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页(1/2)

加入书签

  贺兰钰瞧见她弯弯似月牙的眼睛,便也止不住勾起嘴角,陪她在月华满地的深冬寒夜里傻笑。

  “岁岁平安,万事如意呀表哥。”她一身石青色缎面道袍,头戴玉女冠、浅青色道巾,反倒显出一份不染俗尘的天真妩媚,似忽来暗箭,直刺心头。

  贺兰钰微怔,见她双手合拢作揖,娇声问,“表哥空着手来呀?我的压岁钱呢,怎不给一个?真真小气。”

  “调皮——”他伸出手来,捏她鼻尖,带来屋外微微寒意。侧过身绕开她进屋来,食盒搁在小桌上,自袖中抽出一张红封来递给她,“多大个人了?还来讨这些?”

  她接过红封在手里掂量掂量,实在是轻得打漂,不由得抱怨,“这是给的什么呀?你的字我可不要,我写的好着呢。”

  贺兰钰瞄她一眼,“是银票。”

  “呀,表哥好大方。我瞧瞧有多少……”说话间就要拆了红封拿到眼前来分辨,被贺兰钰握住了手,抢走了红封往书案上一扔,冷哼道,“越发的没规矩,府上就是缺个厉害人物见天儿的整治你。”

  “表哥好凶……”

  “顾六斤,你过来些……”

  她不乐意,“我如今道号妙清,你该叫我师太才是。”

  谁知贺兰钰根本懒得搭理,只管拆开了食盒,拿满桌鲜美诱惑她,“想吃吗?”

  她点点头,乖得像满山乱蹦的小兔儿。

  贺兰钰便问:“是不是六斤?”

  她点头,毫不犹豫,“哎呀,我就是六斤,表哥,山高水远,别来无恙呀。”

  ☆、第60章山寺

  六十章山寺

  “瞧瞧你那小没出息的样儿。”贺兰钰两指绷紧,轻轻弹她额头,嫌弃说,“这辈子就没硬气一回。”

  云意摸着眉心,不服道:“横竖我样子难看,难受的又不是我自己。”眼珠子往房梁上瞅,就是不敢看他,“不爱看别看。”

  贺兰钰闻言轻笑,“这句话倒算得上硬气,你看看你这样儿,瘦了就再也补不回来,真想把你往油缸里塞,不喝完不许冒头。”

  云意不以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