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页(1/2)

加入书签

  “你一个姑娘家,本不该承受这些……”

  “受了就是受了,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若总是想着‘不应该’,这辈子要如何活?事事都苦,这命本就是‘不应该’。”

  他抬手抹去她眼角的泪,感叹道:“我不如你,我如今是身在此山,浮云遮眼,不知前路茫茫,几时才是解脱。”

  同病相怜,心怀凄苦,到最后无人再言,只因一开口就是人间苦,苦不堪言。

  “好了,不说这个。”荣王让开一步,朝后稍稍伸出手,就有小太监平乐将一只半旧(fqxs)的木匣送到他手中。他再转手递给云意,“这是陆晋托我jiāo予你的,他已事先与我说清,里头都是田契地契,银票资财。知道你匆忙出来,手中缺一两件应急的,嫁衣首饰都已经准备好,夜里拖过来,权当是从娘家带进京。”

  云意讶然,未想过陆晋这样大大咧咧万事不探的莽汉,也能有心细如发的一日。

  荣王道:“他对你……倒有几分真心。”

  云意轻轻摸索着木匣上凹凸不平的雕纹,轻轻说:“但愿这真心,能比旁人的多出三五日,也不枉我费心劳力,辗转难安。”

  ☆、第74章离别

  七十四章离别

  荣王再叮嘱她,“本该由哥哥给你准备的嫁妆,因这回走得匆忙没能带上,只能先清点少许。这厢已经令人快马回府,嫁妆人马即刻出发,必定能在你成亲之前送到。至于舅舅,老头子虽jing,这个上头总是不能少的,你放心,有哥哥在,即便是补,也要让他补个透底。”

  云意却不认同,“哥哥留着些,往后有的是要撒银子的时候,我这里……”她轻轻摩挲着木匣子,怅然道,“他出手必然可观,钱财上头,哥哥倒不必担心我。”

  “是多是少都是我这做哥哥的一份心,你只管收下。”他心中有愧,自然卯足了劲要从钱财上弥补,似乎只有多给一些,才能多一分安心,以此证明他不是为名为利不择手段的下作人,证明他磊磊光明与陆晋与贺兰铮之流并不相同。

  云意推辞不过,只能任他。

  荣王忽而想起今日所见,忍不住问:“冯宝是怎么一回事?又投了陆家?”

  云意看着桌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