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页(1/2)

加入书签

  陆晋皱眉,“那你说,咱们这回能不能出去?”

  云意摇头,故作神(shubaoinfo)秘,“是耶非耶,天命已定,又如何有你我置喙之地。只不过我看得见你眉心有字,你猜是什么?”

  他挑眉道:“总归不是‘王八’两个字。”

  “天命所归——”

  “你又来抢道士的活计。”

  云意笑得无奈,“只求他日战场相见,二爷大发慈悲,给顾家留一条血脉,北上高丽也好,送往南洋也罢,天高海阔,山长水远,再不踏足中原故土。”

  “你越说爷听得越糊涂。”

  她将身子稍稍前倾,伸出食指来轻轻点一点他鼻尖,笑容似雨后初初绽放的莲,带着未来得及消散的露水,与新生的一抹娇羞。

  含着笑,又是嗔,又是娇,“傻子……”

  他就像被施了定身咒,除了呆呆看着,别无他法。

  “瞧瞧你这呆样,傻登登的。”她抬手向后一指,指向玄宗农耕图,“要不你去给我皇爷爷磕个头,说不定就能找到出路。”

  “你真当爷傻呀!”

  云意眼珠一转,狡黠道:“你要娶我,还不得给我祖父磕头下聘呀?”

  陆晋皱着眉发愁,“真要磕?”

  她点头,“要娶就得磕,不娶了就拉倒。”

  他蹭一下站起来,说起话来恶狠狠像在下战书,“磕就磕!”大跨步走上前,跪倒在大胖子种田图跟前。

  云意背过身,趁机将路上拆散的吉祥如意簪,两颗硕大宝石镶进龙首,他咚咚咚磕头,她便将龙首转向东南方位,随即身后死路大开,留出一道极其狭窄的小径。

  陆晋立时小跑上前,将她护在身后,纳闷说:“磕头真有用?还是顾云意,你搞的鬼?”

  “是你孝感动天。”

  “爷孝什么孝!”还要反驳,被云意捂住嘴,故作神(shubaoinfo)秘的地说:“你嚷嚷什么?万一闹出大动静惊着了我祖宗爷爷该如何是好?”

  那认真神(shubaoinfo)情,真将陆晋唬住,只管看着她,不说话。

  她指了指狭窄小径说:“这道太小,转个身就跑不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