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页(1/2)

加入书签

  云意缓过神(shubaoinfo)来,又记起她与陆晋之间不能抹开的“一箭之仇”,当即推开他,“用不着你出手,里头指不定什么模样呢。”

  那一幅闭目飞天图就是机关所在,一动,立时有迷(xinbanzhu)香四散,引出你脑中幻象,引出屠戮厮杀。

  自作孽不可饶,她静立在石门前,心硬如铁。

  陆晋撕了胡子,疼得龇牙咧嘴,再将水囊扛在肩上,捡起来一团撑肚子的破棉絮,转向云意,问:“你冷不冷?”

  云意皱眉,嫌恶地摆摆手,“谁稀罕你那破东西。”

  陆晋大喇喇说道:“爷知道你稀罕爷呢,就是脸皮薄,开不了口。要不怎么一看见爷,脸也不疼了,腿脚也利索了,别以为爷没瞧见,方才你偷偷瞄了爷好几眼,怎么?想爷想得浑身难受了不是?哎,我说云意,你在肃王跟前说话糟践爷的时候,是不是心里头特难受特委屈啊?你放心,爷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爷知道你心里头巴不得一辈子跟着爷过呢。“

  这一连串的恶心话,云意听得头疼,只想求他行行好,要点儿脸。

  似乎他在身边,即便是yin森森古墓地xué,亦不觉害怕。

  但她怎么能忘记,那一箭锥心刺骨的疼,那一夜羞愤欲死的折ru。她无比地厌恶自己,向左向右成了无限矛盾的个体,不知哪一条路才是正途,不知往何处走才能心甘情愿。

  也许,没有一处不后悔。

  她这厢纠结痛苦,敌不过陆晋人傻心大,已经绕着四面墙走过一遭,企图找到破解之法,另寻生路。“你爹能跟你说宝图所在,就没告诉你路要怎么走?这不是存心让你来送死么?”

  云意上前几步,走到他身边来,“当初建西陵的工匠都被埋在入口,世间无人知其构造。方才开门也不过是误打误撞,兴许,你我就此葬身西陵,也未可知。”

  “你运气倒也不错。这么说来,骗陆寅下西陵,你打算与他同归于尽?”

  “为一张图争来斗去,但凡活着一日便无一日安宁,倒不如死了gān净。就此捡一处清净地躺下,亦不必曝尸荒野,好过我几位妹妹,死无葬身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