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页(1/2)

加入书签

  走出一里地,似乎还能听见身后众人悲喜,争来斗去,谁能料到是这样的结果?宝藏在此,银子在此,却令人失望绝望不能自已。

  有没有人哭呢?为这些本就不属于自己的钱财。

  她独自一人,闷闷坐上一下午。等陆晋回来,已是入夜时分。

  他拖着满心疲惫,未等她开口,便自行说出结果,“捡过了,能用的也就一万两,其余都烂透了只能照旧(fqxs)埋进土里。”

  云意未能答话,依旧(fqxs)呆呆似一尊玉像。

  陆晋找来一只圆凳坐在她身边,喝着桌上半凉的碧螺chun,面无表情地说:“明日启程回京,你还有没有话要同你舅父说。”

  云意摇摇头,“并没有什么可说的,来日兵戎相见分出高低之后,再见不迟。”

  陆晋似乎没能听进耳里,弯腰弓背,整个人没剩下多少力气,长叹一声,问道:“你如今,心里想些什么?”

  “我?我在想一连倒了三顿的鸽子汤,是不是太làng费。”

  “你心底里在笑我傻吧,处心积虑,结果都是无用功。”他的目光直直看向地面,言语中充满了颓丧之意。

  营帐里只点了一盏灯,孱弱渺小,不堪重负。

  云意低眉深思,这是个极难回答的问题,过轻或过重,都要令人心结难解。她转而去谈过去,“我从前恨你入骨,如今也放开去。人生本就被执念左右,你我都非圣人,又如何能够跳脱红尘?也许正是因为执念、贪欲,才令你我挣扎着活到现在。”

  “万事到头一场空。”

  “几时到头?未死之前就不能停,一停就是死。”她伸出手来,搭在他宽阔厚实的手背上,定定道,“人在路上,身不由己。结果不算坏,一人分上五千两,皆大欢喜,满载而归。”

  陆晋抿着唇,不说话。

  不能理解,他为一堆腐化发霉的东西,无数次对她下手,无数次卑劣的表演,无数次恶毒的计谋,都用在她身上。

  到头来拼拼凑凑一万两,她却成了他的妻,何其讽刺。

  他握住她脚踝,轻轻去碰曾经的伤处,低着头,压着嗓子说:“回京城,咱们就成亲。”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