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页(1/2)

加入书签

  约定的日期不早不晚,如期到来。

  两军皆是大军压阵,屯兵于同州南北两侧。桃花源里出来的,乍见此场景,多数要以为仍是三国乱世,魏吴两家倾力而战,你说多少宏图霸业,乱世英雄,都在其中……

  陆占涛为了宝藏甘心割ròu,应了都督府所求,另派陆寅为质。于是在阵前,就有陆晋与贺兰钰,优哉游哉骑着马儿去换陆寅一人。

  而云意坐在帐中,慢慢嚼着不负盛名的同州苏饼,先吩咐德安晚上要吃同州烩面,让他去找个厉害厨子到跟前儿来做。德安德宝两兄弟原跟着荣王一路南下,如今云意回来了,人自然也要送回她身边。

  饮过茶才想起,昨夜又有采花贼翻墙过来,掐着时间同她腻歪一番,末了夸她,得妻如此夫复何求?要不就此……他眼神(shubaoinfo)一暗,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云意简直认为眼前人吃错药换了脑,不然怎么能想得出这一招,这不是杀陆寅,是给自己找罪。“两方为质是谁的主意?陆寅若是死在江北,你过后如何jiāo差?五鬼图还要不要?丁点儿侥幸都不要存,陆寅若有个三长两短,你爹头一个收拾的就是你。可别忘了,除掉陆寅,还有你三弟陆禹,当日我与他言语jiāo锋,便知其厉害。”再瞧他一眼,见他面色不愉,无奈再补一句,“自然,论心计才能,陆禹不及你万一。”

  陆晋听得受用,打心眼里熨帖,却还要再自夸,“长得也不如爷英武豪迈,个小ji仔儿似的身板儿,不顶用。”

  云意撇撇嘴,觉着陆晋这人,一天比一天不要脸,临走还不依不饶地在她脖子上“盖印”,bi得人不得不穿立领,将一段雪白的脖颈遮得严严实实。

  她略略出了会神(shubaoinfo),想到陆寅,心中早已有了算计。

  等两方人质jiāo换完毕,陆寅到了江北大营,头一天就落到云意手里。

  他原本住着一等一的大帐篷,喝着好差好酒,起chuáng、更衣都有仆人侍奉。下午喝了半晌茶,正巧将满肚怨愤都消化gān净。这厢似乎是脚步声都没听清,就见一个清清瘦瘦白面少年打起帘子来,再往后退一步,迎了主子进门才弓下腰,垂目塞耳当木头人。一举一动,都是宫中内侍做派。后头再跟四个棕熊一样的壮士大汉,列两排,门神(shubaoinfo)一般挡住布帘。

  定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