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页(1/2)

加入书签

  陆晋撑起上身来,高声大笑,“好得很,河东狮要发威,爷得赶紧赔罪。”

  云意扯着领口坐起身,闷闷道:“别闹我了,再说我可真生气了。”不敢抬头的小模样落进他眼里,可真是招人疼,他没能控制住,猛地亲了她一回,才算过足瘾,能安安分分起chuáng梳洗。

  陆晋自己个套上银灰色绸裤,luo着上半身坐在chuáng沿,就等丫鬟进来伺候。

  自云意的角度望过去,视线恰好都落在他宽阔厚实的背脊上,还有一头龇着獠牙威风凛凛的糙原láng,铺了满背,随着他一起一伏的动作,换着角度瞪她。

  她莫名其妙气不过,心想着你主子欺负我,你个小畜生也敢乱瞪眼,一张嘴咬在他后背上,给这头láng多加两颗牙印。可惜陆晋连头都不回,单单问她,“好吃吗?”再把手伸到背后,一左一右拉着她两只手环到腰前,这小人就只能老老实实贴着他后背,咕哝说:“不好吃!臭死了!”

  陆晋嘿嘿地笑,“下次给你个好吃的。”

  门开,丫鬟们鱼贯而入,云意一早要洗一洗身上脏污。陆晋倒也不避人,就着眼下姿势起身来,再捞住她往下掉的小屁股,背着人送到屏风后头。

  云意面薄,短短一段路也忍不住同他闹,“放我下来,丫鬟都瞧着呢。”

  陆晋道:“放心,都低着头呢,再说了,爷背自己媳妇儿,有什么不能看的?”

  “你讨厌——”

  “我讨厌,就你香,爷就稀罕你。”

  他这样油盐不进的,云意也没辙,只能随他闹,总归也就在自家闺房里,并不怕传出去难听。

  等她自屏风后头绕出来,已换上一身樱色莲花纹褙子,月牙白的六幅裙,虽未施米分黛,已足以淹没身旁颜色。陆晋早已经穿戴整齐,墨绿的长衫开出浅色的君子兰,腰间玉带左右挂香囊、玉佩各一只,云意眯眼看,原来huáng玉上雕的真是长须横刀的关二爷,瞪着眼睛好生威武。云意与他目光相撞,又迅速低下头,莫名好笑。

  陆晋也在笑,扬手招呼她,“快来,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

  “我就光会吃呀?”她笑着抱怨,随丫鬟一同坐到妆

章节目录