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页(1/2)

加入书签

  “养好了身子又如何?”

  “生儿子!”两人说到一处,只不过一个是兴奋期待,一个是全不耐烦。

  “要生自己生,天不早了,二爷请回吧。”

  她闹脾气下逐客令,陆晋却全然不觉,在传宗接代这样的大事上,他是绝不会认错的,退一步说,他已到了这样的年纪,心急也是应当。于是放好了最后一粒硕大滚圆的松仁,功成身退,“早些休息,别再哭,嫁人是件好事儿,何况是嫁给爷呢。眼泪擦一擦,三日后还要与你舅父一同启程去普华,路上颠簸劳累,风餐露宿,你得先吃饱能熬得住。”

  “我知道,二爷也仔细身子。”

  “我是铁打的身子,你何须担心,头等大事是你。”

  “我怎么?”

  他深深看她,艰涩开口,“我总是害怕……”后头似乎跟着绵长无尽的话,不能亲口说给她听。

  云意莞尔,“我哪也不去,咱们这辈子注定了要绑在一起,生死相随。”

  “好,生死相随。”他坚定地,重重地点头。

  云意笑,“那你可得惜命,比我大那么一截,可别拖累我。”

  陆晋咬牙,凑到她耳边来,恶狠狠说:“你等着,等dong房花烛夜你就知道究竟是谁拖累谁!”

  他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身边,一切美好如梦幻泡影随时寂灭。

  云意在帐篷里住上三天,便再次随大军启程,连带还有江北的一万人马,被西北军一前一后看得死死,要深入敌军腹地,去抢世人梦寐以求的玄宗宝藏。

  然而宝藏是否真如梦中所想,是金山银山,取之不竭?

  唯有挖开了才知道。

  这一天,云意就坐在马上,裹紧了她的孔雀翎披风,见证了最最滑稽可笑的一幕。

  ☆、第75章宝藏

  七十五章宝藏

  她始终记得,那是五月初七,端午刚过,天气一日闷过一日,太阳探出头又躲进云后,有人脱掉衣服光着膀子gān活。掘土的铲不断挥动,已经是开掘的第八天。

  直到铁锹触到顶盖,人群骤起欢呼。

  她抬头看,云层密布,日光被遮挡,雨渐渐透出。这是一段命运的结束,也是另一场旅途的开始。

  所有人都凑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