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页(1/2)

加入书签

  他死后,西北无人,贺兰家拥立三哥或能bi迫南京称臣,再联合南京对阵西北,掘开宝藏,扩充军队,并非没有胜算。

  杀了他,换一个江山永固,划不划得来?

  她的手抚上铜环,久久未动,叹一声,最终颓然落下。

  江山倾覆,历史重演,又怎是一人之力能力王狂澜?国破是必然,战乱是必然,陆晋是必然,就连她也是必然。

  上下千年,历史长河浩瀚无垠,当下重于泰山不能释怀的,翻过这一篇,也成轻飘飘羽毛落地。

  她扶着石墙,缓缓站起身来,远远唤他,“二爷……”

  他回头,眉眼英俊,神(shubaoinfo)采斐然。

  将近两日未能进食,她显得十分虚弱,扶住他伸出的手,淡笑道:“我陪二爷四处逛逛,女人心细,说不定就能找到出路。”

  陆晋皱眉,“再往下恐怕更难逃生。”

  云意道:“反其道而行之,或能柳暗花明。”

  经她提点,二人顺利下到三层。

  这一层相对集中,没了先前令人jing疲力竭的漫长巷道。但穹顶高阔,由四大天王塑像撑住四角。

  云意饿得发晕,无力前行,便在中心平地处躺下。虽说三层留一线生机,但依然叮嘱陆晋不要走远,她害怕他不能回头。

  昏睡中被一阵ròu香勾醒,睁开眼便望见他,笑得一脸灿烂,开她玩笑,“真真是个狗鼻子,闻着好吃的就睁眼。”

  可是深埋地下的宫城,哪来的烧ròu香?

  ☆、第55章诀别

  五十五章诀别

  她脑中一阵阵眩晕,嗡嗡似有蚊蚋绕着脑门飞,眼睛也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她触到他鬓角的汗,以及他微凉的指尖。听他耐着性子骗她说:“吃吧吃吧,刚逮的大耗子,肚子上最大一块ròu都给你了。赶紧的,吃饱了好赶路。”

  “地宫里没有任何可食之物,哪来的无头老鼠会窜到此处等死?”她怔怔地望着他,脑中空白,已无法去想过去未来,恩怨情仇,他带给她的震撼,足以撬动她脑中坚不可摧的城池。

  陆晋笑笑说:“正巧与上一只傻头傻脑的,跟你一样。”

  “我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