云意正要提步向前,猛然间发觉,那个大胡子火头兵一步不离地跟着她,但倘若陆寅在侧,他又不知消失去了哪里。

  她不明就里,索性不再深思,先顾眼前。

  路上无惊无险,畅通无阻,大多数人都开始放松警惕,想来大名鼎鼎的西陵地宫也不过如此,轻易就让人下到二层,见识了陵寝广阔,一个巷道,绕出四座中殿,往殿内去,又有左右各一支小道,再往里去就不知将会被引向何处。好在盗墓人经验老道,领着陆寅一行人,始终未曾绕开中心。

  二层通往三层的道路漫长,云意知道,无论他们选哪一条,总归是要死人的。

  她回头看一眼,大胡子又到了她身边。

  巷道只能容二人并排,陆寅在前,云意在后,她走得慢,没几步便被落在后头。

  冯继良与盗墓人在前方探路,远远传来一声低喝,“不好!”陆寅脚下猛然一停,拽住云意便往回跑,身后是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