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页(1/2)

加入书签

  真对不住,不bi你入伙,她就只剩一条死路,大不了往后多补偿他就是。

  “云妹妹说的是什么话,哥哥哪能眼见着你往死路上走。别的不说,五弟若知道了,头一个饶不了我。妹妹别再胡思乱想,当安心养伤才是。父皇母后最疼的就是你,若瞧见妹妹如今模样,定是有锥心之痛,哪里容得旁人多说一句。”

  云意闭了闭眼,仿佛承受着极大的痛苦,缓上些许才开口说:“哥哥说的我都明白,父皇即便知道内情,也定然要帮忙遮掩,只不过这事传到京中,又哪里捂得住悠悠众口?只怕是……就此去了倒也省事,只可惜,连死也死不成……”恨极了,咬牙切齿猛捶胸口,让肃王拉住了,扯来扯去还顺带给了他两记王八拳。

  “妹妹放心——”他长舒一口气,总算下了决心,“哥哥赴汤蹈火,也决不让妹妹受苦。”

  “好哥哥……”眨眨眼,又是一行泪。

  “云妹妹,答应哥哥,傻事千万做不得……”

  又是哭,陆晋在外头都听得头疼。

  陆占涛皱着眉头,问:“里头究竟如何?”

  王妃道:“瞧着满脸是血,怪吓人的。先头大夫已经诊过,伤口不深,上过药养几日便好。”

  言下之意是装装样子罢了,死不了。

  外头等了许久,终于等到哭成一对核桃眼的肃王出门来,头一句是冲陆晋说:“将军的法子甚好,本王今夜就上折子,一切听凭父皇做主。”

  陆晋差点儿就要对顾云意刮目相看,想来她这点小聪明还有些用处。没成想下一刻就听见丫鬟青梅到廊下同王妃回话,他速来耳力好,听闻是——“殿下说血流得多了,要吃芝麻核桃阿胶糕,配一碗煮得透透的红枣薏仁汤。”

  “还说什么了?”

  “殿下说奴婢名字好听,生津止渴……”

  无论何时何地,她这人,遇上多大事儿,总是忘不了要吃的。

  ☆、夜谈

  第七章夜谈

  陆晋许久不曾回府,如今回来照例是冷言冷语残羹冷炙,倒是连吵架也懒得动嘴,索性就拎着两壶松醪酒坐到荷花池边破破旧(fqxs)旧(fqxs)小亭子里,没成想碰上老熟人。

  蘅芜苑本与碧山局本就只有一墙之隔,这池子架在两院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