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页(1/2)

加入书签

  她不着痕迹地将手钏往袖中藏了藏,没办法,人在屋檐下嘛。

  “车马劳顿,殿下怕是累极。蘅芜苑原是家中姑奶奶住着,虽空了许多年,但时常打理着,早几日换了陈设清理出来,虽说简单了点,但胜在清净,时辰不早,不若妾身先陪殿下歇息去。”亲亲热热的,陆占涛是当朝头一号的异姓王,他夫人笼络人的本事可也不小。

  云意一副怯生生模样,娇娇应一句,“谢王妃娘娘,我这……恐多有叨扰,劳您受累。”仿佛屋子里随意碰出个声响都能将她吓得晕过去,十足十是养在深闺不见世事的千金贵女。

  王妃便顺势来牵了她的手,宽慰道:“人回来便什么都好,旁的事情总不能再让殿下忧心。”

  言下之意是你们家王爷能配合我胡闹?云意心中一动,回头仍是一朵小娇花,望向肃王,泪眼迷(xinbanzhu)离,“三哥……”

  肃王即刻道:“妹妹放心。”

  你跑了一次你还有脸跑第二次么?我能给你撒手不管的机会?

  最后一眼落在陆晋身上,因侧着光,她恶狠狠瞪他一眼,提醒他——记得啊,咱们说好的威bi利诱!

  陆晋这才觉得,顾云意回魂了。

  女人走了,剩下三个男人身份地位差太多没办法相互chui牛皮,只好谈正经事。

  陆占涛摆出一张“为难啊我好为难”的脸,欲言又止,“这事,恐怕不好办。”

  屋子里一时静得出奇,陆晋抬头看了开才发觉,哦,原来是肃王终于哭够了,正双眼迷(xinbanzhu)蒙,放空呢——

  陆占涛只管捋着胡须看陆晋,有些话不好他来说,只能让儿子出头。陆晋倒也gān脆,索性拱手道:“末将有一法,不知……”

  陆占涛抬抬手,“但说无妨。”

  陆晋便将顾云意那套瞒天过海假装没事的歪办法扯出来说,没想到陆占涛慢悠悠摸胡子倒有点正中下怀的意思,而肃王立即跳出来反对,“不成不成,欺君之罪如何可行?”

  话音将落,王妃屋子里的大丫鬟凤仙便急急来报,“蘅芜苑出事了,公主以头触柱,怕是要不好。娘娘差奴婢来请王爷拿个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