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页(1/2)

加入书签

  夜深,酒香浓艳。

  “那……她有ru名没有?”他牢牢抱着酒坛,傻傻问。

  “正经的倒是难找,只记得贺兰钰见了她不论人前人后都叫六斤。她听了发火,回回见面都要闹上一场。”她坐得腰背挺直,而他几乎是瘫软在地,于是她望向他时需稍稍地头,本就温柔的眼神(shubaoinfo)里便多含一分长辈的宽容。

  仿佛只当他是顽劣少年,胡闹完了,终有一日要回头是岸。

  “哼——这算什么狗名字。”

  云音柔情脉脉,细语道:“依稀记得父皇为她拟过小字,一说叫观音婢,一说叫明月奴,都是从古意,说来拗口,云意自己也不大喜欢,后来便再没有提起过。”她轻声低叹,大约在自怜身世,“这世上也就只她一人,敢对父皇说不好、不要。旁人若得了好字,谁不是千恩万谢的?小六儿打小儿就与我们不同。”

  “她就是如此……”陆晋陷入迷(xinbanzhu)乱的回忆里,他记得她说过,因着父皇宠爱,宫里头人人都让着她,连太子也不例外。但她说这些时,脸上并不见得意,他窥见的是深深的落寞。

  “她出生那一日,老齐王就藩的旨意宣告天下,父皇的太子位稳如泰山,小六儿便被视作祥瑞,常伴父皇左右。我们这些个……自然是极羡慕的。我记得有一回,太子抢了小六儿的南海珠,被父皇责罚呵斥。宫里头便再没有人敢同她起争执,就连皇后……恐怕也要让她三分。”

  陆晋恍然,“难怪……”难怪她宁可葬身地宫,也不愿同他一道出来。她与她父皇之间的孺慕之情,他无法体会,也不能想象。他似乎,永远也参不透她。

  云音说:“出嫁前,她是万人之上,坐拥无人能及的尊贵。现如今……不能怪她。”

  “她住哪儿?”

  “chun和宫,淑妃院落。”

  子夜时分,他跟着云音往内宫深处去,按图索骥,找到故人旧(fqxs)居。院内花落,冰霜寥寥,门庭苍凉。云音领着他,走入女儿香闺。

  被顺贼占了这些时日,却还能瞧出往日的秀雅清新。

  云音随手指向一只汝窑瓶,叹惋道:“从前满屋子都是连城之物,如今……全被那帮子匪贼抢了个gān净。”

  “她……可有心爱之物?”

  “从未听她提起,即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