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页(1/2)

加入书签

  她思量下一步棋如何走,陆占涛却突然出声,在她看来已称得上老而浑浊的眼睛突然间被点亮,似熊熊的火,燃到极致,又在瞬间寂灭。

  “府中已算好了日子,公主与晋儿的婚事就顶在下个月初七,公主千金之躯,自宫内出阁才算得宜。”稍顿,再看向荣王,“殿下以为如何?”

  “下个月初七,眼看不到二十天,着实太过匆忙。还请忠义王另择吉日,也让本王与六妹准备妥当。”

  “哎——好事自然要快快办。”

  “既是良缘天赐又何须急于一时?”

  “既是城下之盟又如何一拖再拖?”城下之盟?谁的城下?自然是谁弱,欺负的就是谁。

  荣王还欲再争,被云意拦下来,他满心疑惑地看过去,却见她上前一步,不卑不吭,先朝陆占涛曲膝施上一礼。

  “岂敢岂敢,公主快快请起。”话虽如此,但陆占涛自始至终挺直了背站在她身前五步远,不上前也不动作,心安理得受了她的礼。

  云意带着笑,半点心事不显,“劳您费心,原是云意的不是。但若说到婚庆迎娶,我一个姑娘家着实不能多言。幸好好在有哥哥在,哥哥疼极了我才会如此不舍,但说到底,也不该枉费了长辈们的一番心意。”她的眼神(shubaoinfo)看过去,荣王已知其心意,挣扎许久,终是无奈妥协。

  现实如此,人人都需低头,任你是天潢贵胄还是凡夫俗子,宝藏之事只差临门一脚,与其被旁人割舍,倒不如由她自己下此决断。

  荣王喉头艰涩,同陆占涛说:“就如此,三日后,本王亲自送妹妹过河。”

  陆占涛总算满意,一连说上三个好,只差乐呵呵抚掌大笑。

  云意瞥一眼躲在一旁装摆设的陆晋,暗地里想,他们父子俩都是一个德行,gān的尽是趁火打劫坐地起价的买卖,从没有仗义一回。

  双方再将开掘的时间、地点以及到场人马都在桌面上摊开来谈,这一回叫上了贺兰铮来拿主意,届时江北究竟派多少人,主将是谁,挖开了宝藏如何运输,两方将于何时何地jiāo换人质,事无巨细一一核对清楚。

  贺兰铮的老狐狸本性发挥至极,原本只需带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