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页(1/2)

加入书签

  德安最上道,进屋就给云意找座。搬来一只四出头官帽椅,仔仔细细擦过了才敢请她落座。屈平在后,猛地踢一脚陆寅膝弯,再是傲气自负又如何?还不是应声而倒。她稳坐高椅,他跪地在前。

  两人视线,一个俯瞰,一个仰望,情势与在乌兰之时已是天差地别。

  陆寅怒(shubaojie)不可遏,盛怒(shubaojie)之下身体也多几分力,抬脚向上,双肩猛冲,就要起来。让云意凉凉一句,“本宫叫起了么?”屈平再是一脚踹过去,踢得他老老实实跪回原处,心中恨得要呕血,两腮憋红,两只眼外凸鼓胀,如同河岸边斗气的癞蛤蟆。

  云意瞥他一眼,不屑道:“不懂规矩……”

  陆寅满腔恨意无处去,咬紧了后槽牙,愤然道:“顾云意,你好大的胆子!你最好时时谨慎,不要有一日落到爷手里,否则必要你求生无门,求死无路!”

  “放肆!”柳眉倒竖,面含愠怒(shubaojie),是上对下惯用的脸孔字句。再看德安,“你去,按规矩,教教他什么是尊卑贵贱。”

  德安倒像个多年修禅的老和尚,时时刻刻都能入定,青白的面皮上没半点多余表情。主子让他上前,他便甩开拂尘,挽起袖子走到陆寅面前。

  陆寅目眦欲裂,望向云意,眼底是熊熊燃烧的愤怒(shubaojie)与仇恨,“顾云意,你敢!”

  “有何不可?”她半分不惧,吩咐德安,“掌他的嘴!”

  屈平屈正将陆寅死死按住,德安六岁就进宫当差,这样的事情做得多了,晓得改如何使劲才打得响亮,又打得人半边脸都痛得没知觉。不过这一回用的,既不是戒尺也不是篾片,力道吓得猛了,震得自己手心也一阵麻,更不要说被左右开弓抽上二十个耳刮子的陆寅。这一生未曾受过如此屈ru,在他看来,云意此刻的得意,屈平屈正的轻蔑鄙夷,以及德安木讷无声,都将是他此生此世到死都抹不去的记忆。

  恨一个人恨到极点是什么感觉?就像高cháo,巅峰过后,反倒无力再续。

  他顶着一张高高肿起的脸,双颊通红,嘴角已裂,血成小注沿着下颌落向地面。再对上云意,已然没有了先前气焰,打服了,羞ru够了,只剩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